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绝招:只留一个“接口” 谁敢不配合?

经过几轮“口水仗”,支付宝与商业银行之间的博弈已然升级。

中国工商银行( 简称“工行”)使出了“杀手锏”——从3月24日开始,工行逐渐关闭支付宝在工行体系的快捷支付接口,将该行体系中拥有快捷支付业务接口的分行数量由5家减至1家。其潜台词是,现在只留一个“接口”,谁敢不配合?(小心,若把大行惹急了,保不准哪天就真的把“接口”都关了。)

更为重要的是,工行之后,其他几大银行可能也会考虑采取类似“清理整顿和统一上收接口”的一致行动。

只留一个“接口”

3月25日,工行在关于关闭快捷支付接口的声明中称,工行与支付宝的合作意愿没有变化。支付宝在工行快捷支付接口数量减少,在技术上对交易不会构成任何影响。相反地,多个接口由多家分行实行多头管理,容易出现技术和管理上的问题,存在风险隐患。

工行解释,支付宝所在地在杭州,由工行浙江分行专门对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进行维护和管理,有利于保障客户交易安全。关于统一接口工作,工行与支付宝方面前期已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和安排,相关工作均在后台完成。这其中的亮点是“如支付宝方面配合,对客户交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如果配合”指的是——支付宝必须把相关业务分配至惟一的工行浙江分行之接口。否则会出现客户签约不成功的现象。

事实上,据银行内部人士所言,公众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讨论在很大程度上沦为情绪化的发泄,并未厘清现象背后的技术因素以及金融监管的基本逻辑。

以商业银行针对快捷支付调降单笔转账限额为例,可能公众存在误读。因为,就银行而言,并未对储户向支付宝账户转账限制额度,只是对客户使用快捷支付从银行账户划转资金进行了额度控制,若客户自愿向支付宝账户转账,通过网银、银行卡渠道都可以实现。

不过,“快捷支付主要解决的是电商小额支付问题,在强调便利性、重视客户体验的同时,安全性比较差。”这位银行内部人士认为,“据统计,目前电商平均每笔支付只有380元左右,额度很小。而支付机构创造这一种类似电子钱包的产品,主要考虑的是便利性和客户体验。”

是否违法

实际上,转账限额之外,“快捷支付是否违反监管规定”乃银行和支付宝争议的另一大焦点。

3月24日,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鈜就限额问题接受采访时称,工行一直在跟支付宝之类的支付机构沟通,直到去年才形成相对成熟的限额管理方案。“双方沟通并不顺畅,支付机构在这一点上非常坚决,他们认为客户体验是第一位的。因此,坚决不同意客户开通快捷支付首笔业务时到银行签约的安排”。

据银监会《关于加强电子银行信息管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发【2011】86号文)规定,对于由第三方机构完成安全认证的电子资金转移与支付业务,应至少在首笔业务前由账户所在银行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与客户约定双方相关权利与义务。

在银行方面看来,这意味着,在长达3年,快捷支付一直处于“违法”状态,银行为此承担了法律风险。

但支付宝认为,其验证方式与86号文里要求的“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没有冲突。其逻辑是,快捷支付首笔支付前,支付宝会将姓名、卡号、证件类型及号码、手机号码等信息通过专线传递给银行,由银行直接进行验证。全部匹配验证通过后,支付宝还会向银行验证通过的手机号码发送动态验证码,只有客户验证码回填成功后,才能支付成功。

3月25日,支付宝通过官方微博用内部员工投稿的方式,质疑“快捷支付3年来一直违法”一说,称快捷支付若违法,工行就是知法犯法。

然而,银行方面的观点是,86号文的本质在于强调直接验证。快捷支付导致银行不能直接验证客户信息。

有意思的是,就在工行发出声明的当天,工行官网推送的《工行推出快捷支付新产品“工银e支付”》文章称,为方便客户日常的小额支付,于日前推出了安全快捷的电子银行支付产品“工银e支付”。客户无需U盾、电子密码器等介质,即可在PC端或手机端完成单笔3000元以内的网上购物、转账、缴费等业务。

不过,“工银e支付”是工行几年前推出的一款老产品,结合当下对垒背景,此时力推自已的快捷支付产品,工行自有其特殊用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