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人的阴影下:庞然大物、惊弓之鸟与太阳花学运

作者:张友谊

2014年3月18日晚间,400名台湾学生夜袭立法院并占据至今,掀开太阳花学运序幕。纵观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台湾政治社会发展史,几乎每二三十年就有一场改变一代人的大事件:从二二八的一代到美丽岛的一代,从美丽岛的一代到野百合的一代,再从野百合的一代到今日太阳花的一代。与前三次大事件不同的是,本次学运在岛内数年以来热议“中国因素”的背景之下喷薄而出、气势汹涌,大有挑战台前热络的两岸政商交流之势。与此同时,拜两岸交流、网络直播与社交媒体所赐,热衷于两岸事务的大陆年轻世代或隔海相望、或身与其中,一起见证了已经并将继续深刻形塑一代人命运和价值的太阳花学运。

◎两岸实力失衡引发岛内焦虑

2012年9月香港反国民教育运动时,我曾为《常识》电子杂志撰文《庞然大物与惊弓之鸟》。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竟是如此相似,故节录片段如下:

“庞然大物和惊弓之鸟之间的实力是远远不对称的。惊弓之鸟既然并不认为自己是庞然大物的一部,那么就要时刻提防庞然大物垂涎欲滴;即使庞然大物停滞不前,也会带来惊弓之鸟的无限恐惧,因为庞然大物的存在本身就是难以承受的威胁。由于极度的缺乏安全感,惊弓之鸟每时每刻都会把所有精力放在如何避免被庞然大物鲸吞之上,而所能采取的最佳策略就是毒蝎战术。所谓毒蝎战术,第一要义就是神经敏感,一旦见到庞然大物有任何动作便起而抗争,绝不给庞然大物留下任何前进的空间;第二要义就是全民动员,倾尽全力、用尽解数,对可能来来犯之庞然大物奋力一击,虽然决不至于动摇庞然大物的根本,却可能咬断庞然大物的手足,使爱惜羽毛的庞然大物也不得不有所忌惮。

惊弓之鸟天生的对于庞然大物有着无尽的恐惧,而庞然大物的触角推进则更使得庞然大物狰狞恐怖的寓言自我实现,使得惊弓之鸟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愤慨、越来越恐惧。这种恐惧感的不断升级造成的后果之一,就是最敏感的那一些惊弓之鸟不但恐惧和憎恨庞然大物,而且也恐惧和憎恨那些不那么敏感的惊弓之鸟,使得惊弓之鸟的内部分化、对立、并最终走向进一步恐惧。15岁的黄之锋断然拒绝与特首梁振英握手,因为特首和港府在抗议者的心中早已经不是港人的代表,而是庞然大物的代理。这种恐惧感的不断升级造成的后果之二,就是最不排斥庞然大物的惊弓之鸟们也必须表现出自己的排斥,以体现对于整个群体的忠诚。在抗议声震天价响的情境之中,民众的抗议不但会被动的激发出来,而且必须主动的释放出来,不然就就是对守卫良知的无感。”

将近两年过去了,以上的判断不但适用于继续激化的内港摩擦,也同样适用于今日的服贸事件,甚至只需要将黄之锋换成林飞帆、陈为廷,将梁振英换成马英九。无论是2012年的香港反国民教育、还是2014年的台湾反服贸黑箱,我认为都不不应当局限于在地暴政VS暴民的小争论,而应当同时也把它们拉高到中国大陆强势崛起(庞然大物)与台港等地整体失落(惊弓之鸟)的大棋局上。国际关系研究中强调国际结构、国内政治和领袖个人三个层次的因素。相比于其他两个层次,两岸结构性的权力失衡和政治对立最能够解释民众对于服贸协议天然的疑惧,而岛内政治运作机制和马英九个人执政特色则在这一大背景下不断激化官民对立,最终酿成民众长时间占据国会议场的宪政危机,这一图景不但在成熟民主国家几乎绝迹,就是在新近民主社会也十分罕见,更何况台湾已经进入民主巩固期近二十年。

◎国民党政府的信任危机

台湾在李登辉和陈水扁时代,也有社会运动,也有游行抗议,甚至发生过比太阳花学运规模大得多的红衫军事件,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执政者是台湾本位主义者,因此不管政策再怎么胡闹、或是个人再怎么贪腐,终究不会把台湾卖掉。但是台湾主流民意对于马英九政府就是不信任,不但是对政策的不信任,而且是对忠诚度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根源于历史纠结和认同歧异,也很大程度上由于马根本没有能力向民众说明他的政策意图,即使他及其政商幕僚是真心相信这一政策对于增进台湾整体竞争实力利远大于弊。马政府的错误不在于签署服贸协议,而在于在过去六年间没有通过种种手段、利用种种资源赢得民众的信任,特别是对两岸交往的信任。一个支持度只有9%的总统,做什么都是错的。在这个背景下谈民众反服贸的不理性和无知,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

大陆的媒体和民众往往强调民进党的煽风点火,其实平心而论,任何新兴民主社会的反对党,都是为反而反,哪有什么理性和平中正。只是熟悉两岸事务观察家们会注意到,民进党的在野监督地位在过去数年间不断地弱化,今天台湾社会的焦虑感,已经远远无法透过民进党的反对机制来表达,因为民进党为了选票,为了完成总统竞选的最后一里路,必须靠近中值选民,也必须在两岸政策上作出妥协和让步。所以才会有近二三年来公民团体社会运动的蓬勃兴起,这些学运人士,虽然大多出自民进党意识形态的教化,但对于近年来民进党的平庸作风,其实已经多有不满。所以与以往两党恶斗不同,本次学运展现的是马执政以来不断加剧的官民冲突。这对于台湾民主是一个新问题,对于两岸关系也是一个新问题。

总之,一向自诩为亚洲民主灯塔的台湾之所以搞到今天这个地步,是因为对岸有一个台湾人不喜欢、但又无法打败的巨人。在这个巨人的阴影之下,整体社会极度焦虑,总是在被出卖的恐慌之中,也总担心自己的生活方式会遭到侵犯。所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十年,香港和台湾就是会逢中必反,而且手段和态度会越来越激进,和平理性中正越来越没有空间。这主要不是民主的错,也主要不是自由的错,而是这两个地方因为历史缘故被赋予了独立的自我意识、但是又没有独立的承载实体,所以造成认同的撕裂和梦想的幻灭。这是华人社会长期引以为傲的两颗明珠,在东亚地区体系嬗变的大历史演进所可能必须要付出的的代价。

◎一场不只关乎台湾的学生运动

这次太阳花学运对于台湾年轻世代的震撼力到底有多大呢?我认识的一个台湾女生朋友,长期在美留学,在2014年3月19日之前,几乎从来不看政治新闻。然而,从3月19日来的每一天,她忽然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政治控,关注、转发、分享,不遗余力。我很好奇她为何如此迅速的投入,她在FB对话框内弹出了下面的文字:“我从来从来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在我生长的土地上,会有警察用棍棒光天化日追着人痛殴这种事。我身边从来没有人关心过政治,但是现在他们全部都在立法院门口。或许我们这个世代的民主来的太容易了,希望现在的当头棒喝还不算太晚我想,不管这个运动到最后能够改变多少,至少我们都变了。”当她沉浸在学运信息爆炸的时候,我的绝大部分台湾朋友都将自己的头像拉黑,宛如万古长夜。

然后,她问道我作为一个大陆年轻世代对于太阳花学运的观点,我做了以下回答:

“宪政主义的核心在于公权力不得滥用。立法院强行通过服贸协议,公权力严重滥用,罔顾程序正义。因此公民冲撞国会终止不义程序,是合乎宪政精神的。但冲撞行政院,则违背了比例和适度原则。从民调来看,占领立法院得到多数民众支持,占领行政院则没有,可以验证台湾民众对于宪政主义的理解程度是较高的。占领立法院,需要勇气;而退出立法院,则需要智慧。”

当大洋彼岸的我透过网络视频远程观察立法院时,部分在台陆生则肉身翻墙站在学运第一线。一位关注社运的台湾朋友和一个全程参与的陆生有这样一则对话:

陆生:“我终于知道,这次运动让我非常难过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一一是孤单。因为我的身分,在台湾很多事都没有办法很完整地投入。众人越热烈,我越觉得找不到自己在这个场景的地位。”

台生:“我希望,有生之年,你能遇见一场属于你的,让你义无反顾地投入,不会孤单的运动。”

这应该是庞然大物与惊弓之鸟最温馨的对话。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3月30日00:27 | #1

    片面,丑化,臆想,作者得出结论:暴力是有意义的,从来不要相信这些拿民主包裹的糖果,要记住,动物世界里没有民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