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貿易局員工對於決策過程的見聞與批判:服貿政策是怎麼作出來的?

我國小同學 前貿易局員工
看不慣貿易局的官僚作風
勇敢的遞了辭呈
現在正在國外念書追夢
這一次風波
她大可不用淌這趟渾水的
但卻再一次地選擇勇敢站出來

Muya Hong

先前特考商務人員進入經濟部體系後,小女不才正是在貿易局工作,其實服貿最初是由貿易局雙邊貿易一組裡的ECFA小組負責(依據我的印象這個小組裡大約不到10人,領導的小組長1名,接下來是雙一組組長,接下來就是局長。)這個小組裡面許多都是像我一樣初出社會,對什麼條約協定根本一竅不通的科員,專員。

我們的國家在對外洽簽FTA是這樣進行的: 由貿易局去尋找願與台灣洽簽的國家,等待對方有興趣與我洽談時,便交由經濟部下的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OTN負責(在這種鬥爭的地方,你可以想見兩方在互搶功勞的樣子)。

台灣政府在推與國外洽簽FTA/ECA時通常對人民打的口號就是,”不簽台灣就會失去國際競爭力”這套說詞(真正洽簽之後的效益我是不知道的,大家簽了ECFA之後覺得錢有多了嗎?我無感欸),想當然爾,也沒什麼國家有興趣跟台灣洽簽FTA。
Anyway, 貿易局最近這幾年的政策仍是注重在與他國洽簽FTA(成效?),自己本行的進出口貿易到底做到哪裡去我就不知道了(進出口衰退比例上中華民國海關網站可查詢,我不知道明確數字,我只知道有夠慘)。拿著熱臉到處貼別人冷屁股,然後對著其他國家只能講出我們與中國大陸簽有ECFA,可以透過台灣來跟中國大陸做生意這招,說到要開放卻又沒半條,誰要跟我們簽?(中國居然要欸,你不覺得很奇怪?)

依我的看法條約是會簽的,這是國際誠信問題,但希望政府對內容一定要謹慎,簽下任何東西之前是否也有對價的收穫呢?條約內容如何跟監督的機制建立,這才是學運所要求的重點。老實說,我對中華民國政府辦事得荒腔走板覺得無藥可救,小女不才,在辭職前辦過幾次類似案件。可以想像一下,這麼重要的國際條約是交由一名高考/特考的菜鳥負責嘛?ok, 上面是有長官們,也算是team work,但真的這樣的高度跟眼光夠格局嗎?

條約來了,這個菜鳥只是把條約依目錄內容,分配給各個有關單位查看,貿易局不過就是扮演著統整的角色,說的學者專家,我想也就是外包給中經院50萬100萬做出來的一本幾乎每次內容都差不多的冊子(納稅人的血汗錢)。依據食古不化的公務員看法,他們可是都依法辦事的呢!會了國內各單位意見(通常都是無意見,我還接獲過某某局打來說,條約文好多他不想看,應該沒有什麼差錯吧?貿易局會把關吧!蛤? )還有專家學者的審查意見,該做的都做了,我們有什麼不滿?

這次服貿事情鬧著麼大,貿易局的前同事跟我說了他們的因應政策是->加印文宣。

我想問,加印這些文宣除了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again外,有人會想看? 那些當初因為ECFA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除了加印的文宣在我辭職時還是高山般的堆在辦公室裡,那時還把主管們叫去上台語課,叫大家用台語宣導服貿(whaaat?),這些人在辦事情究竟用什麼樣的腦袋我真的佩服得無體投地,覺得再待下去我會吐血而亡,於是我就自殺性的去辭職了。

要我一個在國家機器這膿腫裡待過的人,相信這個服貿裡的條文他們真的徹徹底底研究過,我真的打死不信。這個國家跟政府病了很久了,不是一兩次的學運就可以救起來的,但我很開心終於有人願意站出來為我們未來的美好做出努力,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錯不能再錯下去,對對的事情就要堅持,這是為人的基本道理。

27.03.2014 德國時間下午6:30後編: 筆者本身沒有參與過服貿的誕生過程,只是純就先前做公務員時處理條約時的情形加以敘述,至於這個服貿是否確實由專家學者嚴格把關,這筆者不能評斷。也許真的真的,真的如他們所言的,這ecfa小組裡都是處理談判的高手,也收集了民間學者專家的意見吧。

喔還有1. 謝謝大家關心,我不會自殺的 2. 我家如果被查水表,請務必幫我留個全屍,不要用警棍打我謝謝。

Muya Hong 內容有所更正->1. ecfa小組不到十人 2.當時ECFA軒然大波時,貿易局的對策除了加印文宣外,居然是把主管找去上台語課,因為要用台語宣導ECFA!!!!

看到這篇感觸很深,敝人客戶不算少,
有遇過一個在某公家機關任職,負責業務是國際貿易。
她負責處理ECFA的一部分文件內容。
重點是,她跟我說,ECFA相關條文的審核跟修正,
因為單位裡都沒有人要做,所以全部丟給她做。
而她,只是一個基層人員,
連公務人員都說不上,是”約聘人員”。
更可怕的是,這些ECFA條文修正完成後,
丟給上級長官,長官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
可以說是一字不改就繼續往上呈報了。
她姊也在旁邊,答腔說,
一個攸關國家興亡的對外條約,不需要字字斟酌互有攻防,
竟然可以由一個小小的約聘人員來決定相關內容…
姊妹倆,從此以後不相信這款政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05:38 | #1

    以厚黑之心度之,应当如此。

  2. 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疯狗和爱国主义疯狗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28日13:12 | #2

    以厚黑之心度之。比不上民族主义疯狗,应当如此。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