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國榮教授立院內演講逐字稿

今天榮神的演講自己花了一點時間整理成逐字稿,逐字稿如下:

今天我滿高興的,能夠到這裏來,看到各位年輕朋友,過去幾天我曾經在立法院外面,待過幾次,看到很多不同的人在發表自己的感受,或靜靜坐在那邊聽或在當志工,在中間我看到台灣,非常重要的希望。

因為台灣原來的代議民主制度是有很大的缺陷的。

因為你看美國、英國、德國、他的民主制度,他基本上都是兩院制,然後他的制度設計,讓多數黨沒辦法為所欲為。

可是台灣,只有立法院,然後台灣的總統和立法院的多數黨是同一黨的時候,其實這個總統如果濫用權力的話,在台灣制衡的力量是很有限的。

在立法院裏面,當國民黨是多數的時候,除了議事抗議霸占主席台種種方式以外,各種作為有限。

所以,在張慶忠躲在角落三十秒喃喃自語,所謂通過審查的時候,其實那天我非常沮喪。我覺得台灣的民主受到嚴重的破壞,程序正義受到嚴重的踐踏。

可是,我當時的感受是這樣:大概完了。

因為以國民黨的多數暴力,縱使張慶忠錯的那麼離譜,仍然會過。

然後你看到馬總統昨天在中常會在講說,這是,服貿協議是最嚴格的審查。可是,所謂的民主跟法治不是馬總統所了解的那樣。

民主的真正的精神,他的核心部分是國民主權,就是人民要是國家的主人,人民要對國家權利的行使,要有真正的決定權。

所以國家權利的行使要讓人民能夠有效的產生影響。

整個民主制度的建構就是要達到這個目標。

但是我們的憲政制度在這種地方是有缺陷的。

所以我們的立法院的多數黨如果跟總統是同一黨的話,基本上就像現在國民黨的情形,總統不大受到制衡,然後立法院裏面的多數黨,當他用黨紀動員的時候,在一些關鍵議題,他可以堅持到底。

所以馬總統說這個開過多少公聽會審服貿協議,然後之前開過多少會議,但是你可以看到馬總統跟國民黨黨團的態度就是一個字都不可以改。

當一個字都不可以改的時候縱使再開一千場的公聽會,都是騙人的都是自欺欺人,因為一個字都不能改。這個不叫審查,這不叫民主。

所以我也一直很懷疑,因為我有仔細研究過馬總統說的民主法治。

因為我在大學教憲法,教行政法。

馬總統了解的民主法治跟我在德文的、英文的書籍上念到的很不一樣:

我後來也很懷疑他到底去哈佛怎麼念的,他比較像是去北韓拿的博士學位啦!(歡呼)

馬總統講的民主法治,非常像共產國家、像極權國家講的民主法治。

真正法治的核心精神,是要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要讓國家不能濫用權力去侵害人民的基本人權,歐美整個法治的焦點都不是人民要守法,而是國家要守法,國家不能濫用權力,但是你會看到馬總統講的法治都是人民要守法,那個是北韓式的民主、北韓式的法治啊!然後真正的民主…(鼓掌)

真正的民主是要落實國民主權,讓人民可以真正參與國家的重要決策,可是因為我們的代議制度的限制,這個議場裡面過去六十幾年來的立法委員,有一些是不錯的立委,有一些人都努力過,為台灣的民主努力過。

但是因為制度上的限制,所以有一些個人的努力受到侷限。

還好這一次,有太陽花學運。

他彌補了台灣的民主制度的重要缺陷。

所以,大家對所有參與太陽花學運的人民、學生、還有所有在家裡、在媒體前或是透過這種方式捐物資捐錢,當志工這些人,都對台灣民主的深化,有非常大的貢獻。

不只是守護民主而已,而是對台灣民主的深化有重大貢獻。

因為、如果,只照台灣目前的代議民主制度,服貿協議 - 最後就是會照原案通過。

而且這個通過不只是經濟利益的問題,他還涉及到政治、國家安全很多方面的利益。

他有非常重大的影響,然後 - 馬總統跟國民黨說這是行政命令。

我自己在教行政法。這個按照法律保留什麼事情要用法律規定,最重要的理論叫重要性理論。像這種影響這麼大這麼重要這麼大重要的爭議的事情,照歐美的做法照德國的作法一定是要法律保留一定是要法律制定的。

也就是說要用條約訂定。

所以,馬總統,坦白講他是在自欺欺人。

我很想寄一本我寫的行政法到總統府去請馬總統看一看,而且我會幫他貼上重點,因為他可能太久沒念書了(鼓掌)

其實馬總統可能也滿須要念一念我大一憲法的講義,讀一讀民主跟法治那兩章就好了,因為對他的-水準的改善應該會有點幫助。(鼓掌)

但是向來啊,這有權有勢的人,不大聽別人的意見。

你可以看到馬總統江院長的圈子越來越小,江院長以前寫的有一些觀念,他的書上寫的有一些觀念是、方向是對的。但是他真正做的和那有很大的出入。

所以這一次,還好大家站出來。而且表現出非常有水準的運動。

堅持理性、和平、非暴力到現在,產生非常重大的影響。

不只是逼得馬總統無法為所欲為,而且對台灣整個民主法治的發展,跟台灣的公民教育,產生了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影響。

因為當我在大學裡面,認識了很多年輕人,很多人是非常關心公共事務的,但在這一次裡面,雖然大家、談到是不是要撐到跨年,但是如果大家真的可以撐到跨年,他對台灣產生的教育的影響是非常重大的。

但是,我想撐到跨年的時候,馬總統應該已經逃亡到國外了。他已經撐不下了,江宜樺到跨年我想他已經垮台了。所以你們應該不用撐那麼久。

但是,每撐一天,縱使沒有達到主要的訴求,他對台灣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他讓很多人覺醒,讓很多人對公共事務關心,然後讓台灣很多人體會到,關懷、共同努力帶來的那種生命的意義和滿足。

雖然來參加的人,不一定,你不一定都有很高的標準,有的人來參加的同時抱著逛夜市的心情,其實這也無彷。

因為縱然是這樣的人,有的從來不參與公共事務的。

但是這一次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啟蒙,我喝口水(喝水)

這一次運動啊,要他持續下去的結果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我看到現在的,議場裡面的攝影機,最少有幾十部,人喔,要在幾十部攝影機下生活是很艱難的。

然後所有的人正常人都是有血有肉,會有毛病的。而且大家會受到嚴格的檢視,包括會有假新聞,或各種抹黑的方式因為,這是因為,各位努力的結果,帶給馬政權非常大的壓力,因為你們觸到他的罩門弄到他真正的痛處,所以他會用盡各種方式來抹黑你們。

所以你會看到那種常在喝花酒的罵你們喝啤酒(鼓掌)

當然,國民黨很多權貴是不喝啤酒的,因為他們喝比較有水準的,他們只喝幾千塊幾萬塊的紅酒,或二十萬的酒,厚,啤酒水準太低。(鼓掌)

而且台灣有些掌握權利的人,他,沒辦法單純喝酒,他一定要喝花酒,他要找女人才有辦法喝酒的。(鼓掌)

所以大家,你會面對這種抹黑,所以大家在議場內的時候,當時間越久,人會累了。然後人會有情緒的,所以要想辦法讓自己有內在的力量,維持寧靜,然後不要被外界的抹黑各種聲音所干擾,只要大家堅持下去,其實,你們對台灣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

其實所有參與、跟支持這次太陽花學運的人,他都在寫歷史,他在寫-捍衛台灣的程序正義,深化台灣的民主,正在寫這樣的歷史。

另外一方面,大家也在寫,馬英九跟江宜樺的歷史定位跟墓誌銘。

因為這個運動的結果,你會看到馬英九跟江宜樺的墓誌銘,最關鍵的字就是:無能濫權,血腥鎮壓,這就會是馬英九跟江宜樺最重要的墓誌銘,喔所以(鼓掌)

所以大家的努力是非常有意義的,雖然有時候,不一定那麼快有成果,因為大家碰到的是,馬江政權最核心的痛處。

但是我們並不是因為害怕面對中國,台灣必須要跟中國有經濟、貿易、文化、教育,各方面的來往,我們並不害怕,但是我們害怕的是,無能、濫權、愚蠢的總統!

為了自己內在一些複雜的利益跟動機,犧牲了全台灣人民的利益。

所以我們要的是,像太陽花學運訴求的,要讓這個服貿協議,能夠公開透明的,按照合理的機制審查。不是送到委員會退回去,或送到院會表決的結果最後一個字都不能改,這種協議本來就是應該要退回去重新談判。

不能夠像馬總統之前胡搞的,黑箱作業,然後最後,所謂的辦多少會議,都不改一個字。

這完全不叫做實質審查,這是自欺欺人啊,所以大家的堅持對台灣非常重要。

不只是服貿協議而已,包括他會嚴重的影響到台灣的未來。

台灣要面對中國,我們也不害怕面對,但是,我們要獨立自主,理性成熟的面對。

不是被少數人為了他個人的利益,犧牲掉全台灣人民的利益。(鼓掌)

今天,今天大家在這裡的努力,雖然攻佔立法院議場,有人會說你們破壞公物,侵入建築物,但是 - 對照起他對台灣的貢獻,這些都是小事。

而且在這些過程中大家一直堅持理性、和平、非暴力這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今天媒體有人在鼓吹,宣揚說非暴力路線的限制有時候要採暴力但是,我非常誠懇的呼籲大家不要受到影響,在台灣現在的情境下一定要堅持和平,非暴力,這樣才會取得長遠的正義。(鼓掌)

而且我覺得在這過程中,雖然大家有非常大的貢獻,但是要謙卑。

要承認台灣過去有很多人有別的貢獻,包括立法委員。

不是每個立法委員都是惡劣的立委,有些是不錯的。他們在體制的限制下做了一些努力,但是那個台灣的代議民主制度讓他們有一些極限,還好有因為太陽花學運,去彌補了這樣的限制。

但是我們要承認,台灣的法官,台灣的立委,也有一些人做了他該做的努力。

但是我們要譴責,一些嚴重的踐踏人權的行為。

比如說,我自己在教行政法,警察強制驅離會用到強制力。

但是,對手勾著手,這樣的民眾或學生,拿盾牌打他的頭、打他的身體,或警棍打他,這是犯罪!這是犯傷害罪!(鼓掌)

江院長,我本來以為他視力最近出了問題,但我看他昨天在跟台中胡志強為了服貿笑得很開心的時候,眼睛好像沒問題啊。

請馬總統跟江院長打開電視看一看上網看一看報紙看一看,你會看到有沒有暴力,有沒有暴力血腥鎮壓,有沒有傷害的犯罪。

大部分的警察都是很好的警察,我自己也有很好的朋友是警察,台灣大部分的警察是好的警察,但是,不要因為少數的、惡劣的警察,濫用權力,傷害人民,而整個損害到警察的聲譽。

國防部這一次很明智,國防部不調動憲兵,因為軍隊是要保衛國家的,軍隊不要跟人民衝突,所以我們非常肯定國防部這一次的表現。(鼓掌)

其實,人能夠承認錯誤,能夠改錯,這才是真正的勇氣。

如果真的犯了錯,不敢承認不敢面對不敢改變,這叫懦弱。

所以,其實這一次少數警察犯下惡劣的犯罪,傷害到一些手無寸鐵,根本沒有攻擊警察的學生,這是傷害罪。政府應該要處理這些人,不要讓他破壞掉整個警察的聲譽。

在最後,所有在場的,前後參與的,跟其他在外面參與的跟支持這次學運的,是因為大家的努力,讓台灣的立法院,他變得神聖了,變得有價值了。

過去在這裡常發生多數暴力,過去國民黨長期在這裡一黨統治,但是因為大家的努力,讓立法院這個空間,真的變得比較接近民意,變得讓人民比較能夠去影響國家比較重大的決策。

未來十年、二十年後,你們會驕傲的,可以告訴你們子孫,因為我們大家的努力,讓台灣的民主政治,有重大的改善。

讓台灣的未來可以變得比較不一樣。讓台灣長遠可以獨立自主。

自由民主,然後未來我們世世代代,可以過得幸福快樂。

我想,就這一點我非常感謝所有參與人員,尤其特別感謝在這裡面辛苦的夥伴。

謝謝大家,謝謝。(鼓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03:14 | #1

    荘教授也有希望当荘总统的,但前提是要把马总统,可能还有杨总统、朱总统都搞下台,就有可能变荘总统了。“民主”是最好的武器。加油!

  2.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2:37 | #2

    台湾本来也有类似上议院-国民大会代表,可惜2005年6月7日 陈水扁执政时期被冻结了。

  3. 闭锁的弯弯
    2014年3月28日12:48 | #3

     整体上看来对台湾利大于弊的服贸协议,为什么会遭遇这么大的阻力及反抗,因为“恐中”、“反中”、“仇中”的三种力量在这里集结,而这力量是巨大、广泛而深入台湾社会的,由对北京的恐惧,产生了全面的不信任,你让利我怀疑你有政治阴谋,想一步一步鲸吞蚕食台湾;你不让利我批评你仗势欺负台湾人。台湾人去大陆投资做生意被看成要出卖台湾;大陆人要来台湾投资做生意又被当成要占领台湾。所以马英九再说破嘴也没有用,因为绝大部分现在在台湾的人是没有意愿、没有能力去大陆发展的,所以就算“利大于弊”,也跟他们无关。但大陆人因为同文同种同语言,是有可能来台湾开早餐店、洗衣店、理发店的,而新加坡、纽西兰、韩国、日本人大概不会有什么人要来台湾做小生意,这就是为什么马英九感叹“碰到大陆就不一样”的原因,不仅仅是意识形态的问题。

  4. 闭锁的弯弯
    2014年3月28日12:54 | #4

    通篇看来,极挑拨于能事,违法就应当驱离,你以为民主就是为所欲为? 你看看西方的民主 罢工 游行,凡是脱序的,有几个不是暴力驱离的,恐怕比这个还野蛮,你怎么不去对比呢,这还叫驱离,150多个警察受伤,比所谓的学生(其实很多是深绿独派人士)受伤的多2倍。真能天道黑白,这个时候为什么只讲民主,而不讲法制了呢,难道你们是法律禁止的特殊群体,不是台湾人?????这个法律是给谁指定的呢

  5.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05:35 | #5

    民进党一贯如此了,厚黑本事当世之最。

  6.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05:42 | #6

    输了就掀桌子,不管所谓的出发点有多“正当”,都还是耍泼撒横的无赖么。第一,如果大家认可选举是最高的授权方式,你自己做出了选择,授了权,被授权者只要在授权范围内行事,你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第二,政治哪来的正确性?即便所谓人权,那也不是天授的,是人类社会的共识定义的,是个可变的东西;民主、政治和政权这样的概念更加没有拿什么道德是非来说事,就是流氓找个借口而已。简单点说。

  7.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05:43 | #7

    评论会丢字。。。

  8. 黑京好洗肺
    2014年3月28日16:23 | #8

    政府不守法,民众来纠偏,非常好,祝福中华民国台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