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台灣原來只是那麼近

吳志森

「一國兩制」總設計師鄧小平在香港回歸前已經去世,無法目睹中國恢復對香港重新行使主權的歷史時刻,對鄧小平來說,不無遺憾。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的初衷,是為了垂範台灣,和平統一。17年一晃就過,示範單位的作用,依然有效,更是威力驚人,但作用並不是和平統一,而今天香港沉淪墮落,令台灣愈走愈遠,永不回頭。

台灣大學生發動太陽花學運,閃電佔領立法院,抗議國民黨粗暴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集會叫得最響的口號,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台灣不能成為第二個香港」。不知道設計「一國兩制」來垂範台灣的鄧小平,在泉下聽見台灣人的心聲,會不會跳將起來,罵一句「胡說八道」。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所以觸動台灣人心,是因為示範作用太強太有力了。

今天的台灣,似足10年前的香港,經濟低迷,生產基地早已搬到大陸,產業空洞化,台灣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只有22K新台幣,不夠6000港元。對不少政客和台灣上層的資本家來說,大國崛起、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大陸,就是他們的救命草,只有建立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全面依靠,才能令台灣起死回生,當然還有個人政治和經濟利益的考量。

這與2003年SARS後的香港何其相似。香港產業空洞化的過程,早在1980年代末已經開始了,一場瘟疫更令整個香港變成死城,為了挽救董建華糟透的管治,自由行,更緊密經貿關係協議,逐步互相開放服務產業,一連串的措施,香港像吃了興奮劑一樣,馬上見效,更上了癮。香港的經濟發展,要全面依賴大陸,而國有資本的大財團,亦有計劃有步驟地,大小通吃,全面佔領蠶食香港關鍵的經濟領域。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政制改革香港人固然動彈不得,其他如新聞、言論、學術、法律都逐漸受控,岌岌可危,命懸一線。回歸未到20年,不費一兵一卒,香港已經手到拿來。

台灣有香港的前車之鑑

台灣依着香港的軌迹沉淪,早已不是始於今天,緊密的經貿關係已簽了一大堆,開放64項服務業,以及上千種行業的「服貿協議」,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全包,對台灣衝擊極大,青年的創業夢被粉碎,22K的薪水可能被壓得更低。更可怕的是,大陸資本涉及的關鍵企業:電訊、出版、印刷……以經濟控制政治,早已是大陸對台政策的重點,今次更可藉服務貿易深入台灣腹地,影響台灣言論出版,繼而操控台灣選舉,甚至影響政權更替,只在彈指之間。

幸運的是,台灣有香港的前車之鑑,眼見香港逐步向下沉淪,台灣人看在眼裏,還會上當嗎?更重要的是,台灣有民主選舉,有政黨輪替,民眾懂得要求逐條審議「服貿協議」的內容,要求立法監督兩岸協議的實施。香港呢,簽訂了,實行了,香港人連東南西北也未搞清楚。

行政院長江宜樺叫學生不要「逢中必反」,對香港人來說,這四個字何其熟悉,連用語口吻都與香港黨官一模一樣。學生衝入行政院,江宜樺下令清場,警察棍棒齊下血腥鎮壓,其鐵腕不下香港的鷹派特首和警務處長。「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原來只是那麼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10:46 | #1

    谈谈香港现状。
    首先得承认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的现实吧,不在这个基础上恐怕就不能正确理解香港的现状。
    香港现状应该是经济发展了、就业机会增加了、港府收入增加了(有实力派市民现金红包现在又减稅退税)、市民收入也增长了。其中,“自由行”給香港带来的经济增长占香港经济总量的比例可能不高,但是其边际效益却不可小视,它的作用就像给一辆已经竭尽全力已无法再加速的机车加了一把润滑油,使机车再次提速。“自由行”带来的经济总量虽然不大,但它直接刺激了香港的市场繁荣,得益的主要是香港的中小企业以及许多市民,蛋糕虽不大,分给他们却效果显著。当然,也产生一些弊病,如物价上涨、物业租金上涨,但这是经济发展的伴生物啊,总不能鱼与熊掌兼得吧。再如,部分内地游客存在这样那样的不文明行为,使香港市民很反感。但香港也有不文明的事啊,如个别不良导游强制游客购物、个别不良商家利用16进制与10进制的差异欺诈游客等。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没必要无限放大上升到政治层面,而是应当通过逐步提高国民素质来解决。当然还有其它一些问题需要逐步解决。
    当前香港最大的问题应该是特首普选政改议题(及后续的议员普选议题)。
    在港英政府时期,港督是英女王任命的,港人谁也别想染指,所以再有野心的人也只能接受。如今的特首,理论上港人都可以参与竞选,这么诱人的名利,当然有很多人士去追求了,所以关心政治的人就多了嘛,这并不奇怪。
    按照<基本法>,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同时要求特首承诺爱国爱港,即既要香港选民接受又要中央政府认可。这些原则,相信就算按美英欧的民主标准也没什么问题吧。
    关键是,有一些自认为有能力当特首但又不愿意承诺爱国(甚至想上台后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士(以下简称M人士)明白如果按照这些原则选特首,自己很难上位。于是就想在特首普选程序上作文章,希望产生不承诺爱国也能选上特首,看你中央政府怎么办的局面。特首普选程序的第一步就是候选人的提名,选举方案推荐的是社(组)团提名制(绝大多数欧美民主国家都采用是这种或类似方式吧),但M人士却提出要采用选民一人一票推候选人方式,因为这种平民推荐方式避开了精英提名,比较容易取得候选人资格嘛。为了实现这种方式,各种抗争就出来了,当然要以“民主”的名义抗争了,所以目前香港就不平静了。
    还有少数人,万分不情愿承认英国已将香港交还中国的现实,梦想把英国请回来,甚至还想独立,请理智的人想想这可能吗?
    再说说“占中”的问题,最初提出这个主意的好像是一位法学教授吧,目的就是想强迫实行选民一人一票提名特首候选人的办法,请问在民主法治社会,这种为了部分人的利益去损害另一部分人(主要是中环地区的商家和市民)的利益,这是合法行为还是违法行为啊?那个法学教授应该思考思考吧。
    最后,我认为香港是否在经济上被边缘化完全取决于香港,因为中央政府是不希望香港在经济上被边缘化的,因为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又是在中国境内的另一种社会制度,那是中央政府的最大政绩嘛。

  2. 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疯狗和爱国主义疯狗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28日12:30 | #2

    独裁政权有多少信誉度。一边是民主制度一边独裁制度可笑啊。是吧,民族主义疯狗。

  3.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8日13:31 | #3

    怎么说了几句人话,最后还忍不住咬人一口。不是养成习惯了吧?

  4. 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疯狗和爱国主义疯狗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28日13:57 | #4

    怎么我一叫你这只疯狗你就应了,最后还忍不住咬人一口。是不是养成习惯了吗?

  5. 愿全世界的民族主义疯狗和爱国主义疯狗都被屠杀殆尽
    2014年3月28日14:11 | #5

    你还真是一只好民族主义疯狗,扔飞盘就咬回来时候还会咬人啊。再扔你再来接再来咬啰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