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燕玲:再次被撕裂的台湾,伤口愈合要多久?

当学生占据立法院时,反对学生的人说:“你可以反对服贸,但不能以违法的手段占据立法院!”支持学生的人说:“是国民党的鸭霸、黑箱,才导致学生占据立法院,没有过去非法的抗争,哪来今天的民主?”

当学生攻进行政院时,反对学生的人说:“学生失控了!看吧!果然是一群激进的暴民。”支持学生的人说:“是马英九的记者会刻意激怒学生,马金早就把剧本写好了,等待学生上钩。”

当马政府强硬驱离学生时,反对学生的人说:“为什么他们可以损坏公物,警方就不能强制驱离?相较于过去,这次警方的驱离已经柔性太多!”支持学生的人说:“学生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用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表达要求,怎么可以把学生打得头破血流!”

在台湾,因为形成已久的蓝绿版图,在许多公共议题出现两极意见并不奇怪,但是已经很久很久,台湾社会的两极意见,没有激烈对峙到让好朋友之间翻脸反目成仇。

因政治立场不同而绝交,这样的情形,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台湾也出现过。约莫在1990年野百合学运开始,到2000年陈水扁赢得政权前后,每个人谈到政治、谈到政治人物都很激动,儿子要上街头老爸不许双方陷入冷战、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夫妻吵到要签字离婚,甚至于在餐厅吃饭,只要高谈阔论自己的政治观点,还会与隔桌不同意见的人激烈对骂。

那个激情狂飙的十年,在下一个十年慢慢沈淀了下来。有人失落、有人淡出、有人开始享受到权力的滋味,政党轮替是个关键转折,虽然初期有些人因为不适应而出现忧郁症的倾向,但是大多数人慢慢地对政治看得比较淡,一步步摸索出“热情”与“执着”之间,还是有条清晰的分界线;人际之间的相处,那一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尊重你的意见”,也是花了好几年,才学习到该用这样的态度,面对与自己观点回异的朋友。

但是在这一次,面对反服贸学生所发起的抗议行动,支持与反对意见激烈对峙的程度,彷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只是时代变了,面对面的开口对骂,已经转变成在脸书上互骂呛声,即使吵架的工具不同,相同的却是,朋友之间因意见对峙而高度紧张,许多人干脆把不同意见的朋友封锁,公开宣告:“眼不见为净”、“道不同,不必为友”,到了要绝交的地步;还有艺人表明,与男友意见不同而遭到殴打,向大众宣布已与男友分手。

不可讳言地,太阳花学运所引发的社会两极意见,确实再一次撕裂了台湾,而这一次,伤口的愈合,会要多久?

有位朋友说:“那个年代愈合的速度比较慢,面对绝交的朋友,总觉得谁先开口彷佛就是谁先低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绝交是删好友、封锁,恢复交往再加入,都是弹指之间的事。”

是的,太阳花学运呈现了与野百合学运完全不同的新世代气质。野百合学运时,要求提出了,就不可改变;如今的太阳花学运,要求却天天在变,或许在这个什么都快的网络时代,撕裂伤口复原的速度,也会比想象中的快。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也说点
    2014年3月28日01:24 | #1

    每十年就要轮回是否成为定律,莫非那个西方学者说的“中华民族缺少民主基因”是真话?

  2. CC
    2014年3月28日14:24 | #2

    要说这次台湾撕裂,背后的主谋自然不是马,是全世界雾霾最重最黑暗的罪恶之城,这个集权都城现在正在娴熟习惯地用经济手法来作分裂敌人制造混乱和创造机遇的事情;
    台湾那个心中桃源一般的地方,希望能挺住。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