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政策出台岂能防民如防贼?

又半夜鸡叫了。这次是杭州。3月25日19时,杭州市政府宣布,从26日起开始限车牌。杭州是继北京、上海、广州、贵阳以及天津之后,第六个宣布限牌的城市。此前的几个城市皆是下午或晚间发布限牌令,广州更是晚至21点发布。

这让人联想起最著名的一次半夜鸡叫,是证监会2007年5月30日干的。那次是凌晨,证监会宣布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次日900多只股票跌停,人称530惨案。

为什么屡次出现半夜鸡叫?有关方面几乎无一例外地解释说是“事情敏感,怕走漏消息”。这个解释很荒唐。

首先,因为敏感,就可以对公众搞突然袭击?

其次,突然袭击了,真的就没有走漏消息?

事实证明,每一次半夜鸡叫都是提前走漏消息。此次杭州事件,早在25日政策发布之前,杭州的一些4S店就已经提前获知消息,一边紧急把周边城市的现车调运过来售卖,一边向客户群发限购短信,并做好了通宵营业的准备。同时,一份与25日发布会材料一模一样的新闻通稿也已提前在网上流传。有人在杭州限牌前夕买100辆面包车,全上杭州牌照。

而证监会的530半夜鸡叫,更是提前故意放出消息给某些基金,导致这些基金几天前就大举清仓。

要不要限车牌,印花税是该提高还是降低,可以探讨。比如,对于限车牌,汽车行业肯定是反对的。我作为一个公民,是坚决拥护的。对于提高印花税,税务局是支持的,我们股民是坚决反对的。各有各的道理,没有绝对的对错。

然而,对于能否以半夜鸡叫的方式出台政策,则没有任何争议。任何半夜鸡叫式的政策出台,都是错误的,必须批判。

半夜鸡叫的政策,有三大罪责。首先是损害政府声誉。每一次半夜鸡叫,均是三部曲:先有小道消息出来,然后官方否认,然后官方突然宣布。难怪现在政府的信誉越来越差了。

其次,是利益伤害与利益输送。

事实证明,所有半夜鸡叫的政策出台,结果都是平民百姓受到伤害。限车牌的伤害不算太大,530惨案则使许多股民损失惨重。最终也没有追究证监会的责任。

百姓不怕受伤害,没有承受能力就不要投资。问题是,政策不公导致的伤害,任何人都不愿承受。

突袭式政策出台,官方给出的理由是防民。如同防贼一样地防民。结果却是,政府官员自己做了贼。利用信息不对称,将信息故意对大众隐瞒,而在有利益纠葛的的小众范围内进行快速传播,进行对大众的利益伤害、对小众的利益输送,这已经不能用“错误”一词来形容,而是要上升到“犯罪”的高度。

第三,伤害了权力的程序合法性。

半夜鸡叫,是权力的滥用。任何公权力,均来自民众授权。一项重大政策,应由全民讨论,然后议会争论表决,甚至应全民公决。如今搞成突然袭击,把公民、把选民置于何地?

公民与政府,是契约关系。我们全体公民让渡部分权利,以民主选举的方式,以严格的投票程序,成立一个机构,称之为政府。公民以纳税的方式向政府这个机构购买公共服务。如果政府出台政策,屡次伤害公民,那公民为什么要向这个政府纳税?为什么要成立这样的政府?

习近平先生执政之后,提出要走群众路线。群众路线是社会主义用语,翻译成现代政治语言,就是政府要讨好选民。对此,我们坚决拥护。

而证监会、杭州市等政府机构的半夜鸡叫,与群众路线,与政府要讨好选民,是完全背离的。对此,我们不仅要谴责,还要求追究法律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和尚
    2014年3月27日14:11 | #1

    这不正是防民如防川的独裁制度嘛,只怕老百姓得到好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