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王志元:我被警察重重摔下

我,和我的學姐,還有一位好友,靜坐在行政院裏,前有鎮暴警察據守門口,後有約40名制服警察擋在通往行政院二樓的樓梯口。

靜 坐人群中,似乎是幹部的學生有條有理地指導着我們該如何在媒體前創造自己的畫面,畢竟從佔領立法院以來,媒體的不實抹黑,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我驚訝 於學生幹部的行動力,這些學生至少都比我小五歲以上,但他們非常清楚自己在這場抗爭中面對的是什麼。佔領台灣最高行政機關,每個人都知道這一晚會比前幾日 在立法院前的狀况惡劣許多,但他們還是相當冷靜地思索如何表達得自己的訴求。

趁 着空檔,我上前問幾個帶領大家的學生,是來自於哪個社運學生團體。學生回答我:「我不是,我只是前幾天上來台北參與抗爭,接着今天跟大家一起過來這裏而 已。」接連問了幾個,都是相同的答案。這太讓我驚訝,這些毫無背景的學生竟然能在這種處境下,還自動自發地安撫眾人,指揮眾人下一步動作。他們多數從沒參 加過社會運動,這是他們第一次抗爭經驗。

不願再失敗一次

學生們開始傳遞紙條,留下彼此連絡方式,亦要求眾人在手上寫下緊急聯絡人的連絡方法。場外「警察後退」的聲音愈來愈大,臉書上關於強制驅離的消息,以及場外流血衝突的事件也愈來愈多。像是一場噩夢,我開始不確定今晚我會遭遇怎樣的對待。

接近凌晨4點的時候,警方開始有動作了。制服警察開始將在場的媒體趕出行政院大門外,接着一群帶着白頭盔,拿着盾牌的鎮暴警察擋在門口;兩邊側門開始湧進身著黑色防暴衣、手持警棍,裝扮像是電影Robocop一樣的特殊部隊站到了我們前面。我不懂,在場的都只是學生,我們到行政院後所坐的只有靜坐,為什麼政府要用這樣的警力來對待我們。

靜坐眾人緊緊依靠在一起,雙手在背後緊緊拉着,口裏不斷呼叫着口號。有人聽見嗎?警察冷冷地看着我們。他們說:「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 是的,這個政府願意給我們一次承認失敗的機會。他們靠着草率的決議與蠻橫的做法,和始終覬覦着我們的大國,簽訂了影響着我們未來至深的貿易條款。但他們 說:「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好像,好像我們還有得選擇一樣。選擇逃離,選擇安於現况,選擇在資本主義與政客利益交換下,無法翻身的沉淪。

我們在警察面前朝後躺下,手仍緊緊拉着彼此。黑色裝備的警察走到我面前,他說:「不要抵抗,配合一點,拉你你就自己起來。」我沒有回話,閉上眼睛,感到無止盡的悲傷。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極少數真正可稱得上是一個「人」的時刻,但我感到悲傷,誰逼得我得用這樣的方式證明?

警察有力,一把將我拉飛到空中。懸浮的時刻,我是自由的。雖然下一秒,我知道我就要重重摔下。我不知道我將要被帶往哪裏,就像這一個晚上的台灣,至今無人可預見我們在暴力冲刷之後,漂流的去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