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三峡双雄风暴 树欲静风不止

如果将中央巡视组2013年的两轮巡视地区、2014年的新一轮巡视地区插上红旗,那么外形酷似大公鸡的中国版图上早已是遍地小彩旗。据统计,在2013年中央巡视组进驻的20个省份和单位中,已有15个被巡视单位揪出贪腐官员,2个被巡视单位“一、二把手”易人,巡视有效率高达85%。而巡视组进驻的11个省份中,仅有4个省市未有省部级高官落马。

而在中央巡视组交出的这份反腐成绩单中,新近增添了两位可能牵引出更大老虎的重量级人物——其一是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其二是该集团总经理陈飞。两人于同一天双双去职,且由中组部宣布这一免职决定,此规格对于一个部级单位而言实属少见。更加意味深长的是,组织对他们是“另有任用”。

实际上,中央第九巡视组对长江三峡集团的调查,早在2013年10月29日至12月30日就已完成。彼时,正值反腐高温期,第九巡视组组长候凯首先表明来意,“本次巡视工作重点是检查监督领导班子及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待到2014年1月13日,三峡集团原机电工程部主任绕道群被曝接受纪检部门调查,被调查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紧随其后而来的事实证明,无风不起浪,政坛谣言往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因为仅一个月之隔,中央巡视组就反馈了三峡集团存在的诸多问题,其中明确提到一些领导人员的亲友插手工程建设,招标存在暗箱操作等,一场大风暴终于来临。

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再想阻止魑魅魍魉鱼贯而出已然是痴人说梦。中央巡视组之后,三峡集团随即卷入一轮又一轮的舆论漩涡中,昔日不为人所关注的丑闻悉数被翻出,如奢侈办公、违规资金管理、移民款项被挪用以及消费管理制度不完善等等。此系列丑闻,与国家审计署10年来对三峡集团的不下20次的审计结果高度吻合。

舆情倒逼下,三峡集团着手针对巡视组意见进行整改。提出的方案包含有三个部分:其一是主要领导搬到临时办公室过渡办公,对超标准办公室拿出改造施工方案,并已安排施工队伍进行施工;其二是主要领导现使用的2.8L奥迪改为接待用车,从机关车队现有2.4L奥迪车辆中调剂两台作为两位主要领导的公务专车;其三是宣布2014年“三公经费”将比去年下降10%。

值得一提的是,曹广晶被免职两天前,还信誓旦旦地向中央反腐败靠拢,“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严肃查处违纪违法案件”。但不料想,仅两天之隔,中组部的任免状即送达三峡总部。此份任免状颇有“辞旧迎新”的意味,辞去的旧人“中央另有重用”,迎来的新人分别为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卢纯,以及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王林。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新领导已经到公司开始办公,因刚做交接,具体企业经营管理战略会否变化还未可知。

虽然任免已落幕,交接也完成,但是手持任免状的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却留下了诸多待解之谜。首先,既然决定是结合中央巡视组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央督导组掌握的情况作出的,那么“另有重用”又作何解?“另有重用”是否意味着曹陈二人并非正常退休,而是任职期满而进行的职位调整?其次,中央巡视组已经曝光了三峡集团存在的招投标暗箱操作等一系列恶性事件,那么王京清所谓“积极评价”从何而来?是为大事大地震关头稳定民心的客套说辞,还是“积极评价”前的“三峡集团领导班子”已然抽离了曹陈二人?

不消说,在中国政治生态中,身居央企高位的曹陈二人也不过是一颗棋子。他们的仕途沉浮,只是在为公众提供一面镜子,好让红墙内的高层秘事得以显山露水。在这一点上,不管是昔日的蒋洁敏等石油系高官,还是今时今日的曹陈二人,他们担当的角色,好比中国象棋中的“卒”,过河前每次只可向前直行一步,过河后可左右或往前走一步,另一个致命的规则是,“卒”永远不能后退,他们一旦卷入政治漩涡中,就注定只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不能后退,只能一直前进。因为很多人被迫或自愿地成了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石油系高官背后有周永康这只已经病恹恹的大老虎,那么曹陈二人背后又会有怎样的“电老虎”呢?西方媒体齐刷刷将焦点锁定在了前总理李鹏身上。毕竟,提到政法系、石油系,很多人会联想到“政法沙皇”周永康。同样地,提到三峡工程,人们自然而然会联想到李鹏家族的电煤一体网络帝国。香港《开放》杂志分析称,李鹏之女李小琳是中共太子党中最奢华和高调的一个,李鹏家族鲸吞三峡巨大利润,现又大捞地产,动辄数以亿计。而刚刚结束的中国两会上,李小琳一改往日珠光宝气的张狂形象,罕见地保守低调起来。有分析认为,这与李鹏家族可能面临的大风暴有直接关系,值此关头如若李小琳继续招摇过市,只会让舆情的追缴更为猛烈。

只不过,在反腐事宜上,向来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官员想闷声发大财,中央反四风的风暴却已是疾风骤雨。但是,习近平的反腐究竟能走多远,这也是很多人追问的一个问题。《金融时报》曾刊发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安德鲁·魏德安的文章,试图给这个公共疑问释疑解惑,但得出的结论也只是“说不准”、“难断言”。或许,想要看清这场斗争的规模和力度还尚待时日,比如等到作为“二号专案”主角的周永康公之于众,再来度量谁是“一号专案”的主角,以及习近平的反腐斗争是不是一场茶壶里的风暴,才更能令人信服。

曹陈二人被免后,坊间传言李小琳连夜从香港赶回北京,和父母商议相关事情。此消息的真伪尚待考证,不过无风不起浪,毕竟“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正在被打破,周永康的下场也已赫然在目。虽然各方消息已经显示,李鹏本人被调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与其相关的“漏网之鱼”的梦魇恐怕才刚刚开始。下一步,习近平会否延续周永康的剪裙边模式各个击破,李小琳、李小鹏会否陆续成为中纪委的调查对象,李鹏命运如何,一盘政治大棋已经摆好,只待茶壶里的风暴破壶而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