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電機研究生對服貿談判開放項目的看法

我自己是電機所計算機組,做有關網路通信的研究,我有在實驗室擔任機房管理的工作。
有關這次爭議我已經詳閱過服貿本文及附件、公聽會紀錄、NCC資料等等文件。
以下重新整理我對現行服貿版本開放電機電信產業的疑慮。

————-
一、電信專業領域教授們的擔憂

首先這是成大教授李忠憲的顧慮: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中,開放電腦及相關服務業和第二類電信開放三項特殊業務, 跟我的學術專業有關, 除了做網路安全的學術研究外, 我曾經當過成大電算中心副主任和網路組組長, 管過電腦機房, 也是NCC的技術單位,電信技術中心的資安顧問, 我還執行過國家的資通安全產品檢測計畫, 負責帶一個八人的團隊包含NCC官員, TTC技術人員, 及國安局資安軍官, 到德國兩個月技轉技術, 希望能防止大陸監聽我方的國安威脅, 在重要政府機關所使用的通訊和資訊設備, 在使用前都可以經過資安產品檢驗之後, 才可以使用, 以前電話傳真機的時代, 如果國防部長的機要秘書, 傳真一個文件給總統, 使用有問題的電話傳真機, 可能另外偷偷的傳一份給我們的敵人, 現在電腦手機已經都是大陸做的, 沒有經過資安檢測的電腦或手機, 可能偷偷藏有後門, 把傳送的資料和語音偷偷的送一份給敵人, 這是現在可能的情形!
如果開放這個業務, 影響就不只是少數人, 而且在巨量資料技術的使用之下,也很簡單的控制了整個台灣社會了!
1. 開放電腦與相關服務業, 例如高鐵訂票系統服務, 任何人的高鐵行蹤就被掌握了, 公文系統外包, 所有公文資料也就掌握了, 人事系統外包資訊服務, 所有人事資料也就掌握了, 戶役政系統呢? 其實大部分的政府機構的系統都是包給現在的台灣資訊服務業, 已經不太安全了, 如果是陸資呢?
2. 開放存轉網路服務, 存取網路服務, 數據交換通訊服務, 那就更可怕了, 任何人在網路上存取的行為, 位置在哪裡, 都可以攔截, 做甚麼, 偷看甚麼, 完全被人掌握!
我管機房的時候, 要求同仁不可以偷看, 所有成大教職員工的電子郵件紀錄, 不可以監視任何 IP 的上網紀錄, 機房不能讓外人進入, 維修廠商要同仁陪同監督, 想想看, 如果這個”我”是敵人, 國家會有多慘!

這個如果過關了, 台灣真的會完蛋, 其他都還勉強可以說是經濟議題, 這個是政治國安議題, 記得馬王政爭的通訊監聽嗎? ptt, FB, twitter, youtube, google 全面被監聽的時候, 你想還有甚麼人出來講話? 你們知道即將失去什麼嗎? 現在不站出來, 以後站不出來!

成功大學電機系教授李忠憲

此外,這是去年公聽會學者就提出的警告:

點選資料查詢
左邊搜尋打「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可以找到
電機相關在第四場與第十場

建議觀看
第四場
附錄一、專家學者書面意見
(一)林盈達教授(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
附錄二、各機關書面意見
(四)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第十場 紀錄複雜,建議先點過去看目錄決定您關心的部分

————-

以下以我的理解試圖做一些補充:

根據服貿協議的附件一「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
一、商業服務業 B.電腦與相關服務業
其中開放獨資的資料庫服務就包含到敏感的個資問題,由於電子資料存放需要龐大的維護費用,一般公司或政府機關會把這個工作委託給民間公司存放,開放陸資獨資的話,如果那間委託公司把資料轉出,對於這種可能的洩密風險要如何處理?
雖然在公聽會紀錄NCC官員有表示有明令禁止資料庫資料轉出到大陸伺服器,但是這種事就是在被轉出後就已經無法挽回的事了。
(對比:大陸有「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但是只僅限於保護個人電子信息)

二、通訊服務業 C.電信服務業
其中開放投資的有第二類特殊業務
「(1)存轉網路服務 (2)存取網路服務 (3)數據交換通信服務 」

這三項的解釋如下,引述李忠憲教授臉書留言:

(1)存轉網路服務:電信業者租用專線或電路到用戶(企業或個人)處,讓用戶可將資料或資訊送至電信業者之(伺服)系統,電信業者再將資料或資訊轉換並送至目的地。
(2)存取網路服務:電信業者租用專線或電路到用戶(企業或個人)處,讓用戶可將資料或資訊送至電信業者之(伺服)系統,電信業者再將資料或資訊轉換後,供用戶取用。
(3)數據交換通信服務:電信業者設置網路設備(如X.25、Frame Relay 或ATM),提供用戶(企業或個人)數據資料之通訊服務。

其中第(3)項,在公聽會紀錄上有說明是指業者向固網業者租用線路,那些租用業者,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第四台寬頻(台灣大寬頻、凱擘、sonet、seednet等等),首先寬頻業者會先向固網業者租網路線路,接下來業者機房的設備會把原本傳第四台影音和傳網路訊號的線路經過設備整合成一條線路,然後牽到用戶家中。
用戶家中的數據機接上業者提供的這個線路,可以各自分出出原來兩線路的訊號,這樣就可以同時看第四台和上網。

這次服貿在電信開放的特殊業務部份”就我理解”的確就是這樣的業務,只是有規定大陸投資這些比較小的寬頻業者時不能和有固網的業者(中華電信、台灣固網等等)合資,防止線路被壟斷;機房設備要合乎各種ISO國際標準防止裡面有被動手腳;此外也有禁止大陸的機房人員進入機房,還有機房管理不能是大陸的公司,但是可以投資我們的管理公司。
而機房人員犯法除了依個資法每罪罰鍰5~50萬,以及移送法辦。
看似似乎沒問題,所以你也可以看到政府早在之前(民98年)就同意外資(非大陸)進駐,現在的第四台業者有澳洲、美國資金挹注,(舊聞)而公聽會也有提到這點。

這種種設限下,要盜取資料或監控,就是得買通機房人員,讓他們在合法的設備上多接條線或多接監控設備,才有隱私洩漏的危險。

不過以資安的觀念來說,要防止資訊被監控盜取,就是要在這些可能洩露隱私的關口設備上加上一層層防護網,重點是,沒有完全不可能被監控的做法。
要連到網際網路就一定要有關口,而這關口是不可能拔掉的,只能減少這些關卡被滲透的機率。

由於目前外資的業者並非我們的形態上敵國的業者,所以在這方面被滲透的機率較小,有心人士必須先串通外資才能滲透到這邊,但是之後一旦同意陸資投入,其中的這一層防護就會損失掉了。

那到底這層防護是不是值得我們為讓大陸投資電信業而犧牲,這就要反問這些支持現行版本通過的人了。
事實上由美資進駐,美國方也有可能滲透我們的機房人員側錄上網資訊,去年吵很大的斯諾登案就是一例,只是今天美國沒有要併吞台灣的立場,而大陸是有的。

此外,另一個合資開放的地質、礦物及其他科學勘察服務,開放這個就好比世紀帝國等即時戰略遊戲,把地圖戰爭迷霧全散開給別人看。

最後有關退場機制,服貿有關退場機制只說可以兩方再協議,那如果過了以後對方硬是拖延協議或是不協議該如何處理(服貿第一章第八條)?
在重新協議前還是得照規則走。
這個退場機制的設計看似合理,卻很有問題。

———

以上是我看完全協議的與電機相關公聽會的一點意見,如果有錯請指出並討論,謝謝。
其實服貿全文並不長,公聽會資訊也全部公開,相信以各領域的專業補充整理可以讓大家更瞭解其內容。

———

有關服貿這個議題,這次分享的連結是網友製作的台灣與中國非金融產業開放部分比較表(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附件一、服務貿易特定承諾表-對照表)。

有關這個開放項目的議題,我覺得最可笑的論述就是比較台灣開放幾項大陸開放幾項,或是比較開放的產業別占總數幾%。

因為台灣和大陸的產業別劃分根本不同!
就我所知大陸的產業別劃分比台灣還詳盡了許多,而且多數有清楚定義。
「反觀」台灣政府,對自己國家的產業別分類做得七七八八,談判時開放的東西有些定義模糊,有些寫「其他」,到處留有空間讓人鑽漏洞,到時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爆)
雖然我們政府官員在談判後補上了許多限制措施,但是就我來看這些都無法抵銷對方鑽漏洞後造成損失的風險。
我相信大陸的談判員不是傻子,他們也知道台灣這些產業別的規劃上有漏洞,有漏洞以己方利益來講,當然就是要你們開放我們才好鑽呀,而我們的談判員卻像個小白兔,「概括承受」。

而這又得講到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政府對台灣本身產業似乎並不熟悉,尤其是對新興的電機資訊產業、通訊技術日益發達的電信產業。
我們的法規,據公聽會中NCC官員表示,許多規定在15~20年前訂了就沒有改過,我用另一句話說,就是產業別劃分還停留在「石器時代」

這是一件多麼離譜的事?科技資訊業至少一年就有一次技術革新,三年就有一次的大型技術協定升級,而我們的政府在這塊產業的法規還停留在十幾二十年前,足見這個沒有效率的大恐龍,無法對目前越趨加速的世界潮流做反應。

這幾天持續閱讀相關法條,越看我越覺得,台灣的政府官員們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國家內什麼產業是還有領先全球的發展性的、哪些產業是正在走下坡的、哪些產業是在目前經歷過巔峰之後可能被他國趕上的,一味地說「拚經濟做就對了」(這是2012年底的廣告,還記得嗎?),卻因為對產業不理解流於空洞的喊話。

然後現在的政府經過這次服貿協議打包,就不明究裡地要把這些產業開放出去,「概括承受」。
爽了在談判時出最多力的金融業,苦了其他那些沒怎麼被通知到的產業,這樣真的可以嗎?

以我自己的觀點,我相信台灣與大陸是不可能不談這項協議的,但是絕對不是目前這個被當俎上肉任人宰割的版本。
我也相信如果政府官員願意傾聽各方專家學者的建議,對現行的法規儘速做出修補,把那些未定義清楚的部分好好處理,並且在協議時充分詢問他們而非敷衍了事,那麼談出來協議一定更加漂亮,不僅讓大多數產業代表滿意,而且對台灣的傷害也不會太過嚴重,真的叫做「利大於弊」。

至於有些人說,談協議本來就不能翻底牌,所以不該明著詢問這些專家意見,那在談的時候找這些專家學者產業代表偷偷開會總行吧?
大家也知道底牌不能掀,詢問好自己家人意見,讓談判人員們抓準不可妥協與可以「讓利」的點,我想這些專家學者產業代表也不會在偷偷開會後又明著講出去,畢竟大家也是為了台灣好,在這樣的議題上必定會傾全力相助。
這樣或許是個最好的解決之道。

台灣大學電機所計算機組 陳仕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