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思道:别让美国富豪吃惯了政府福利

在有关贫困的辩论中,批评者认为政府援助使人不思进取,且让国家难以负担。在对这一问题深入了解之后,我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说得有些道理。以下五项公共福利项目靡费甚巨,正将我们变成一个“索取者”之国。

首先,针对私人飞机的福利补助。美国向拥有私人飞机的巨富们提供三种补助:加速税款冲消;以购买私人飞机是出于安全考虑为由,规避个人受益税项;使用空管的服务,那是由坐民航的傻瓜支付的。

当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中的左翼试图终止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却没能成功时,他们这样说道:“一家四口进行一次廉价旅行,就是在赞助CEO们乘公务机出行。”

我担心这些巨富们在揩政府的油。难道我们的纵容不会让他们的性格变坏?难道他们就不会对这种福利文化上瘾,甚而为他们的游艇要求补助?哦,等一下……

第二,针对游艇的福利补助。减免按揭利率是为了鼓励中产阶级居者有其屋。但其范围却已扩展到为购买海滩别墅甚至游艇提供补助。

与此同时,针对美国最贫困人口开展的公共住房项目,其资金却在去年遭到大幅削减。那么这样吧,我们让无家可归者住进那些由公共资金赞助的游艇,怎么样?

第三,针对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的福利补助。美国税务体系最令人发指的一个漏洞就是“附带权益”,允许收入最高的人缴纳微不足道的税款。他们能够神奇地将他们的劳动所得收入重新划为资本利得,因为此项税率较低(今年最高为23.8%,而劳动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则是39.6%)。

让我们按照劳动所得税的税率来为资本利得征税吧,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这个臭名昭著的资本主义祸害的治下,我们就这么做过。

第四,针对美国最大银行的福利补助。美国那些太大而不能倒闭的银行可以以超低利率借款,因为政府暗中承诺对它们施以援手。《彭博视点》(Bloomberg View)去年统计发现,这相当于纳税人每年向我们最大的10家银行进行830亿美元(约合5154亿元人民币)的补助。

奥巴马总统提出了一项银行税来对这种补助加以限制,今年资深共和党议员戴维·坎普(Dave Camp)也对这一建议表示支持。而大型银行则疯狂地进行游说来保住它们的补贴。

第五,美国市、县、州给予企业的大量福利补助。一年多以前,《纽约时报》的路易丝·斯托里(Louise Story)经过计算发现,美国每年向公司提供逾800亿美元的补助,主要为了鼓励它们在当地开展业务。(利益冲突警示:纽约时报公司[The New York Times Company]也是一家从市级、州级政府拿到数以百万计美元的公司。)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们所说的是政府福利项目的不可持续性,以及这给人们行为可能带来的破坏性影响,这些是实实在在的问题。为了支持单身母亲而推出用意良好的项目,可能会错误地激励她们保持单身,或者说提供给一名贫穷儿童的补助金,可能会被错误地用来购买毒品。让我们承认,帮助他人相当复杂,充满不确定性和瑕疵,需长期努力。

但是,可能因为我们如今拥有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国会,第一次出现国会多数成员都是百万富翁的情况,我们因此有了一场一边倒的讨论,只要求削减对穷人的公共补助,而罔顾对富人的公共补助。而一边倒的讨论就带来了一边倒的、短视的政策。

当盖洛普(Gallup)调查发现,有将近五分之一的美国家庭2013年在饮食支出上遇到困难时,我们正在削减一种食品补助——食品券。与此同时,我们却无视每年为企业用餐和娱乐提供的逾120亿美元的税收补贴。

没错,偶尔的确会发生食品券不当使用的情况,但任何熟悉这一问题的人都知道,企业对食品补贴的滥用要严重得多。每当高管拿着公司的钱赶赴热辣的约会,大吃大喝之时,普通纳税人就在帮着买单。

那么就让我们现实点。为了制止滥用,我们的首要目标不应该是那些加入营养计划的贪吃的婴儿,而是坐着公共资金补贴的湾流(Gulfstream)公务机的巨富们。

针对穷人的补助不论有多少瑕疵,的确实实在在地减少了饥饿、减轻了痛苦,并创造了机会,但给富人的补助却导致更多的私人飞机和游艇。那我们是更愿意补助机会还是游艇呢?究竟是哪种补助需要严加审查呢?

包括俄克拉荷马州参议员汤姆·科波恩(Tom Coburn)在内的一些保守派看出了这一点。他已经提出,“向百万富翁发放荒唐可笑的补助凸显福利系统和税法急需改革,这类补助需要减少。”

归根结底,除了浪费的考虑,我们也不想宠坏了超级富翁们,更不想让他们不思进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