謝耀文:暴力對待人民 沒有資格治國

2014年3月23日晚上,鎮暴警察使用警棍和水車對和平抗議服貿的民眾進行血腥暴力的驅離。事後,社會上出現了一種言論,有些人認為,這些不願意好好待在家而跑上街頭造成政府與警察許多麻煩的民眾本來就該打。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幫助這些人看清楚,為什麼暴力鎮壓這件事,就足以讓我們不再相信這個政府。

是的,警察的確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打這個國家的公民,在有立即危險,例如黑道拿刀拿槍殺過來的時候,警察當然需要反擊;某些緊急情形下,警察也被允許開槍射擊非致命的手腳等部位。但是,用警棍猛K手無寸鐵的人民、用警盾砍腳、用腳踹躺在地上不抵抗的學生、甚至連醫師都驅逐的這些行為,我不知道是多把他人視為糞土的人才會覺得這是應該的。

這樣冷血的人至少我知道有兩個,馬英九和江宜樺。當他們下令鎮壓的時候,當然知道會是這種血腥的結果,否則何必派出手持警棍、全身護甲的鎮暴部隊?但他們並不在乎打台灣的人民,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把人民放在眼裡。他們知道他們手中的媒體絕對可以讓不只9%的人打從心底支持毆打抗議民眾的行為,因為只要用誣衊挑起對立,就不乏有人和強權站在一起打擊別人。

但是,如果我們分析比較抗議民眾和政府所付出的代價差距有多大,就會發現對於抗議民眾的仇視與訕笑是多麼地荒謬。同學和其他各行各業的人們,犧牲自己上班上課和睡眠的時間,在網路上閱讀大量的資料,用自己的身體佔住街頭,已經不知道累積了多少分多少秒。地板絕對不是好躺好睡的地方,天氣時而酷熱時而寒冷,日復一日,等到的只有跳針回答的那種煎熬更是不足為外人道。但當這個國家的法律就是開了這麼大的一個漏洞讓重要的協議可以不經審查就闖過,想盡各種辦法都無用的絕望公民們,除了用自己的肉身告訴官僚「這裡有不公不義,請你看看」,他們還能有什麼辦法?

另一邊,則是以逸待勞的政客們。其實他們要做的事情超級簡單,就是退回服貿、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這是本來就該有的機制),接下來自然就會有很多人和他們討論如何才是公平有益的服貿協議。如此簡單的事情為何不做?要是真的有心為了台灣好,為什麼這麼怕重談協議。這明顯只是因為他們要維持自己的官威,又得要向中國輸送賣台的誠意而已。在這個民主國家,居然還有官威這種東西,而且居然還可以允許一個政府不聽民意,而是用棍棒封住人民的嘴,實在是不可思議,馬英九居然還有臉講民主這兩個字。

為什麼人民這麼辛苦、頭破血流還能撐?因為人民坐在那裡,背上背負的是自己和子孫、全台灣未來的重擔;另一邊,警察的背後保護的,是冷血無情、視外面人民為糞土的空洞政府。因為守護的東西差這麼多,所以人民打不退。

但為什麼政府敢這麼做,因為這個社會上有一小群人看不到這個背後巨大的差別。就像《哆啦a夢》漫畫裡一樣,胖虎之所以可以一直作威作福,重點不是大雄的無力反抗,而是他的身邊有小夫這種人躲在暴力的後頭,旁觀同胞的痛苦來確認自己的安全。所以陳為廷流著淚問為什麼這個社會對無能的政府這麼寬容,對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的學生們卻這麼嚴格的時候,我可以回答他,因為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小夫。

總統府和總統官邸早就圍起了層層的拒馬,因為馬英九只想到自己的人身安全;江宜樺暴力地驅逐坐到行政院前面的人民,因為他無法忍受人民在他的耳邊大喊訴求。退回服貿重新協議這麼容易的事情他們不會考慮,因為對於無視台灣人痛苦的他們,發一聲號令就動用鎮暴警察打人總是更容易。對於傷害台灣人,他們的心中沒有愧疚。怎麼會有人相信這群人會真的訂出一個有利台灣的協議?我們怎麼相信這群人會把台灣帶往正確的方向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