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服貿 弊多於利

楊上翰

為了不讓別人誤認為小弟是為反而反
我就來特別說一下我自己眼中的服貿的利與弊
為何我認為弊大於利
以及為什麼我認為它是賣台的原因
(超過五千字,我一定是瘋了,大家慢慢看)

小弟不才剛退伍半年
當初考進去的專長與分發的單位恰好就是整天在研究中共
所以我不敢說我是李克強或習近平肚子裡的蛔蟲
但好歹一年下來比大部分的人接觸中共的第一手消息多很多
服貿協議恰巧就是在我手上研究的專題
中共那一年在國際間的所作所為也是在我眼底

1. 我認為的服貿的利:

現在網路上許多流傳的懶人包裡最大的謬誤就是”大陸勞工會大量來台”,在服貿協議的條文裡完全沒有開放大陸勞工來臺(造成大陸人來臺誤會的是另外一條,我晚點會講),所以有關任何”大陸勞工、醫師、美髮小妹會大量來臺造成臺灣人大量失業”的敘述都不是對的。

服貿開放的是大陸老闆來台灣投資開公司,但是由於能來臺的都只是管理階層,所以真正大量雇用的是台灣的員工。服貿通過之後台灣的理想景象應該會是:到處都是大陸老闆出資的公司,但裡面雇用的是台灣的員工,創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而由於大量大陸公司進入市場的競爭刺激,台灣的本土企業也被迫必須提昇自身提供的員工薪資水準與提供的服務品質才能夠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中存活,這也是對於現在台灣企業的老闆而言這確實是個衝擊的原因。整體來說,馬政府應該是把振興經濟的希望都押寶在這一塊上,而照理上這確實能夠活絡台灣的整體市場與經濟。

2. 我認為服貿的弊:

首先我先問一下,大家還記得國中(還國小阿?)公民(社會?)課本裡說中共的國體與政體是什麼嗎?是獨裁共和

在我當兵一年的觀察裡,我只想說,想要中共跟台灣只談經濟不談政治是不可能的啦(很多網路上流傳的純粹從經濟面角度支持服貿的文章大多也都是敗在這裡)

服貿協議是一份看似經濟,實質帶有強烈政治意義的協議,所以當這些文章在純經濟分析這份協議的時候會有些盲點。

a. 移民與國安問題

承我在第一段講的,會讓大家誤以為會有大量大陸勞工來臺的其實是這條:投資超過20萬美金者可在攜帶兩名”管理人”來臺,每多50萬美金可再多帶一名,來臺者只要有定期去申請延長滯台期限則可以無限期滯台,所以如果男主人指定管理人分別為自己的妻子與兒子,又可以無限期滯台,則看起來幾乎與移民無異。事實上這樣的移民門檻極低,因為大陸實行一胎化政策很久了(最近似乎有考慮解禁),一家三口的情況剛好是這條”投資者+管理者”的人數,所以有篇支持服貿的文章故意舉一家四口移民來臺的金額其實很容易故意去抬高那多出來的50萬美金門檻。再者,真正心裡想著要移民的移民者會在意或被吸引的是移民後的當地生活環境品質(工作、教育、醫療健保),故能夠來臺移民的都是具有高收入或原本在中國就很富有的家庭(或是具有政治目的性的計劃移民),所以有篇文章說中國平均GDP只有6000美元所以要靠舉債來移民來臺的門檻超高的論點並不成立,還有純粹就投資賺錢的成本角度來解釋用高於台灣主管級的水準請大陸人來臺當主管不符合成本所以不可能有技術性移民這個論點也並不成立,因為中國人要是真想移民來的話就不是想來做生意,有錢就能來台灣享受健保跟已開發國家的生活品質還跟你計較什麼成本 (難道今天能夠讓你只繳六百萬就有美國綠卡不會一堆有錢的台灣人爭著要去還嫌貴?) (有人說會要來臺的人士應該有審查制度吧,我只想回,那今天服貿要過關有誰審過了?想進來的偽造文件一下、套套關係、賄賂一下就進得來阿) (另外,大陸來臺留學生已經開放健保囉,所以將來為了刺激大陸人來臺”投資”意願,釋出有更多的福利與誘因完全不是不可能,不過目前確實沒有工作權就是了所以”暫時”沒有什麼大陸勞工大量來臺問題)。 
 
再者,這些來臺的人士們,如果只是來想移民來台灣,數量慢慢多起來,會對台灣原本的文化、社會素養、房價帶來什麼影響倒是其次(雖然我只跟朋友去上海看世博玩了一個禮拜回台後就不小心講了一個禮拜的捲舌北京話),其實很多國家有這樣的前車之鑑了我就不再贅述,但如果這些來臺的人士懷的不是好意,是類似間諜等滲透的共產黨刻意安排近來的人物,台灣已經沒有足夠的能力去監控這些人,前國安局的委員在一年前的報導中已經坦承以國安局的人力趕不上近年來開放大陸婚姻以及服貿開放之後的來臺人數的數量增長,「台灣現在到處充滿著不該來的大陸人」這位前委員這麼說。雖然現在在那邊喊”保密防諜之心人人不可無”好像有點八股,但事實是中共從來沒放棄過任何武力犯台的機會阿,一千多顆飛彈從來沒撤過,南京軍區、濟南軍區、廣州軍區有多少部隊是在做兩棲登島演練(要登哪個島阿? 對台灣跟菲律賓的問題都用得上,你覺得咧?)、陸航直升機與地面坦克的空地一體信息作戰演練、航母遼寧號的艦載機起降訓練(拜託自己去中共的中央電視台自己找,都有影片連結),這些演練是對拿哪國練的阿?兩年內還有台灣的大氣水文局的將領出賣台灣附近海域的水文圖給中共過(會造成台灣的潛水艇能躲藏的位置暴露),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華春瑩(至少我退伍時還是)整天都在對國際喊”中方堅決反對任何損害中國主權與分裂領土的行動與意圖”,這些來臺人士會對台灣造成的國安問題與配套措施從來沒人討論過,服貿就要這樣讓這條過了?(更別提我在中央電視台早上7:30的”海峽兩岸”節目看到邱毅頂著中華XX會主席等高級頭銜大言不慚的說「兩岸統一是現在台灣的主流民意,只有惡毒的民進黨在從中作梗」)

b. 國情差異對純經濟條約造成的影響

在服貿的條文中,台灣到中國的企業大部分必須要合資,而中國到台灣的大部分(強調!非全部)行業可以獨資,而兩邊的國情差異會在這項規定上造成什麼差異呢?首先,在中國境內其實非常排外,小弟本人的老爸目前就是台商(他被告到法院的次數已經讓他苦笑說中國法院根本他家廚房),中國自己內部相當團結地對付台資企業,台資企業的一舉一動都要看中共地方政府的臉色,因為中共的法院是站在中共那邊的(其實賄賂超多、很黑),所以今天如果服貿還規定服務業到中國必須要合資,那結果將會是只要有中資合資的台資企業快要做出可以威脅當地純中資企業的時候,中資隨時都可以抽走讓你做不下去,也求助無門(再次重申法院真的他們家開的= =),但在台灣就不一樣了,獨資的中資企業做出規模時,萬一真的太強了造成壟斷市場,它是獨資你也趕他不走,因為台灣表面上還是民主社會,到時候很有可能因為僱用的都是台灣員工,還一堆台灣立委想辦法在幫忙立法護航。另外有文章說中國人為什麼要來台灣做生意阿?其實就成本來說根本不划算阿,然後快速的分析說所有的原物料成本要從中國來臺加上運輸成本後只會更貴不會更便宜,所以真正的成本在人,然後轉而說從中國多找人來一個要多加50萬美金所以很不划算,試問:台灣現在有多少原物料原本就是要靠進口才有的?騙我不知道台灣現在多少的原物料本來就是仰賴進口啊?原本就是從中國進口的也不在少數阿,現在更可以中國人的原物料直接配給中國人開的公司,運輸成本一樣,自己人為什麼不算便宜一點阿?所以你說真的中資公司來臺後要惡意削價競爭是不可能的嗎,當然有可能,一來是這種原本原物料就從中國來的公司可以特地讓中資企業有較低成本,二來是如果中資企業背後有龐大的資金(或甚至是帶有惡意目的的,例:為了讓台灣市場更加依賴中國),則可以故意定得比市價超低破壞市場行情,但中國來的資金比台資企業的資金多的時候,兩者在台灣長期打同服務品質的虧本削價競爭,怎麼樣也一定是台資公司先餓死倒閉阿,等壟斷玩了再把價錢抬回來,能用低價競爭的新台資公司也不是說出來就出來(真以為創業就靠張嘴巴講講就創好啦?不用考慮物流通路等需要長期建立的信用關係?),到最後還是一樣回到台灣民眾最後要看中資企業的臉色的問題,要搞死中資企業卻不能像台資企業在中國被搞死一樣,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所以看似平等或有幫助的條文在一邊是獨裁+黨國一體的國情下不一定能享受到一般在民主開放社會中的自由貿易的好處,這樣表達不知道有沒有讓大家發現政府談得太天真了點?(所以如果今天是跟其他民主國家簽的話我就比較放心)

c. 不完善的退場機制

一般來說,兩個強弱差太多的國家如果簽貿易協議,為了在事後有爭議的時候保障較弱的那一國,通常都會再額外指定一個中立的第三國作為調解者或有其他的調解機制,這在國外的貿易協議已有先例,但在這次的服貿裡面寫的退場機制只有:「雙方得以就爭議進行協商調解」。WTF?不認識中共在國際上的強硬態度的人可能不知道,中共一貫態度就是:中方堅決反對blablabla、中方一貫強調blablabla的立場,所以blablabla,連強占了菲律賓的黃岩島都可以講得義正詞嚴,你真的相信中共會跟你「協商調解」的話你一定是白痴,所以到最後要是協議實行到一半發現對台灣有過度的不良影響,中方也只要一直堅持不退讓,或是要求台灣提出相對籌碼進行交換的話,我們根本拿中共沒輒,所以在這樣一個沒有第三方調解機制的協議裡面其實這條形同虛設。  

另外,假設真的上述的理想情況都發生了,中國企業來臺創造台灣的就業機會,穩定的成為台灣的經濟支柱之後,如果哪天台灣人忽然哪天又頭殼壞去選出了個排斥中國的在野黨總統,則這些在台的中資企業隨時可以成為中共對台的威脅籌碼,任何非國民黨的候選人選上了將不能做任何違背中國臉色的政策與決定,否則將會優先面對中資全數撤回(因為退場機制不全,雙方因為各自的強硬態度調解失敗)、民生經濟支柱崩毀、大量台灣人民失業的情況(別懷疑,中國人就是這麼忠貞地服從”黨的指揮”,只要是為了黨國意識,他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前一陣子安倍跟中共鬧得不愉快的時候,在中國的日本廠商全數遭殃,中央電視台還有播很多日本車行遭到砸毀破壞的報復新聞,官網上都查得到),所以現在我們要把所有的經濟希望都寄託在一個對我們政治敵對且黨國不分、政治影響經濟的國家,這樣的協議我們還簽得下去?

3. 結論:

結論就是今天我們要跟哪一國簽經濟貿易協議我都沒有意見,但是你跟一個政治、軍事上跟我國敵對、黨國一體、政治影響經濟的國家說只要簽一個”純經濟”的貿易協議,我不同意。

就理性的角度而言,一個協議必定是雙方各有所犧牲、有所獲得沒錯,請問服務業占中國的GDP超過幾%?抱歉,是個位數,那台灣咧?超過40%,如果這個協議過了,上述的條文細節與國安等問題不好好把關,中共獲得的將是對台灣的經濟支柱掌控權、軍事情報、社會與文化的同化影響,順帶附加可能統一的政治影響力,對中共來說,能不費一槍一彈(最多耗損一點服務業的個位數GDP)就可以統一台灣,利益遠大於弊,中共當然積極推動,因為他們最會的就是兩面手法阿,表面上跟你說好,但隨時準備統你一刀 (歐巴馬跟習近平見面的時候談的多開心,說要共同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結果兩國在南海地區輪流軍演示威拉攏東南亞各國;李克強會見印度總理的時候也說得多友好,結果中印邊境情勢緊張)。台灣咧?服貿過了之後有可能讓經濟好轉,就業率大增,但同時也讓超過40%的GDP掌握在一個政治軍事敵對的國家手上,一旦兩國交惡的時候第一個垮台的就是經濟,讓國家的民主不再自由(因為選上的人為了民生要看大陸臉色),國安也隨時受到威脅,基於以上理由我覺得弊大於利(也是我認為賣台的理由),除非你覺得台灣有沒有民主自由與主權比不上你口袋裡有沒有錢來得重要(事實上台灣跟國際上更多國家比起來根本沒有貧窮到要出賣主權的地步阿),那麼這份協議對你來說當然只有利沒有弊。(還有人整天只會說不簽就是鎖國跟不上國際,怪了,我怎麼不知道全世界只剩下中國一個國家?美國主導的TPP是為了防堵中國,台灣有去簽?馬政府有試著找日本、韓國、新加坡、澳洲簽?那麼多國家可以去談,你偏要挑一個有超過一千枚飛彈對準我國的,然後不過了在來怪我們鎖國,這到底是誰眼界狹隘?)

阿對了,這以上都還不包括已經被講到爛的未照程序逐條審的問題喔,所謂的黑箱不是說服貿條文不公開(後來有放在網路上我們都有念),是談判期間跟國內說不能洩露商業的籌碼所以我們不能公佈,一公佈的時候就說已經跟中國談好了,然後立法院只能選擇全部通過或全部不通過,不准逐條審(為了讓在野黨如果真要擋下來就必須要背負”檔下服貿協議”的罪名),最後被卡關三個月以後直接整份宣佈過關,從頭到尾立法院都沒審到的過程,這才叫黑箱,拜託服貿的支持者搞清楚狀況一下。(還有更好笑的是大力推動服貿的陸委會王郁琦在立院忘記關麥克風脫口說出的,公聽會都是他們找來的學者與媒體,希望能營造出一個有利於服貿通過的社會氛圍。這樣你還覺得這些學者真的有在照專業講喔?)

附錄(其他額外的個人理念)

我覺得近年來的台灣人很奇怪,為了錢什麼都可以不要,為了要賺錢,所以餐廳跟原物料都用假的、黑心的也沒關係,只要自己荷包賺飽就好;新聞記者亂報也沒關係,只要說:我也要養家餬口阿,為了生存只好照上頭的意思報,狗仔不顧一切道德地挖別人隱私也都只會萬年一句:我要餬口阿。最好笑的是總會有一推理由可以來包裝,連妓女出賣自己的肉體來糊口都比這些人坦蕩蕩。所以我們真的要為錢把國家亂搞一通?至少我不想。
還有阿,關於每次只要有這種抗議活動就只會說抗議的都是暴民的請看這篇,這篇已經把我想講的話都講完了。還有些人整天在怪資訊不對等,以為大家都是盲從、被綠營煽動,然後自己也不去做功課。至少我是照我自己有做過的功課作發表啦,也許有錯,歡迎指教也歡迎轉錄。  

最後呼籲有去現場的朋友們注意自身安全,同時注意自身紀律,以免落人話柄。

※ 引述《grace0928 (靜香)》之銘言:
: 我想到比攻佔立法院更民法的作法了。
: 說真的,一堆弱智的學生攻佔立法院,然後不斷的自己說自己是「民主的鬥士」「捍衛國家」「捍衛人民」
: 說真的,我真的覺得這不夠民主,按照他們的說法,國民黨遲早會出賣臺灣,因此我建議他們衝進立法院還不夠,應該要把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全都殺死才能以絕後患,這才是真正的民主不是嗎??????

看到你這短短幾行文字,就知道你根本連什麼是民主都搞不懂。

事實上也不是你,今天我看了很多689的文章,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有這麼多人連什麼是民主都搞不懂。

難怪會選出馬英九這種天才來當總統。

你們的論點就是這群佔領立法院的學生讓台灣的民主倒退嚕,沒有民主素養,太過自由過太爽,沒禮貌

是暴民,是米蟲,等等等等中國時報跟聯合報餵你吃的觀點,都用得很順口沒錯。

大錯特錯了,因為你們根本不知道學運是什麼一回事。

民國八年,北京市爆發了民國建國以來的第一次大規模學生運動,目的是抗議袁世凱跟日本簽訂二十一條條約,

把一戰之後造成權力真空的山東德國權益讓給日本,當時的學生暴亂毆打了在曹汝霖家作客的章宗祥,還把曹汝霖家給燒了,連帶也燒了附近其他住宅,這個有一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叫做火燒趙家樓事件。

這才叫做學運,你們689懂不懂??

五四運動的各個學生領袖,後來成為民國最中堅的菁英知識分子,當初還被國民黨當成是抗日英雄跟抗袁英雄,當神一樣拜。

當時最激進的學生領袖,叫做傅斯年,沒錯,就是台大的傅斯年校長。

如果照你們689的標準,這麼激進的學運,這麼不禮貌的暴民,這麼王八蛋的,這麼無恥的國民黨政治鬥爭袁世凱北洋政府的打手,理應被你們唾棄到死,結果事實上他們成了英雄,

他們也真的都是英雄。

所以689你們承認自己雙重標準了嗎??

德國,這個國家有多民主不用我說了,德國法跟德國的雙首長制度是現今歐美民主跟法治的典範。

你知道德國在1968年曾經爆發大規模學運嗎??

當時的媒體壟斷者在搞現在蔡衍明在搞得同樣的事情,這個人渣叫做Axel Springer,他所主導的柏林媒體,對於學生熱中政治跟批判時事政府很不爽,而學運派領袖,和平主義者杜契克(Rudi Dutschke),公然反對他把髒手伸進媒體,上下其手,結果Springer就派了殺手拿了把手槍把杜契克給暗殺了。

問題是杜契克竟然沒死成,重傷而已,還沒復原完,就召集學生發起反柏林媒體大亨壟斷的大規模學運,隔天,全柏林的柏林媒體的新聞車都被翻過來了,換作今天,就是中天的SNG車全數陣亡。

不只如此,示威者跟學生還跟警察對著幹,汽油彈,棒球棒,鐵條,甚至連鋸子都搬出來了。

Thorsten Lin在兩年前的文章說寫過以下的故事:

我進德國大學的時候,學長帶我們參觀校園。

「這個黑板下的銅牌表示,XX老師在這個教室上課上到一半被納粹抓走」。
「89年的時候一個學姐在這裡和警察對幹,被車子撞死了,這個銅像就是紀念她」。
「68學運的時候,就是這個地方,你們學長用汽油彈打下一架警用直昇機」。

這些都是真實的故事。

看到沒有,人家是這樣在搞學運的,比起68學運的學生,現在佔領立法院的這些學生,雖然有著同樣崇高的理想跟訴求,卻根本就是最最最溫和最溫良恭儉讓的學運者了。

所以689你們還有什麼不滿的???

你們不能理解也永遠不會懂的事,就是為什麼一個民主最典範的國家,他們的學運成為了典範,卻是這麼的激烈,遠比台灣不客氣跟暴力多了。

你們不能理解,為什麼當年國民黨說這群五四運動的學生是英雄,今天面對這些有著同樣訴求的反服貿黑箱的台灣學生,卻視他們為暴民,是不禮貌,是小屁孩,是王八蛋。

你們不能理解,所有的學運,之所以會產生暴力,產生違法,產生混亂,就是因為已經被逼到了極點,體制內已經完全無效了。

體制都被你們最愛的馬政府給玩完了,司法皇后的嘴巴陰道屁眼所有洞都被馬政府插過一輪了,現在他們才必須要尋求體制外,以人權最基本的價值來抗爭,迴護自己跟自己的國家。

你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以為秩序就是民主,以為安全就是自由,就跟一堆無知的人以為乾淨就是環保一樣,白色無垢等於綠色生態一樣,套個刺客教條的世界觀,你們就是被聖殿騎士團豢養的可悲羊群跟嗤笑的豬玀罷了。

你們以為這樣的學運是民主倒退嚕,卻完全倒果為因,要知道就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夠進步,才會發生這樣的運動,就是因為台灣的民主還存在著希望,人民才會有勇氣跟動力站出來捍衛自己愛的人。

你覺得回到警總時代,大家都守秩序像小綿羊一樣,每個都乖得像小白兔,每天晚上都把屁眼掀出來給政府幹,給蔣介石幹,沒有人敢搞學運,沒有人敢大聲說出自己的主張,每個人都超乖超有禮貌都不逾矩,就是你所謂的”民主不到退嚕”,”民主很進步”嗎??

最後我以楊威利的名言作結:「所謂的政治腐敗,並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賄賂之事,那是個人腐敗而已。政治家收取賄賂,卻沒有人能加以批判,這就是政治腐敗。」

今天所謂的民主倒退,不是身為執政黨的國民黨的馬政府,黑箱簽署服貿,不是身為國會最大黨的國民黨立院黨團,草草30秒通過一個完全不審的案子。

今天所謂的民主倒退,是人民看著他們當著人民的面前在強姦台灣這個島,人民看著他們當著人民的面把人民當白癡一樣在耍,卻毫無感覺,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批判,值得站出來捍衛尊嚴跟自由的必要性。

所以這些學生,學者,民眾,所有佔領立法院的朋友們,你們才是民主在台灣能夠繼續發展的維護者,至於那些以民主倒退嚕在嗤笑的,躲在安全的地方麻木地享受著他們正在爭取的利益的寄生蟲

我會祝你們活得很長很長,很久很久的。

註:有網友來信要求,說我把傅斯年激進派學生領袖的身分,放在火燒趙家樓事件的下方,可能會對若干讀者造成誤會,在此我給予澄清:火燒趙家樓事件跟傅斯年沒有關係,他是激進派領袖,是指他的主張跟訴求。傅老熱血歸熱血,還是很有理性的,就跟這次反服貿的所有學生一樣。加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29日03:55 | #1

    商榷楊上翰:
    服贸对台湾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确实需要理性分析。如弊大于利,台湾当然不签,就算利大于弊,台湾也有不签的权利。楊上翰先生对利弊作了个理性分析,值得一读,但其中一些观点,我觉得有必要商榷。首先,台湾國中課本裡說中共是獨裁共和,这个说法已经进步,再早一点,说的是“青面獠牙”,那大陆到底是什么政体,按大陆的说法是“多党协商,一党执政”,这种政体的利弊,现在西方学者有很多研究,已改变过去一概否定的看法,这里不多详述,请大家多看看;其次,服貿協議是否帶有強烈政治意義,我认为是大陆想借此拉近关系也只能算有点政治意义,但这肯定是大陆单方面的想法,台湾方面可以接受可以不接受也可以假装接受实为利用,如果自信就不必担忧,如果不自信或者不愿看见台湾执政者发展台湾经济,就可把协议说成帶有強烈政治意義的猛兽;三是陆资与移民会否蜂拥赴台。先说陆资,大陆改革开放已超30年,现在陆资要分为两类即国资和民资,国资出境投资受到国家严格管制,而且绝不会去投资民众人人都能投资的领域,民资出境投资就自由得多,但其肯定是为赚钱而投。不管国资民资,是否会到台湾大量收购台企,我同意杨先生的观点,就是除非有政治目的,否则傻瓜才会到台湾这个仅比海南岛大一点的地方来遍地砸钱,如果有政治目的,那就是“统”,但是,有人想买那也得有人愿卖啊,可有人说马英九政府就是卖台政府肯定会卖,这完全是政客语言,这绝不是为谁辩护,中国有句话说“宁为鸡头不作凤尾”,只要有点权欲的人百分百如此,马英九想要的是国民党下次大选获胜,绝不是想找一个婆婆来管住自己。至于移民,我部分同意杨先生关于有钱的和有政治目的的想移民台湾的观点,但我对有钱人大量移民台湾要打上大大的问号,世界这么大,有钱人为啥要选择一个小岛且还是与大陆没有签订停战协议的危险地区,如果有政治目的,无非是“统战”或“间谍”,可能会有这样的人混进台湾,可是难道没有服贸协议他们就混不进台湾吗?基于上面所说同样的理由,执政者为了自己政权稳定,肯定会竭力阻止;四是大陆能不能利用经济挟持台湾,我觉得有点危言耸听,原文举例中日关系来比较,本就很不贴切,就算可类比,大陆人也只能砸在大陆的台企(请注意那是合资的,其中包含陆资资产),就是砸了也肯定要受大陆法律制裁(之前砸日本车行、商业的不就被制裁了嘛),在台湾的陆资企业,要砸也只能由台湾人民来砸,当然台湾人民是不干这种事的,那么撤资如何?要撤也只能撤资金啊,固定资产怎么办?不管是白送还是贱卖,那不都是台湾检便宜啊,大陆为啥要干这种蠢事;五是关于服務業的问题,没错,的确大陆的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很低,这正是大陆政府忧心的问题,本意是想通过开放服務業,让台湾服務業把管理经验带到大陆,提升大陆服務产業,可杨先生硬要解读为大陆想掌控台湾40%的GDP好挟持台湾,前面已经分析了,陆资很难大举进入台湾控制大量台企;六是为什么台湾不去找日韓新澳(别忘了还有美、欧等更大的经济体)簽,却偏偏要先与大陆签。这是因为国际主流社会承认只有“一个中国”,大陆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上述各国要与台湾签经贸协议,道义上必须要合法政府不反对才行,很难想象这些国家会冒着与大陆破脸的风险来与台湾签有关协议,就算签了也要看大陆的脸色来决定是否生效(例如新加坡);七是关于台湾“国安”问题,这个问题与“独”、“统”密切相关,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有些台湾人总想“独”,陈水扁执政时已经抬起了一只脚,但最终没敢跨出去,为什么?“台独”若付诸实践,其结果必定是抛民众头颅、撒民众热血,将美丽宝岛付之一炬,所以“台独”是肯定走不通的,近来连民进党都在思考如何修正“台独”思维。“统”,台湾人应该是反对者众。马英九聪明些,弄了个“不独、不统”,赢得了两次大选。但执政党必须为台湾人民带来福祉,否则就难以一再胜选,所以又必须发展经济,又必须保证“国安”不受威胁,这是台湾执政党及台湾人民面临的最大问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