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广场舞扰民引争议

武汉的苏阿姨(音)和一二十位退休老人每天晚上都会在一个小型户外广场跳舞,伴舞的音乐由一个砖头大小的便携播放器提供。几个月后,附近高档小区汉口中心嘉园的居民开始抱怨噪音。但抱怨没能阻止这群跳舞的人,于是居民们开始破口大骂。

与苏阿姨一起跳舞的人说,他们被人泼过水,扔过沙子、硬币等等,还有一次扔的是粪便。79岁的苏阿姨说,一个居民曾恐吓她,说如果她们继续跳舞,他会扔刀子。苏阿姨回答说,就算你拿枪打我,我也要跳。

中国有一个引发争议的新群体:在公园和广场跳集体舞的中老年退休者。

附近楼里的居民说,噪音让他们下班后难以放松,更糟糕的是会干扰孩子的学习。跳舞的人则说,跳舞让他们精神活跃、身体健康。

苏阿姨说,难道我们就该坐着等死吗?她自己曾接受咽喉癌手术,跳舞帮助她的身体恢复。一同跳舞的人都叫她苏阿姨,她只愿意透露自己的姓氏。她说,现在这成了全国性的问题。

几个城市正在出台措施,对在公共场所跳舞的行为进行监管,目的是平息居民的强烈抗议,很多居民都是首次购房者。

中国南部城市广州已经宣布在邻近学校、医院和居民楼的公园区域指定“安静区”,违规者最高面临人民币1000元(合160美元)的罚款。在繁华的杭州市,居委会已经开始了系统性的噪音监控措施,在跳舞者聚集的区域用分贝仪测量噪音。

在中国中部城市浏阳,一个社区的居委会要求跳舞的团体签署“广场舞公约”,将跳舞的时间限制在早上7点后或晚上8:30之前。

《广州日报》去年11月的一篇评论文章说,跳舞本身无可指摘,然而一旦集体舞变成了损害公共利益的舞蹈,侵犯了他人休息的权利,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控制广场舞的行动给中国的这一传统带来了威胁,而且该传统在中国快速增长的老龄化人口当中广受欢迎。中国官方的中央电视台在近期的一则报道中说,广场舞爱好者大约有1亿人,其中大多数是五六十岁的女性。

自学广场舞编舞的唐克明(音)说,广场舞不仅对身体健康有好处,在精神上和心理上也有好处。在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传递期间,唐克明曾帮助组织1,200人集体跳舞。唐克明说,重点不是跳舞,他们是用跳舞来宣传尊老爱幼的观念。

广场舞有的在公园里跳,有的在公共广场上跳,还有的在停车场里跳。广场舞的形式也多种多样,有人拿着丝质的扇子、敲着鼓跳传统民族舞,也有人自创套路,配合红歌、抒情歌曲和洁版说唱乐跳舞。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环境规划专家Caroline Chen说,广场舞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的城市中流行开来,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国家养老体系萎缩,人们要用这种办法保持健康。她说,在老街区被高楼大厦取代的时代,广场舞还能帮助中老年人找回毛时代那种集体主义的感觉。

按照Caroline Chen的说法,广场舞的问题在于,虽然有很多好处,但它与很多人越来越强烈的要求更安静、更少喧嚣的城市生活的意愿相冲突,如今,因为发展的原因,公共空间越来越受到挤压。她说,这种社区文化的生机正在受到压制,关于城市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现代观念正在形成。

在北京昌平,广场舞爱好者说,在附近的人抱怨之后,他们搬出了小区,到一个篮球场上跳。官方媒体报道说,去年8月份,一名被噪音激怒的男子从家里冲出来(他家离篮球场不远),持双筒猎枪朝天放了一枪,随后又放出自己养的三只藏 冲进跳舞人群。

这名施姓男子在监狱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他们走了又来一帮。他还说,因为我那养着狗,我的狗一宿宿叫,弄得我晚上睡不着。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的一位官员说,这名男子去年11月因非法持有枪械罪被判入狱六个月。法院不愿透露此人的姓名。记者没能通过法院联系到此人,也没能联系到此人的邻居。

在那个篮球场上,仍然可以看到广场舞爱好者在水泥地上用喷漆涂的“一起迈步、向左”的舞步指南。

汉口中心嘉园的很多房主之所以额外加钱购买坐落于该楼盘内部、可俯瞰一个绿树成荫的广场的房子,图的就是有一个安静优雅的居住环境。

40岁的彭季(音)家住三层,从窗户里便能看到这个广场。他说,自己的这套房子本来应该是小区里最安静的。他说,患有胃病和神经系统疾病的父母因为受不了晚上集体舞的吵闹已经搬出去了。他还说,7岁的女儿在学习时很难集中注意力,而且夏天他都没法开窗。

跳广场舞的人们一般在早上6点左右和晚上7点后集合,各跳上大约一个小时。居民说,他们曾到小区物业管理部门那里去投诉,希望跳舞的人晚上能早点开始,但是完全没用。

苏女士说:“我们喜欢饭后跳,这样有助于消化。”

汉口中心嘉园不愿具名的物业管理负责人孙(音)先生说:“我们是想达成一致意见,但老年人不肯让步。

前几天晚上,跳舞的人们把录音机音量调低了一些,但他们选择的那首藏族情歌在附近一套二层住房里关着窗户的情况下,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这套房子的租户、自称姓王(音)的一位中学美术老师说,平常音乐声比这个还大。

她说:“他们有一回让我戴上耳塞,我要在自己家里戴上耳塞?搞错没?”

在中国,广场舞问题不太可能轻易解决。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到2020年中国60岁或以上老年人口将达到2.4亿左右,占中国总人口的比例约为16%。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2:47 | #1

    牛氓们都变老了

  2.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2:49 | #2

    流氓们都变老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