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制俄罗斯,美国心有余而力不足

美国又一次给自己挖了一个“言大于行”的坑。就像之前它威胁说如果叙利亚越过了一条“红线”就会对它采取军事行动一样,在俄罗斯和乌克兰问题上,奥巴马政府的说辞也远远超出了它愿意并能够践行的程度。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奥巴马警告说,如果俄罗斯占领乌克兰更多的领土,美国就会“孤立俄罗斯”,而昨天,他表示可能会对俄罗斯进一步施加制裁。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同样也说,七国集团“准备全力以赴地”孤立俄罗斯。
但是华盛顿的说辞过头到了危险的程度,主要原因有三个:首先,乌克兰对普京的重要程度远甚于对美国;其次,美国和欧洲要兑现他们严厉制裁的威胁会很困难;第三,其他国家可能会让这些制裁失效。
首 先,美国需要从俄罗斯的视角来看待乌克兰危机。美国和欧洲的威胁绝不会对普京的决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是其境外最大的一个影响俄罗 斯安全的因素,而普京的政策,包括是否占据乌克兰更多领土的决策,基本上完全是由国家安全利益来决定的,跟短期经济利益关系不大。
此外,自1991年以来,俄罗斯为乌克兰提供了2000到3000亿美元的天然气补贴。随着反俄的乌克兰政府上台,莫斯科很可能不会再提供这样的补贴,就在西方试图给俄罗斯施加经济压力的时候,甩掉这个巨大的财政负担。
其次,如果俄罗斯进一步入侵乌克兰,那么美国跟盟国合作,把对付伊朗的那套强硬制裁措施用在俄罗斯身上的做法最终将会失败。事实上,如果普京想要采取更广泛的军事行动,美国和欧洲做出同样强有力的回应是不太可能的。
鉴 于俄罗斯的能源出口、商业实力和庞大规模,跟它切断关系对于欧洲来说成本太高。尽管七国集团最近在排挤俄罗斯,但欧洲人可不想走极端。乌克兰驻欧盟称的大 使称目前的制裁是“蚊叮虫咬”,但就连这样温和的制裁都让很多欧洲国家感到忧心忡忡。英国和法国表现得很谨慎,奥地利人和塞浦路斯人更是如此。(奥地利超 过一半的天然气购自俄罗斯;塞浦路斯接受了大量俄罗斯银行投资。)
最后,即使美国打算对俄罗斯进行严厉制裁,其他一些国家不仅不会参与,而且还会抵消这些制裁造成的任何危害。印度完全拒绝把俄罗斯当成一个流氓国家来对待。更重要的是,中国不会参与这些制裁。
最根本的问题是,奥巴马政府不会愿意承担一个积极外交政策的成本。这是可以理解的。去年12月,皮尤研究中心(Pew)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积极美国外交政策的支持率下降到了196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来自国内的这种压力体现在了叙利亚问题上。奥巴马的错误不是他放弃了军事行动,接受了俄罗斯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建议,而是他划了一条“红线”,捍卫这条红线的代价比美国愿意承担的成本更加昂贵。由于没有兑现威胁,美国丧失了国际信誉。
不幸的是,奥巴马政府正在乌克兰问题上重复这个错误。
当俄罗斯继续完成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时,美国和欧洲采用了一些存在经济影响的惩罚性措施作为回应。但他们绝对没有“全力以赴”。相反,美国人和欧洲人在沙子上画了一条甚至更深的线,发出空洞的威胁:如果俄罗斯试图占据乌克兰更多的领土,他们就要对俄罗斯进行全面制裁。
西方的这种尖锐的说辞可能会导致普京变得更加咄咄逼人。因为他认为西方绝不会像对待伊朗那样对待俄罗斯,向俄罗斯施加强有力的制裁,切断俄罗斯广袤领土跟西方之间的经济联系。正如普京最近所说,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彼此伤害是可能的——但这是一种双输的伤害。”
像 孤立伊朗或朝鲜那样“孤立俄罗斯”,这样的威胁美国实际上是兑现不了的。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普京像一个流氓国家的领导人那样行事,就把俄罗斯视为一个流氓国 家。俄罗斯是全球第八大经济体。鉴于制裁俄罗斯可能会对美国公司造成的影响,如果奥巴马试图把俄罗斯贬低到流氓国家的地位,这一定会遭到私营部门的强烈反 对。奥巴马政府需要讲清楚它最终会采取哪些行动。否则,当华盛顿食言而肥的时候,它的信誉就会进一步降低。
采取更强硬的回应并不能解决问题。奥巴马把军事选项排除在外是对的;外交途径是美国唯一的可行之道。
不过,华盛顿需从俄方的视角预测俄罗斯人的反应。在本周三的一次重要的演讲中,奥巴马暗示,如果俄罗斯一意孤行,美国会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这是个错误。俄罗斯不会服软,这类言辞只会激化紧张的态势。
奥巴马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支持乌克兰,而不是惩罚俄罗斯上。那意味着利用美国对欧洲的影响力来确保各方对乌克兰的支持能够持之以恒,以及确保乌克兰新政府不会做出引发极端反应的举动。为此,美国必须承认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和自己的局限性,同时停止空洞的威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