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当埃及的死刑判决“高高悬起”

在同一座法庭里,一次性判决529人死刑,在当今世界是怎样骇人听闻的一件事?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么?
千真万确:这座法庭位于埃及,开罗南边的小城市明亚,时间是3月24日,被判处死刑的529人,都是被取缔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或支持者,他们的罪名,是去年8月一次对警察局的冲击,在那次冲击中警察局遭到焚烧,一名警察丧生。
庭审是3月23日开始的,被“批量指控”的人数是545人,匆匆两天庭审后,法官赛义德.优素福宣布其中16人无罪开释,也就是说,在这次奇特的审判中,所有被告或判死刑、或无罪释放,非此即彼。
仅仅为了一条人命如此大动干戈,埃及当局要做什么?
要向政治对手示威。
自去年7月推翻穆尔西的兄弟会政府以来,埃及社会局势一直很不稳定,兄弟会虽在一连串大规模抗争被镇压后遭到取缔,大多数知名领导人被捕,但该组织有长期地下斗争经验,组织结构严密,保密性强,群众基础稳固,依然保持了很强大的活动能量,对实际掌握埃及政局的军方构成现实威胁。
由于政权更迭后的秩序混乱,原本就一直在进行恐怖暴力活动的、和基地组织有关的极端团伙,如西奈半岛的“安萨尔阵线”等,趁机加强了活动,以图浑水摸鱼,这一方面给军方构成现实威胁,另一方面,军方也借机将穆巴拉克时代后期转入合法活动后通常不涉足恐怖袭击事件的兄弟会,和臭名昭著的“安萨尔阵线”等混为一谈(官方定性同为“恐怖组织”),以达到“捆绑打击”,彻底消除政治对手威胁的目的。
不仅如此,曾经支持推翻兄弟会的“广场派”等左翼工团组织,在政权更迭后感到未能获得实际政治利益,于是迅速转向反对立场,一如他们在“尼罗河之春”开始后历次“革命”中表现,对这些“永远的反对派”,军方也有意加以震慑,但又不便如对待兄弟会那般下狠手,“杀鸡儆猴”就成了顺理成章的选择。就在“批量死刑判决”前仅一天,“广场派”标志性人物、左翼政治活动家阿拉阿.阿布杜尔.法塔赫刚刚获释,自去年11月起这位“尼罗河之春”的名人,一直呆在拘留所里。
对判决过程和结果感到愤怒的被告委托律师穆罕默德.萨雷称,庭审的过程和结果都“不可接受”,司法机关从实现正义的手段,沦为“打击报复的工具”,判决结果将是史无前例的。3月25日,又一轮类似审批开始,被送上法庭的兄弟会被告多达683人,其中更包括兄弟会“导师”穆罕默德.巴代伊等高层领袖。
不过既然是“政治示威”,死刑判决的象征意义,就必然超过死刑本身。
这批被告中真正出庭的仅仅123人,其余的要么被保释(大约是后来无罪释放的16人),要么一直在逃;3月25日的庭审,情况大同小异,683名被告中出庭的仅68人,其余被告中,巴代伊等几名兄弟会头面人物系因“安全考虑”未出庭,大多数则同样在逃。也就是说,即便这些死刑裁决真的“兑现”,送上断头台的人数也比纸面上少得多。
按照埃及司法传统,死刑判决将由埃及最高宗教权威——大穆夫提裁决,因此4月28日前不会有人被处决,一些分析家,如布鲁金斯学会埃及问题专家HA.赫利尔等认为,这些死刑甚至可能一例也不会真正执行——让对手知道“我能且敢杀死你”,比真的杀死对方,震慑力可能更大。几天后,埃及总统大选候选人登记就要展开,军方首领、陆军元帅阿布杜尔.法塔赫.思思将报名参选,并有望获胜,他显然希望在此关键时刻不要出任何差错。
不过这种死亡震慑未必能吓倒早已被逼到死角的兄弟会。判决出台后,曾在穆尔西政府担任司法部长的穆罕默德.马赫苏布在FACEBOOK上呼吁“正义的裁决”,而兄弟会在英国的发言人阿卜杜拉赫.哈达德则直斥埃及“如今是独裁政权”,被告庭审律师不仅对第一批庭审过程、结果表示“不能接受”,更直接抵制了第二批庭审的出庭。国际社会对这种逆历史潮流的惊人判决,也纷纷表示震惊。
然而,经过漫长而反复的折腾,不论埃及国内或国际社会,对当前的混乱局势都已产生倦怠感,“赶紧选举,草草了局”,恐是冠冕堂皇措辞下,大多数国家、国际组织的真实念头,且他们对兄弟会的好感,也不见得多于对重新上台的军方的。
至于第二批庭审是否会再度“批发死亡”,目前尚难断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政治色彩浓厚、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庭审,结果远不如过程、或干脆说庭审本身重要——军方真正想杀死的,是未来埃及政治版图的悬念,是政治对手的政治生命,而不仅仅是(或主要不是)被告们的真实生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