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为维护党的形象习近平政权主动帮周永康脱罪的可能不是没有

上篇文章《周永康窝案的嫌疑人们已经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了》中已经介绍过了周滨他爷爷从一九四二年开始陆续得三子,均按“元”字排辈,长子周元根是在识文断字之后才自做主张给自己起了一个官名“永康”——“永远健康”的意思。但家人及村里长辈一直是习称他元根至今。

周永康的大弟弟,被周大公子周滨称之为二叔的周元兴被抄家之后两个月即被家人仓促出殡,虽然家人对外宣称的死因是骨癌晚期,但村里人在他死前几天还在市、县、镇三级政府前些年专款修建的通往周家祖庐的“元根大道”上见过他孤身碎步的身影……

闻讯专程前往采访的一位非官方记者注意到,周元兴出殡那天,赶去送别的亲友中不但没有长兄周元根永康的身影,永康他媳妇贾晓晔及长兄永康的两个儿子周滨和周涵,还有三弟周元青一家三口也都没有露面。

外界对周永康家族的报道中有好多都把一个叫周玲英的说成是周永康的“胞妹”,其实这个在上个世纪末即已经被当地人传说“身家过亿”的女富商确切的家族身份是周永康的弟媳,其丈夫是周滨他三叔,周永康的三弟周元青。此夫妇二人均产自一县一乡的周家,源自一个祖宗是可以肯定的,到他们这一辈是否已经出了“五服”,当地人说法不一。不过从他们两人唯一的儿子周峰年纪轻轻就已经心狠手毒且贪得无厌与他的堂哥周滨绝对有的一比的惯常表现看,不象是“近亲通婚”的产物。

周元青本是周家三兄弟最“积极要求进步”的一个,十八岁就入党了,只是因为没能象长兄周元根那样考上大学,所以中学毕业后就回乡务农,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周玲英本人是“官二代”出身,不过她爹并不是京城或者省城的大官,而是当地的一个土官,所以周玲英在大伯子发迹之前也只能委屈在家乡的村子里当一个供销社的营业员。

此后随着大哥的发迹,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周峰如何成为富商巨贾,平均每人的身家都已经过了百亿的“致富传奇”在中国大陆境内早已经都是公开信息,其中最为家乡人乐道的就是注册在他们一家三口各自私人名下的商号们遍布全中国各地,仅机动车加油站就有三千多家,从新疆到黑龙江,从内蒙古到海南岛,除了台湾、香港和澳门没有。

周永康被江泽民安排为四川省委书记之前的职务是国土资源部部长,他的胞弟周元青和弟媳周玲英从国土资源这块儿领域暴富的速度古今中外绝无可能再找出第二个例子,其中之一是他们的私产之一成都高投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高新发展置入的资产鸿丰钾肥,无形资产一项的账目价值为5071.25万元,上市时预估的价值却到了7.6亿元。其中最为核心的增值资产是四川境内平落坝的采矿权,从账目价值仅有300.41万元增值到7.15亿元,预估增值率达到236倍。

早在周永康供职中石油系统和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当地人眼看周元青一家如此瞬间暴富,即使是得到过他们好处的人也都在暗地里替他们捏把汗,预言他们“财运大,霉运也大”。但自周永康当了公安部长,进而又当上了正国级的中央政法委书记之后,当地人从此便确信他们周家会“永远平安”了。“全中国的警察都听他一个人的,全中国的法院都归他管,谁还会给他周家找麻烦呢?”——被记者采访到的一位自称“我和元根同庚”,去年还被周元兴雇用照看周家祖庐的当地老者如是说。

他们老家的乡亲们都知道每年清明前后的两三天内都会有市上派来的一帮交通警察在“元根大道”上疏导车辆,维持秩序,清明当天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必会乘坐一车辆牌号为“苏B99999”,被当地网友称之为“九五之尊”的大奥迪前来上坟焚香,祈求祖人继续庇佑他们一家和他们大哥一家不但永远发财而且更要永远平安……

这种景象今年清明肯定是不会再有了。当地人最后一次见到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是周元兴死前被抄家的当天,一群没有穿制服的官员向当地村官简单地说了一句“北京来的”,就从官车上把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叫下来进了他们二哥周元兴的宅子……

这一天是去年的十二月七日,而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自己家被查抄的时间是十二月一日。他们一家的主要居住地无锡市一高级住宅小区的地址被弃而不舍的记者挖出之后,该小区的保安接受了采访,说是前往查抄周住宅的官车一共有四辆,进大门是向保安出示了北京的证件,查抄从上午持续到半夜时分,连人带物全装走了。

“肯定是都送到北京去了,因为这家人的哥哥是住在北京城里的国家的大官呀。”小区的保安如此判断。至于当时前往查抄周家的官员们出示的证件具体是北京什么单位、什么部门的,保安坚拒回答,口口声声“就是看清楚了也不能说,说出来饭碗肯定没得保了”。

事实上关于周元青一家已经被押解到北京关押但至今未被起诉的消息中国大陆的公开媒体早有报道,具体时间稍早于北京自由媒体人高瑜女士对外透露的周永康被党内宣布双规的日期: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已经说过了周永康曾在天津服药自杀未隧的内部消息不过是八卦而已,因为仅从逻辑角度判断,习近平和王歧山等人谁也不愿意在不给周永康一个正式说法之前就听任他死,对此,我们局外人懂,周永康的看守们更懂,所以周永康在被习近平和王歧山公开对外宣布了一个正式的“说法”之前,自杀和被自杀的可能都是半点没有。

但是话又说回来,正因为基于担心若将周永康滔天罪恶全都落实并悉数公布,对共产党政权的整体形象,特别是对“党管政法”的形象的毁损实在是太大太大,所以从死无对证的策略出发,放任甚至“暗示”周永康窝案的部分当事人、“自我了断”或许也是处理周案措施中的无奈之举之一。所以如果日后突然传出周永康胞弟“因病死于被秘密关押地点”之类的消息,笔者是不会断然表示不信的。

事实上不但周永康窝案的犯罪嫌疑人们,无论是他的家属还是他的马仔们随时都会再有“自杀”、“病逝”的可能,由当局以“打黑除恶,为民伸冤”的高尚名义替周永康脱罪的可能性也已经出现,最典型的当然就是当局赶在至今还未对周永康窝案的第一犯罪嫌疑人周永康本人、第二犯罪嫌疑人周滨以及周家亲属中的所有涉案人给个公开的说法,在他们全都被“失踪”的前提下匆忙要把依仗他们的庇护才得以无法无天的刘汉、刘维兄弟涉黑罪案公开审理。

详细的分析,将是下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6:55 | #1

    形象. 皇帝的新装吧.

  2. 匿名
    2014年3月28日19:05 | #2

    其实,反腐就是反党,因为99.999999%的党员都是贪污腐败分子。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