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色情业遇扫黄风暴 小姐集体放假旅游

与其说‘台风’,倒不如说‘台风季’更为恰当。无论从扫黄行动的密集度,还是查处力度来说,是自我从业七八年来遇到的最强的一次。

——东莞地下色情行业经理人表示

在东莞大概有10多万的小姐数量。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每年产生接近400亿元左右的经济效益,而整个东莞去年的GDP为3700多亿元。

——东莞地下色情业人士估算

“21-23日有强台风袭击全市,请注意自身安全。”东莞某桑拿中心负责人阿威(化名)在办公室神情凝重地看着一条刚刚收到的信息。受台风“灿都”的影响,东莞7月21日下午起就狂风暴雨不断。然而,阿威明白,短信中的台风不是指“灿都”,而是意味着全市又要开始扫黄行动,因为“台风”正是东莞地下色情业对扫黄行动的暗语。

作为依靠外资带动迅速崛起的珠三角城市,东莞曾被坊间冠以“男人的天堂”。这个称谓的由来,正是因为东莞异常发达的地下色情产业,甚至在地下色情产业发展中衍生出一套“莞式服务”,一度被捧为地下色情行业的“ISO”标准。如今,全国扫黄行动此起彼伏的背景下,在国内地下色情业地位特殊的东莞,自然不能幸免。事实上,东莞的大规模扫黄行动要早于其他城市,去年11月9日至今,东莞的扫黄行动一直没停歇过,且打击力度一次次加大。

在调查中,早报记者发现东莞的不少市民早已对地下色情行业习以为常。而东莞地下色情产业的影响不仅仅在于行业本身,其触角早已伸向该城市的不少行业,甚至衍生出不少专门为之服务的工种,业内估算东莞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每年产生经济效益接近400亿元。或许,这些都是政府在扫黄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阿丽的特殊人生轨迹

从内地到东莞工厂,从工厂到桑拿中心、酒店,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

晚上10点,穿着惹火吊带衫、紧身热裤,浓妆艳抹、涂着彩色指甲油的女孩阿丽,在东莞厚街镇租住的一套30平方米公寓内,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是与她几个月前截然不同的生活,此前她在当地一家酒店从事地下色情业,因近期东莞的扫黄严打而“休假”。

或许眼前这身打扮,很难让人把阿丽跟湖南一个贫穷落后的山村女孩联想到一起,而来东莞之初的阿丽并非这样。2005年刚过完年,19岁的阿丽就随着几个邻村的老乡到广东打工,她先是成为东莞一家电子产品加工厂的女工。此时的阿丽还很“土”,一天经常要高强度工作12小时,在衣着方面没几件像样的衣服。

2008年5月,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波及东莞,阿丽所在的工厂因为订单不足经常开开停停,她有了大量的空闲时间,同时工资也随之锐减。正在阿丽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位好久不见的工友约阿丽逛街。在见了面以后,阿丽发现眼前的女孩不但穿戴时髦,还出手阔绰,与此前她印象中的形象判若两人。在闲聊中,阿丽得知女孩离开公司后去了一家星级酒店做小姐,每月工资有上万元。

临走时,工友告诉阿丽,长得这么漂亮可以趁年轻多赚点钱,如果愿意做这行,她可以帮忙引见。显然,已经在东莞生活3年的阿丽很清楚那位工友现在工作的性质。在回工厂后,想到每个月汇往家里那几百元还要省吃俭用,想到工友的转变,最终,阿丽主动联系了工友,成为同一家酒店的小姐,工资从原来的1500元/月飙升至8000元/月以上。

在过去的20多年里,由东莞提供土地建造标准厂房,由中国内地提供廉价劳动力,台湾、香港等外资提供资金、设备、技术和管理的要素组合,造就了经济上的“东莞模式”。东莞的城市地位也因经济发展不断提高。1985年东莞撤县建市,并在1988年升格为地级市,不过这是中国最特殊的地级市,没有区、县级设置,仅仅由32个镇、街道组成。

如果中国被誉为“世界工厂”,东莞俨然是“世界工厂中的工厂”,因为东莞聚集着大量以加工制造业为主的企业,来自内地的年轻人源源不断地涌入这个城市。据统计,东莞常住人口达690万,而户籍人口仅有170万,同时还有大量未登记的暂住人口,让东莞的人口总量超过千万。

阿丽是普通打工者中的一员,像她那样从内地到工厂,从工厂到桑拿中心、酒店,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可以说阿丽的经历,勾勒出了很多在东莞从事地下色情行业的女性的特殊人生轨迹。

地下色情业的“ISO”

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的小姐才最能体现东莞特色,因为她们能提供真正意义上的“莞式服务”。

在东莞,地下色情行业已经存在10多年,且衍生出一套被坊间称作“莞式服务”、极具流程性的地下色情产业模式。而这个“莞式服务”也被国内其他地区借鉴学习,甚至一度被捧为地下色情行业的“ISO”标准。

“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起步基本是在1995年前后,这个行业最初的发展缘于一些常年离开老婆孩子来东莞投资的台商、港商,以及招待一些谈生意的客人,还有就是全国各地来此打工的工人的需求。”一位东莞酒店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早报记者。

在东莞上至工厂老板、企业高管,下至公司职员,乃至流水线旁的打工仔,每个阶层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地下色情从业人员。而相应的是,东莞小姐也分在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发廊,街头巷尾这四类。收费标准从上千元到几十元不等,场所越高级价格越贵,小姐就越漂亮,安全也越有保障。

不过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从业者眼中,发廊小姐和站街女并不能代表当地地下色情产业特色,因为这些与国内其他同行之间没有差异。而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的小姐才最能体现东莞特色,因为她们能提供真正意义上的“莞式服务”。

据业内人士介绍,体验“莞式服务”收费400元到2000元不等,要求小姐在2个小时内让顾客在30余种地下色情项目中选择感兴趣的进行服务。这种地下色情服务已经标准化——细致到开头的艳舞、性工作者的面部表情,以及顾客可以获得的性高潮次数。这还不是“莞式服务”的全部,还包括收集客人的反馈要求,一般酒店、桑拿都会征求消费顾客的服务评议意见,评议分为10多个小项,一旦顾客的评议不是太高,以至于被认定不能吸引回头客,小姐会被扣除当次的服务费。

在东莞地下色情行业发展的同时,还有快速增长的酒店和桑拿中心。在10多年间,东莞各类按星级标准建造的酒店达1000余家,仅仅是五星级酒店就有几十家,数量仅次于北京、上海等国际大都市,而这些酒店基本都有桑拿中心提供地下色情服务。而独立开设的桑拿中心,官方批准的虽然不到200家,但实际数量却远高于此。

最强的扫黄“台风季”

去年11月至今,东莞抓获了数以千计的各类地下色情行业从业人员,关停数百家发廊店,查处数十家各类桑拿中心和高级酒店。

虽然地下色情行业在东莞不是什么秘密,但毕竟在法律和道德层面上不被允许,当地政府经常进行扫黄行动。“台风”是东莞地下色情从业人员对扫黄行动的暗语,在他们眼中,扫黄就像一阵台风,躲过去就能安全一阵子。

10多年间,大大小小的“台风”在东莞刮过不少。虽然在历次扫黄行动中都能取得或多或少的成绩,可“台风”过后地下色情服务又卷土重来,甚至较此前更为猖獗,直至一次新的更大规模的扫黄行动被逼着展开。

不过对于东莞从事地下色情行业的人来说,去年11月初开始的扫黄行动似乎有些诡异,让他们摸不着规律。

“与其说‘台风’,倒不如说‘台风季’更为恰当。无论从扫黄行动的密集度,还是查处力度来说,是自我从业七八年来遇到的最强的一次。”一位地下色情行业经理人坦言,以前扫黄,扫一次就能安静很长一段时间,但现在隔几个月就一次,根本没法做生意。他索性给下面的小姐集体放假去旅游。

去年11月9日开始,东莞警方进行了近年来首次大规模针对涉黄、涉赌问题的全市统一清查行动,此后类似行动不断。今年3月29日,代号为“曙光1号行动”的扫黄禁赌活动在全市火速展开;5月23日晚,针对扫黄禁赌的“曙光2号行动”又在全市范围内进行;7月初,东莞又开展了名为“创平安、迎亚运”的全市扫黄行动。除全市范围内的统一行动外,东莞下辖的各镇、街道自行组织的扫黄行动更是不胜枚举。

据广东省内媒体报道,东莞市近期开展严厉整治扫黄禁赌行动的背景是:这些年东莞治安、涉黄问题较为突出,中央综治委、公安部拟将东莞市列为挂牌整治的治安重点地区。去年11月,中央综治委、公安部提出给东莞一段时间的整改期,希望东莞努力通过集中整治争取不被“戴帽”。

因此,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一次次针对扫黄发布高调言论:去年11月2日,东莞市社会治安重点整治会议召开,刘志庚要求开展为期半个月的严打“涉黄、涉拐、涉赌”案件;当月12日,刘志庚再次要求公安机关“拿出最硬的措施、执行最严的标准”,对于包庇涉黄涉赌违法犯罪,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公务员,查处一个严惩一个。当月下旬,刘志庚又抛出“扫黄工作要高调抓,决不能给外界以‘黄色地带’的印象”论调。 自从去年11月扫黄开始至今,东莞公安部门抓获了数以千计的各类地下色情行业从业人员,关停数百家发廊店,查处数十家各类桑拿中心和高级酒店。同时,东莞地下色情行业重镇厚街的3名警长,因在此次扫黄行动期间内被认为监管不到位、工作失职和渎职等情况,被就地免职,这在东莞以往对此类事件处理中是前所未有的。

都是“短信”惹的祸

“招嫖短信”被发到中央和省市领导的手机中,被认为是这次扫黄行动不断升级的重要推手。

如果说“中央综治委、公安部对东莞的挂牌整治”,是这次东莞长时间、大规模扫黄行动的起因,那“招嫖短信”则被东莞地下色情行业负责人认为是这次扫黄行动不断升级的重要推手。

对于“短信”惹祸的说法,似乎也能在东莞官方的言行中得到印证。3月12日,东莞市卫生局副局长金行中在卫生监督工作会上说:“桑拿短信经常发到中央领导、省市领导的手机中。再这样下去,我要被追究责任,你们也跑不了。”4天后,东莞市召开桑拿整治大会,近200名桑拿老板到场接受训示。东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绝对不能发送手机‘招嫖短信’和派发涉黄宣传材料,‘招嫖短信’惹了很大的祸,一定要注意。”

而在此之前,“招嫖短信”在东莞已存在很长时间,也是东莞地下色情业独有的方式。据一位地下色情行业人士介绍,“招嫖短信”在东莞开始兴起于2005年,个别酒店开始向不特定人群发送指向性明确的短信,短信的内容通常会比较直白,包括地下色情场所提供的服务、价格和联系人等信息,最初这些短信的确给地下色情场所客源增长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甚至一度有超过40%的客源都是收到短信之后慕名而来。很多酒店得知“招嫖短信”带来的效果后,纷纷效仿。

“2007年后,‘招嫖短信’战最火热,因为有些信息公司拿到了大量特定人群的手机号码,并有针对性地群发。”该业内人士说,那时开始每个酒店都会隔几天就群发短信,而短信内容也不像以前那么赤裸裸,除了以前的信息外出现了诸如“这里有小桥流水、这里有鸟语花香”等较为含蓄的表述,且在每次小规模扫黄过后,都会发送“台风已过,新货到”等提醒短信。由此还衍生出了专门的短信群发公司、短信写手,费用也从每1万条500元逐渐降低到250元。

而这些短信,难免也发到一些前来东莞视察的领导手机中。据传,今年一位到东莞视察的中央领导收到了这样的短信,颇为气愤。随后广东省公安厅领导亲自对短信的内容进行验证,发现确有其事。

为此,接下来就是东莞对地下色情行业加大整顿力度,引发一波接一波的扫黄风暴。同时刘志庚也在多次会议上反复强调:对于发短信招嫖的酒店,公安部门一经发现,就要根据电话号码立即暗访。如存在涉黄行为,立即查封,哪个酒店发招嫖信息就把哪个酒店封掉。

早报记者在东莞的一周内,手机上未收到过任何“招嫖短信”,而在采访中包括出租车司机、普通百姓都表示,已有好几个月没收到过这类短信,这也让他们的手机清静了不少。

风暴下的东莞地下色情业

地下色情服务在东莞的酒店、桑拿业似乎暂停了,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因为这次扫黄风暴,阿丽已经在家里断断续续休息了好几个月,现在除非经纪人介绍的熟客,阿丽一般不轻易去酒店接客。但她已经习惯往常的“夜生活”,现在的清闲反而让她有些不自在。

像阿丽一样在此时“休假”的女孩不在少数,早报记者致电东莞多个酒店的桑拿中心暗访,对方均告知最近查得比较严,都放假了,什么时间可以开工他们也不清楚。各酒店的答复,似乎表明地下色情服务在东莞的酒店、桑拿业暂停了,但事实果真如此么?

一位地下色情行业高级经理向早报记者说出了实情,因为公安最近打得比较严,如果第一次过来打电话给桑拿中心找小姐基本都会被拒,但是这不意味着没有。一些高档的酒店和桑拿,一般只接熟客,或者由熟客推荐的生意,且交易方式一改以往在桑拿房直接进行,常常会散落到酒店的客房,这样基本上很难能被查到。晚上11点以后,早报记者在东莞某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观察进出的客人,发现10余对中年男子和年轻且打扮妖娆的女子同时进入宾馆电梯,更多的是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独自上楼的。

相对于酒店、桑拿业的色情服务,一些发廊的色情服务或许来得更明目张胆一点。

早报记者夜访东莞厚街镇的发廊地下色情聚集地——方家庄,远远看去原本遍布在街道两边的小姐不见了踪影,就连发廊都拉上了铁闸门。但走近就会了解其中的玄机,在方家庄的三庄路两边,取代以前拉客小姐的变成了一个个中年男人,只要见到男性走过,就会凑上来问要不要小姐,如果男性表示感兴趣,这些人会带着前往挑小姐。一般这些小姐都不在发廊内,而是被转移到发廊附近楼上的某个房间内。早报记者跟着这些人去看了几处,发现大多为20多平方米的房间,放了床和椅子,10多个小姐在房间内等待顾客挑选。

“因为现在查得紧,直接在发廊里面坐小姐招客等于自撞枪口,不过我们拉客人来这里看小姐应该安全的。”自称阿林的拉客男说,这里的治安员跟他们打过招呼了,只要不把小姐拉到街面,一般不会怎么管。

“事实上,这次扫黄对东莞的地下色情产业影响还是不小的,有些女孩因为受不了长时间的‘休假’,纷纷前往周边的惠州和佛山等地发展,导致东莞小姐资源的流失。同时,东莞沙田3家‘大佬级’酒店因涉黄被查,对行业的信心和顾客打击很大。如果再这么下去,只做熟客生意,没有新的客源,行业会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一位地下色情行业高级经理说。

对于此次扫黄,东莞普通市民似乎也有些习以为常。

“现在政府扫黄虽然很厉害,但是以前也扫过不是没有压下去吗?估计过不了多久又会跟以前一样的。因为有些政府部门的人员经常给那些酒店老板通风报信,被抓的只是那些小喽啰,不会对地下色情行业有太大伤害。”东莞本地居民陈先生说,这个行业在东莞很长时间了,也带旺了人气,让更多的人来东莞消费刺激了经济,不少当地百姓也能从中获利。

400亿:3700亿

“地下色情业的下滑,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酒店业,而东莞的酒店业又是当地民营资本投资最大的产业。”

“以前开晚班,一个月基本都能赚到4000-5000元,最好的一个月做过8000元。但最近几个月东莞扫黄扫得厉害,把我的客人都扫没了,上个月做了不到3000元,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在东莞市常平镇开了多年出租车的河南司机张元新说,以前晚上10点到凌晨2点是东莞出租车生意最好的时候,基本上客人不断。而且他还有10多个熟客——经常叫他车的小姐。现在深夜12点以后几乎很少有生意。

一位东莞的地下色情业人士估算,在东莞大概有10多万的小姐数量,而这些小姐置妆直接养活了包括首饰销售、专门化“小姐妆”的摊位等在内的数万人,同时也对酒店业、性用品药品销售有很大的带动作用。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每年产生近400亿元左右的经济效益,而整个东莞去年的GDP为3700多亿元。

厚街镇康乐南路的厚街商贸中心——华润超级广场二三楼,有几十个面积大多只有两三个平方米的简易摊位,这些摊位主要提供化妆、修指甲等服务,其消费人群非常特定,就是小姐,所以他们化的妆被称为“小姐妆”,特点就是浓妆艳抹。每天下午3点就有小姐过来化妆,一直持续到晚8点。

早报记者一天下午5点多前往这些小摊旁,发现不少摊位都有打扮性感的年轻女孩在化妆,后面也有女孩子在排队等候。“这里是厚街小姐的风向标,这里小姐化妆的多少,直接关系到当地色情业繁荣与否。小姐不上班很少会过来化妆的。”一摊位老板告诉早报记者,她在这里做了好几年,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月入6000元问题不大,不过最近几个月平均不到3500元。

“事实上,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地下色情业的下滑,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酒店业,而东莞的酒店业又是当地民营资本投资最大的产业。”一位研究东莞经济的人士分析,在东莞的投资中,大量投资是港台等外地资本,本地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仅占30%。而这些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即便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酒店业的投资上升势头还很好。目前,东莞酒店数量超千间,是国内星级酒店密度最高的地区,投资总额保守估计超过300亿元。

东莞的扫黄“台风”还在继续的吹,东莞的地下色情产业也一直或明或暗的存在着。或许正如采访中大量东莞普通市民说的那样,东莞的扫黄好比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这个游戏已经上演了许久……东方早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