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假如俄罗斯放弃使用美元

因乌克兰危机爆发,和随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美俄关系陷入冷战以来的最低点。在美国主导下,美欧业已对俄罗斯实施了两轮制裁,G7国家也暂时冻结了俄罗斯的G8成员国资格,这几乎等于让G8这一概念寿终正寝。
俄罗斯当然也不甘示弱,3月4日,普京顾问谢尔盖.格拉乔夫宣称,倘若美国果真实施制裁,俄罗斯将放弃使用美元,并转而创建自己的支付系统,俄罗斯银行业和企业将不再偿还美国贷款。
按照格拉乔夫的说法,倘若美国冻结俄罗斯公司、个人账户,俄政府将考虑建议所有俄投资者清空美债,届时美国金融体系“将面临崩溃”。

俄罗斯的底牌

一些分析家认为,俄罗斯有自己的底牌。
首先,俄拥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金库”:年均贸易顺差1500亿美元,黄金储备近1000吨,外汇储备5000亿美元。一些分析家认为,作为全球第七大贵金属储备国,俄罗斯有底气绕开美元,采用其它结算手段进行国际贸易,尤其对俄至关重要的石油天然气贸易——事实上内贾德时代的伊朗,也曾因不堪美国制裁,转而使用欧元进行油气贸易结算。
其次,俄罗斯的主要贸易伙伴集中于欧亚。据俄海关总署的数据,2013年俄罗斯最大贸易伙伴为中国,其次为荷兰、德国、意大利、乌克兰、白俄罗斯、日本,俄美贸易总额不过277亿美元(其中俄进口165亿,出口112亿),双边贸易量占比仅3.3%,和俄中贸易(总量888亿美元,占比10.5%)相比差距甚远,且因美国能源自给率近年来不断回升,俄拳头出口产品——油气对美输出量几可忽略不计。在一些分析家看来,只要欧盟(占比49.4%)、独联体国家(占比13.6%)和中国均同意在双边贸易结算中不使用美元,转而使用本币,则俄对外贸易七成以上比例都可绕开美元。
有分析家认为,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严重,天然气供应量1/3仰赖从俄进口,28个欧盟成员国中,天然气供应100%依赖俄罗斯的有6个,依赖率50%的则有12个,欧盟在制裁俄罗斯方面注定不敢和美国完全步调一致,在这种情况下,俄在石油天然气贸易结算中“去美元化”便有了腾挪空间。
还有人进而认为,自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普遍希望摆脱国际金融体系中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一家独大的局面,实现国际货币多元化和“去美元化”,俄罗斯的大胆尝试,或许能为全球性“去美元化”开个好头。

只恐言大无当

然而更多分析家认为,俄罗斯也好,卢布也好,都缺乏“去美元化”的底气。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在21世纪最初十几年里,俄罗斯事实上是“美元经济”最大的受益国之一,依靠“石油美元”,俄罗斯在2000年至2010年间累积了7850亿美元的石油贸易顺差,俄罗斯目前占世界第三位的外汇储备,可以说是靠“油气”和“美元结算”这两条腿,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正如俄罗斯复兴资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伊万.查拉科夫所言,俄是一个已经习惯于靠,贸易盈余生活的国家,其经济结构畸形,苏联时代沿袭的重工业元气大伤,轻工业和现代高科技产业一直是俄的弱项,第三产业也刚刚起步,石油、天然气和军工产品出口是俄的经济命脉,而这些都严重依赖于以美元为支柱的国际市场和国际金融体系,一旦“去美元化”,在高度杠杆化的全球能源市场上,俄罗斯这条无论如何“瘸不得”的经济支撑腿,就会被美元“金融大棒”反复敲打,而毫无还手之力。
欧盟、中国等俄罗斯能源输出目的地出于自身考量,并非不可能接受其它结算方式,但其出发点必然首先是“利己”的,一定规模的本币结算,只有在贸易总量相对平衡的状况下,才可能做到互利,而这恰是上述俄能源进口大户所不具备的。
更重要的是,尽管相对于尚不能完全自由兑换的人民币,卢布是更为国际化的货币,但俄罗斯经济结构单一、畸形,不论独联体、“欧亚联盟”或俄罗斯本身,都无法实现经济发展的全面、均衡,构建一个足以支持独立货币体系的“内循环”,在这种情况下,卢布不可能在国际流通领域获得欧元、甚至人民币那样的青睐,俄的贸易伙伴也不会在美元和卢布结算间选择后者。

“让美国吃不消”?

格拉乔夫扬言的报复措施,真能让美国金融体系“面临崩溃”么?
事实上自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方的确一直在无声无息地抛售美国债券,但按照美国财政部的数据,外国债权人所持有美国国债比例,仅占美国国债总额的33.729%,而俄罗斯仅是外国债权人排名的第十二位(甚至低于欧洲小国卢森堡的排名),所持有美国国债占美国国债总额的比例近0.76%,这样微不足道的比例即便“清仓大甩卖”,对美国金融体系的影响也只能用“隔靴搔痒”来形容。
至于“俄拒不偿还外债”的威胁,则更是匪夷所思:根据俄联邦经济发展部自己的数据,今年一季度俄资本外流总量可能高达近700亿美元,而2013年全年不过流出630亿美元,随着制裁加剧,这一外流趋势可能更加明显,而此前因俄国内投资环境恶化,外国甚至本国资本外流现象已很严重,迫使普京政府不得不努力改善投资政策,力图重塑俄投资环境形象,吸引俄产业结构转型和基础设施强化所必须的外资。用“赖账”的手段“去美元化”,只能令现存和潜在的外国投资者兔死狐悲,不寒而栗,从而加剧资本外流现象,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最终吃亏的必然是俄罗斯自己。
2013年对俄罗斯经济而言是糟糕透顶的一年,全年经济增速仅1.3%,低于2012年的3.4%,也低于IMF预测的1.8%,和俄官方年初预测的3.6%更相去甚远。
最麻烦的是,俄享受“石油美元”红利,坐拥大量贸易顺差和外汇盈余的时代,恐怕也将过去。
俄罗斯央行2012年经常账户盈余高达799亿美元,2013年则可能仅252亿美元,按照央行预测,2015年这一数字将变成-88亿美元,其原因则正在于石油市场价格的趋势对俄不利。
这一预测甚至比IMF更悲观——后者预测俄出现经常账户赤字的年份是2016年。。而此前俄出现经常账户赤字的最近时间,还是1997年第四季度。
1998年俄外汇储备不到200亿美元,当时许多人都预测俄经济将崩溃,拜“油气”和“美元”两条腿所赐,俄在16年间成了外汇储备大户,依靠这笔钱,普京才有底气搞“大福利”,塑“强国梦”,维持国内高支持率和国际大国形象、影响力,一旦“石油美元”烟消云散,这一切也将变得岌岌可危,俄罗斯这个大国,和普京这位强人,将无一例外变成泥足巨人。
不管对欧美制裁作何评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其必将恶化俄在国际市场和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处境。
由于长期以来不良的商业资信纪录,不论中、日、欧,在和俄做生意、打交道时都小心翼翼,俄寄予希望的中国,在天然气问题上屡屡“吃药”后,已不惜工本,建立起多元化的油气进口体系,此次乌克兰危机,恐也会令对俄“油气大棒”最恐惧的欧盟,下决心实现自己的天然气来源多元化。在这种背景下,上述贸易伙伴对俄的“去美元化”,恐怕也只能是意兴阑珊,缺乏积极性。
从近日俄方的表现看,尽管有“改用银联”之类后续狠话放出,但针锋相对的“反制裁”却被普京本人叫停,“去美元化”建议也基本没了下文。一些分析家指出,格拉乔夫这个顾问经常被作为“放狠话”的前台人物推出,但一旦效果不佳,便往往被克里姆林宫甩开。从这个意义上,所谓“去美元化”,应只是普京面对欧美制裁压力“以攻为守”,所释放的一只“侦察气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2014年3月30日20:01 | #1

    普京已经逐渐变为俄罗斯的历史罪人。一个走上正路的俄罗斯,被普京带进了泥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