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府为何无法给出空难真相

叶鹏飞

在马航MH370客机失踪17天后,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3月24日晚紧急召开记者会宣布,这架波音777-200ER型飞机在距离澳大利亚城市珀斯西部约2500公里远的南印度洋坠毁,全机239人相信无一生还。

对于客机乘客家属而言,这个晴天霹雳无疑难以接受,特别是因为纳吉的宣布是根据英国航空失事调查局(AAIB)和英国卫星公司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的最新卫星分析结果,所做出来的判断;实际的客机碎片证物都还没有找到。为数众多的中国籍客机乘客家属尤其拒绝接受这个宣布,在还没有物证之前,他们不愿放弃哪怕是最后一丝的希望;家属抗拒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因为马国政府自MH370在3月8日于越南南部的泰国湾失联后,种种表现一直为各界诟病,不但政府公信力严重受损,马来西亚的国家形象恐怕也一并赔上。

客机乘客家属对马国当局的愤怒,并非毫无道理,连采访事件的国际媒体最后都忍不住不满,对马国政府的应对无方提出批评。《纽约时报》在3月11日的一篇报道就指出,马国政府和马航负责人所公布的信息非但不准确、不完整,有时还出现自相矛盾的错误,民航官员和国防官员前言不对后语。马国当局失当的表现,一方面让外界陷入信息错乱,助长了各类谣言与阴谋论四起,也可能不利多国相继加入的搜救工作,更对客机乘客家属造成巨大的心理伤害。

例如,马航首席执行员阿末佐哈里最初说,MH370在起飞后两小时失联,事后证明飞机在起飞后不到一小时就失去了踪迹。马国官员开始说有四名乘客使用假护照登上MH370,后来又改口说是两人。3月11日,媒体引述马国军方消息,说MH370失联后继续飞行且偏离原定航线,往西飞向马六甲海峡。空军司令罗扎里同日还对外否认,空军雷达侦查到飞机转向,后来也被事实否定他原先的否认——纳吉在15日宣布终止在南中国海的搜救行动,就是根据了马国空军雷达的信号。一连串的荒腔走板,损害了各方对马国政府的信心。

事件最经典的一幕,莫过于3月12日的那场闹剧。当多国军方都动用最新的高科技搜寻MH370行踪之际,马国土著巫师伊布拉欣却带着徒弟,径自跑到吉隆坡国际机场大厅,当着众目睽睽的国际媒体作法找飞机下落。那高举两只椰子起坛的荒谬画面,迅速在互联网走红。中港台媒体更报道他是“受马来西亚高官邀请”去作法,让马国举国上下颜面尽失。巫师事后还同负责协调搜救行动的代交通部长兼国防部长希山慕丁通过媒体对骂,希山慕丁气得表示,全体马国人都想扇巫师耳光。

持平而论,马国政府的表现失常,部分原因是“非战之罪”。首先,马国缺乏先进的科学技术实力追踪MH370,至今建功的卫星,不是中国的就是美国、英国或法国等西方先进国家所有。马航MH370是波音公司生产的先进飞机,采用的又是英国公司劳斯莱斯生产的发动机。飞机失踪后,这两家公司都对搜救工作提供了重要的资料和信息。此外,马国也似乎缺乏分析解读所收集到信息的能力,必须仰赖欧美的专家和机构帮忙。外界甚至有理由怀疑,拥有全球监控能力的美国,对于MH370行踪的掌握程度,恐怕比吉隆坡更高。

其次,马国依赖各国的军事资源协助搜救行动,也存在相当程度的局限。由于MH370有三分之二的乘客是中国人,中国在搜救行动中的强势参与,让各方基于国家安全上的顾虑,可能无法完全共享会透露自身军事实力的情报,这无形中增加了马国协调和收集信息上的困难。有评论就形容,所谓的多国联合搜救,实际上近乎各自为政,削弱了行动的整体效果。

比如,泰国空军迟至3月17日才表示,其雷达在MH370失联后的数分钟,就侦测到可能是该飞机的信号,当时的航向正好是后来被证实的西行。至于没有及时公布的原因,泰国空军竟表示是因为没有被问及。MH370改道后飞往南印度洋,可能途经印度尼西亚的雷达侦察区,可是雅加达至今仍对此不发一语。

马国本身也不乏类似的考虑,在国家安全和人道救援之间,维持艰难的平衡。纳吉在事发一周后的首场记者会上,在强调其政府全力配合搜寻MH370时,于表明政府决心时就意有所指地表示:“我们已经把国家安全置于寻找失联飞机之下。”当时,搜寻MH370的行动已经在马方公布雷达资料后,扩展到安达曼海和印度洋。

当然,于“操之在我”的部分,马国政府备受指责的表现,本身也有其无法推卸的责任。让世人有最强烈直观印象的失误,无疑是信息发布上的混乱。这不但引起媒体的不满,为谣言与阴谋论制造空间,也加重了客机乘客家属的悲愤情绪,尤其是聚集在北京的中国乘客家属,在马航零碎的信息发布过程中数次出现火爆场面,导致同样面对压力的中国政府,不得不一再对马国表态施压。在纳吉宣布飞机坠毁后,按耐不住的北京于3月26日派遣副外交部长张业遂为特使,亲自向纳吉和希山慕丁了解进展。在荷兰海牙出席核安全峰会的马国副首相慕尤丁同一天还特别强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他保证,马航客机事件不会影响中马的密切关系。一场本来无关政治的空难,不无可能演变成外交事件,甚而是关于中国“大国崛起”的不利联想。

MH370从失联到最后可能在偏离原本航向十万八千里的南印度洋坠毁,堪称是民航史上罕见的案例,真相到底为何,短期内相信也难有确切的答案。任何当事国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特殊事件,恐怕都难以处理得十全十美。但是,扣除了这个挑战因素,马国政府至今的表现,却反映了其效能上的诸多缺陷,包括政府整体协调上的漏洞百出,面对如此重大危机,纳吉在7天后才出面说明,显得不够重视;机场安检上的疏失(让两名持假护照的乘客登机,固然事后已经排除他们恐怖分子的身份);反应上的迟缓(有报道说Inmarsat公司早在3月11日就通知马国政府,根据卫星资料,客机不可能在泰国湾或南中国海一带,但是这个信息迟至15日才被纳吉公布,并据此停止各国在东边的搜寻行动,错失先机。纳吉的解释是,当局必须核查信息无误才能发布。)

这种效能不足的背后,凸显的则是国家所面对的更深层问题,远因是体制的不公平导致人才大量流失,近因则是统治精英的分裂,进一步削弱了国家治理能力。

马国基于种族分化的政治制度安排,使得国家无法人尽其才,资源分配主要依据种族血统而不是个人的能力与努力。世界银行2011年的一份报告就揭露,拥有大专教育程度的马国人,在过去20年流失的人数激增了三倍,20%的马国公民选择到OECD国家或新加坡工作定居。这或许还是保守的估计,因为还有更多的马国人每日往返,在新加坡工作。机会的不均等也影响了人才的输入,从2004年到2010年,前往马来半岛的外国专才减少了25%。

被问及他们最想看到的改变,这些在海外发展的马国人才,有87%表示希望看到种族政策改变,82%希望看到公共机关改革。至今,无论是大学名额或公务员录取,马来人都比华裔和印度裔有优先权。这还不包括马来人在其他经济领域所享有的各类特权。这些以“保护马来人权益”“制造公平起跑点”为由的保护政策,结果不但导致人才因为社会不公大量出走,更让马来人因长期处于温室的安逸而丧失了竞争力。美国《华盛顿邮报》3月20日的一篇报道,就直指这种歧视人才的种族政策,影响了政府的处理应变能力。

围绕着MH370在失联后改道的争议,最新一个细节更透露了马国官方机制的严重失能。马国副国防部长阿都拉欣在3月26日告诉国会,军方雷达在侦查到MH370改道飞向马六甲海峡时,“假设”飞机是按照航管局的指示,加上军方不认为飞机有“恶意”,所以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经历了“九一一”恐怖分子利用民航机为自杀武器的惨痛教训,马国军方所表现出来的疏忽大意——连向航管局查证是否指示飞机改变航道的基本动作都不为——无疑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近期的政治恶斗,更进一步削弱了国家治理能力,同时让围绕着MH370的政治阴谋论增添谈资。2013年马来西亚联邦选举,由巫统领导的执政国民阵线在反对派激烈的抗议中以微差险胜,勉强保住了政权,但也进一步撕裂了马来西亚社会的政治共识,让党争愈发暗潮汹涌。代表马来人新兴城市中产阶级利益的公正党,抨击执政党巫统最严厉的部分,正是其数十年来形成的朋党政治、官商勾结所造成的机会不均等。公正党领袖,前副首相安华在MH370出事前一天的3月7日,刚被法庭翻案,判处他原先获判无罪的鸡奸旧案罪成,入狱5年而丧失角逐胜券在握的雪兰莪州加影补选资格。

加影补选的胜利,能让安华获得当上马国最富裕的雪州州务大臣资格,为下一步挑战中央政权铺路。马国警方透露,MH370机长查哈里是安华姻亲,也是安华的政治支持者。他在飞行任务的前一天,出庭旁听安华鸡奸案的审判。这个信息,一度让各类政治联想充斥舆论界。警方从53岁的查哈里家中,搜出电脑模拟飞行器,也让外界对于这个拥有超过1万8000小时飞行经验的机师,更加充满好奇。查哈里的妻儿在班机失联前一天搬出其公寓,同样引发了关于其婚姻亮红灯,会否影响其心理状态的猜测。

国内的政治对峙,在纳吉宣布MH370坠毁后可能让事件政治化。马国另一资深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在3月25日,公开质疑政府在毫无明确物证的情况下宣布客机坠毁的做法,并要求国会成立小组调查真相。安华也批评政府至今的表现缺乏透明度。政治人物的介入,恐怕加剧了让MH370悲剧沦为政治斗争工具的危险。

MH370空难不仅是一起让人不忍且不解的人道灾难,事件发展过程中所暴露的一系列问题,也让马国内部的各种体制缺陷,一夜间成为国际焦点。马国国内媒体在纳吉宣布客机坠毁后,开始检讨政府在事件中处理不力和应对不当等问题。除了国际形象,马国也面对实际利益的损失。出于担忧或抵制的原因,预订赴马来西亚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数大幅下滑超过50%,很多人取消了行程。中国旅游业者估计,马国旅游业或许将损失40亿到80亿人民币(约8亿至16亿新元)的收入。澳洲也出现了同样情形。新加坡的旅行社则透露,许多出国旅行的新加坡游客要求更换航班,不愿乘搭马航飞机。

叫人更难过的是,空难的真相或许需要很长的时间挖掘,事件所反射出来的马国政治弊端,却可能还是无解的,毕竟长期累积的问题,不可能会因为一次危机而发生本质上的转变,况且这个危机对国家的伤害虽然很大,却并不直接冲击既有权力结构的利益。期待马国政府会从事件中汲取教训,深刻反省并做出改变,无疑会显得过于乐观。代表政府协调MH370空难事务、成为象征马国焦点人物的希山慕丁,在3月26日回应国际媒体对马国政府的激烈批评的发言,很能说明马国执政精英阶层的态度。这位首相纳吉的表弟说:“历史将给我们好评。”(history will judge us well)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