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的批评引发马来西亚国内反弹

马来西亚吉隆坡——中国政府针对马来西亚处理370航班失踪事件的方式提出的严厉批评,以及中国民众本周在北京的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馆外举行的愤怒抗议,在吉隆坡引发了一场民族主义抵制。

本周,马来西亚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对中国的指责,许多人指出,在马来西亚航空(Malaysia Airlines)那架班机上遇难的不光有中国人,也有马来西亚人。马来语社交媒体上的许多人称,中国在国丧期间攻击马来西亚是不对的。马来西亚的国丧于周一晚上开始,当时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宣布,该航班消失在了南印度洋的汹涌波涛之中。

中国官员要求马来西亚政府在调查370航班时更透明,这个要求遭到了网上舆论的反驳,反驳者称,中国自己就是全世界最不透明的政府之一。尤其让许多马来西亚人失望的是,在北京的中国乘客亲友居然能突破少量警察的围堵,向着马来西亚大使馆的方向游行。

“我不赞同他们的举动,因为马来西亚已经为寻找飞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周四晚上,35岁的电信技术人员穆罕默德·哈伊里·苏莱曼(Muhamad Hairi Sulaiman)在离开一场祈福仪式时说,“我的朋友们的普遍看法是,我们很震惊,因为他们对马来西亚人有偏见。”这场特别的祈福仪式是为370航班乘客和机组成员举办的,地点是吉隆坡那座空间巨大的国家清真寺(National Mosque)。

从一定程度上说,吉隆坡爆发的民族主义情绪让马来西亚政府松了一口气,因为在那架波音777-200消失后的最初几天,互联网用户一直在谴责马来西亚政府。

相比之下,由亲政府的商业领袖控制的马来西亚报纸和电视少有谈及政府在最初几天多次公布矛盾信息的事情,也很少谈及空军的不作为。在飞机调转方向,几乎未被察觉地飞回马来西亚上空时,空军没有采取行动。

然而,对马来西亚政府而言,民众对中国的敌意也会带来风险。中国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其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中国游客大量涌入马来西亚的旅游胜地和购物中心,部分是由于这个原因,飞往北京的那架班机上的239人中才会有超过150名中国人。

对于中国方面的愤怒情绪,马来西亚官员的反应一直很低调。周四下午,南印度洋上空的恶劣天气再次迫使寻找飞机残骸的空中搜索工作暂停。同一天,为了平息机上乘客亲友的愤怒,马来西亚官员甚至请求中国提供帮助。

周四晚间,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在一份声明中称,马方官员请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请求中国政府参与进来,向中国民众尤其是遇难者家属说明实际情况”。

周四,亲政府的《新海峡时报》(New Straits Times)加入了这场辩论。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指出中国拥有核武器和全球规模最大的常备军,而且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社论总结道,“总之,中国是朋友,我们最好不要化友为敌。”

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吉隆坡校区政治学教授詹运豪(James Chin)说,马来西亚政府希望避免和中国发生争执。他说,“精英们都明白,从长远看,你必须与龙共舞。”

民族主义反应使得基础广泛的马来西亚反对派面临的政治环境趋于复杂,他们一直在斥责政府反应迟缓,现在却意识到了公众对民族团结的热情。

马来西亚议员、反对党之一的副主席傅芝雅(Fuziah Salleh)说,许多马来西亚人都对失去亲人的中国家庭心怀同情,尽管如此,一些人还是对中国政府感到不满,并对马来西亚大使馆前的抗议活动感到愤怒。

她说,“作为马来西亚人,我们团结在了一起,我们觉得以这种方式对待我们的大使馆是错的。”

中国乘客和其他乘客的家属可能会对该国民族企业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提出高额索赔,这样的前景让许多马来西亚人心神不宁,助长了他们对国外指责的不安情绪。周三,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侯赛因(Hishammuddin Hussein)拒绝回答马航是否可能需要政府援助的问题。

不过,保险公司高管们说,该公司运营着全球最大的商用客机空客A380,因此已投保高额的空难险。航空公司通常会根据旗下最大飞机的载客人数来为自己投保,以防每个乘客或乘客代表都提出个体索赔。

马航把自己旗下的A380客机的载客人数设定为494人。与之相比,370次航班只载有227名乘客和十几名机组人员。

由于370次航班失踪的细节尚不得而知,目前还不清楚,马航申请索赔的依据应该是恐怖主义活动保单、机械故障保单还是其他种类的保单。当地的保险公司是最初的承保人,但他们已把大部分理赔风险转给了一家由安联全球企业及特殊风险有限公司(Allianz Global Corporate & Specialty,简称AG)牵头的财团,AG隶属于金融服务企业集团德国安联保险公司(Allianz of Germany)。

AG在一份声明中说,“就本案而言,当地的主要承保人只需承担一小部分的风险,其余部分都获得了充分的再保险保障。”声明还说,多家再保险商已开始着手理赔。

马来西亚政坛最不稳定的一面和种族关系有关。大致占马来西亚人口半数的马来人主宰着该国的政治进程,有时还会限制身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参与该国政治。

不过,最近数十年,该国华人和中国大陆之间的联系日渐减弱。这里的许多人似乎都在一分为二地看待马来西亚华人和中国政府。

詹运豪预测,中国政府对370次班机失踪的反应在马来西亚引发的不快,“不会影响到马来西亚国内的种族关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4:28 | #1

    很讨厌马来这个国家,马来哪个总理一脸的奸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