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新闻》缅甸在摆脱对中国的依存

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正急剧下降。缅甸2013年度(2013年4月~2014年3月)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锐减,预计还不到2012年度的10%,按国别统计的话,投资额4年来首次失去榜首位置。原因是缅甸政府冻结了大量由中国企业进行的资源开发投资。在2011年春季走向民主化之后,缅甸吴登盛政府改变政策,致力于摆脱对中国的依赖,现在已经显现结果。

缅甸的会计年度从每年4月到第二年3月。缅甸中央统计局3月公布的数字显示,2013年4~12月的外国直接投资约21亿5500万美元,已经达到2012年度全年的1.5倍。由于2012年秋季修订的外国投资法等放宽了限制,因此以亚洲为中心,来自各国的投资非常活跃,预计全年的投资额将接近上一年度的3倍。

在这种局面下,来自中国的投资却反而在减少。4~12月的投资约1800万美元。1月份以后也没有出现像样的投资,预计全年投资额也就在2000万美元上下,锐减至2012年度(约4亿美元)的20分之1。

来自中国的投资已经连续3年下降。与2010年度(约82亿美元)的高峰时期相比,还不到当时的1%。按国别统计的话,估计投资额排名仅在第十名左右。

在2005年之后欧美正式对缅甸实施经济制裁后,中国开始接近当时的缅甸军政府。并在资源领域开展大规模投资,例如在北部的克钦邦建设水电站、在西部的若开邦开发天然气等,2010年度以后的投资额占据压倒性优势。在2011年度缅甸的外国投资中,中国投资所占比例超过90%。

但2011年春季的缅甸民主化使形势完全改变。通过民主选举当选的吴登盛总统在上台后积极与改善与欧美各国的关系,与此同时,开始与最大援助国中国保持距离。

其代表性举动就是2011年秋季冻结密松大坝建设。这是由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开发的缅甸最大电力开发项目,吴登盛总统以担心破坏自然环境为由下令冻结。中国电力投资方去年年底派官员访问缅甸,希望重启项目,但吴登盛总统给予回绝,重申在其任期内暂停开发。

在中国企业进行的投资中,北部实皆省的莱比塘铜矿开发也由于当地居民的抗议活动而在2012年以后中断。

除考虑到反对中国控制资源这一国民感情因素外,还通过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增强了自信,于是吴登盛政府正逐步摆脱对中国的依赖,转向可获得更多国家援助的等距离外交。

中国方面3月探寻通过提供贷款来建设连接两国的国际公路网,但遭到缅甸政府回绝。

与此同时,来自亚洲其他国家的投资却在迅速增加。按国别统计,4~12月的投资额排名第一的是韩国,投资额已经达到2012年度的17倍。由于欧盟(EU)去年放宽了对缅甸的经济制裁,制衣业的出口形势不错,相关投资急剧增长。排名第二的新加坡也将投资扩大到公寓与酒店等房地产开发领域,2013年度的投资额达到上一年度的2~3倍。日本的排名则和上年度一样仍是第7。

对于中国来说,缅甸是进入印度洋的战略要冲。中国在南海等问题上因领土争端而与东盟成员国关系紧张,缅甸和柬埔寨是少有的亲中国派。如果缅甸进一步摆脱对中国依赖,很容易导致中国在整个东南亚的影响力下降,从而给整个亚洲的地缘政治平衡带来影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