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阳农商行挤兑事件背后当地草根金融脆弱凸显

“即将倒闭”的传言引发了一个银行网点的挤兑事件。

24日,江苏射阳农村商业银行设在盐城环保产业园的一个网点发生挤兑事件。至当晚七八点钟,其所在盐城环保产业园营业点外还有人群在排队。该行迅速调集资金兑付。

24日夜,人逐渐稀少。但当地一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5日又出现了排队现象,而且蔓延到北边的黄尖镇等地方。

“前天下午听到消息后来取钱的,都是小散户,三万两万的。存款十万几十万的很多在观望,但昨天这部分人也有些人来取钱了。现在天黑了,人少了。”他说。

本报记者昨天致电射阳农商行,电话没有应答。

一句简单的传言,能发酵为挤兑事件,背后则是因为当地的草根金融生态脆弱而敏感,几年来多次发生过担保公司跑路事件、互助社挤兑事件。

“我们这里民间借贷很普遍,经常听到有人传,说哪个老板跑了之类的。”盐城本地一位从事汽车行业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该人士以盐城亭湖区盐东镇为例分析称,此地以合作基金会、合作社、小额融资等名目出现的“融资公司”到处都是,主要生存手段就是吸储放贷。

据江苏本地媒体此前报道,2012年时,在该镇,这类所谓融资公司有130多家。

本报记者查阅江苏法院网判决文书系统发现,2012年至今,发生在盐城的民间借贷纠纷,已判决的多达2689件,而同类案件在扬州仅有672件,在经济体量更大的南通,也仅有520件。

“这一带从总体上来说,金融业态还很初级,很多是人对人的交易,银行机构又少,所以不规范。对民间金融来说,不规范就有隐患。” 江苏省一位担保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作为隶属盐城市的一个县,射阳及其周边一带,过去两三年发生不少跑路、挤兑之类事件。

本报2012年10月份曾报道,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4家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爆发资金被挪用事件,资金周转困难,当时2家合作社直接关门,另2家暂时仍在营业。经灌南县官方核实,这4家合作社共涉及约2500名储户,储蓄额达1.1亿元。

差不多同时,继江苏沭阳、邳州、徐州以及江苏灌南县的合作社相继出事后,江苏盐城金钰专业合作社再爆集资黑洞。

盐城市审计局网站显示,该局在2012年夏天对盐城市金钰投资有限公司、汇通农产品专业合作社和金伯川投资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了专项审计,查实涉案金额达1.24亿元。

这些事件爆发,往往是因为前期的不规范操作所致。

上述担保行业人士表示, 对民间金融机构现在是多头管理,实际监管比较困难。

他说,虽然打击非法集资办公室设在银监局,但众多草根金融并不属于银行业,管理有难度。他表示,非法集资是公安部门打击的对象,超范围经营属工商管理范围,应该是“谁主管谁审批谁负责”。

“有些审批机构没有执法权,或处理时缺乏具体条规依据,监管工作并不容易。”他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