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纵火案后开发商纷纷跑路 留下多个烂尾项目

平度模式:危险的征地

积累的多方矛盾,可能正面临集中爆发

柴刚

耿福林死了。今年60多岁的他,生前是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杜家疃村村民。3月20日晚上,他与其他3名村民一起,住在搭建的帐篷里守护耕地,21日凌晨,一场大火将其活活烧死,其他人则不同程度受伤。

3月25日,平度警方公布“3·21”纵火案告破,4名施暴者受王月某及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和工地承建商崔连某指使实施了纵火暴行。目前,平度市公安局已将此7人刑事拘留,山东省纪委等相关部门也已入驻平度介入调查。

而案件背后则被解读为平度政府多年来的征地之殇,政府与村民之间围绕耕地而积累的矛盾被引爆。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公开举报信称,平度市政府自2009年以来的5年期间,违法侵占当地农民耕地48万余亩。截至记者截稿,平度官方没有对此做出回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建嵘对此分析称,山东许多地方以“城镇化”为名,抢夺农民的土地,引发流血事件,平度仅是其一个缩影。

征地之疑

“3·21”纵火案背后,是杜家疃村村民对当地政府的征地之疑。

公开资料显示,该村隶属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事处,地处城乡结合部,共有197户、646口人,农用地块125055平方米。其中涉事土地面积约134.37亩,耕地100余亩。

2013年3月,杜家疃村村委向村民发放“青苗费”,每亩2.5万元。村民对此感到疑惑,询问是否将村里的土地卖了,村负责人称该款项与卖地没有关系。即便如此,当时仍有部分村民拒绝接受。直到当年10月左右,村民发现耕地被圈起来,挡上围墙,才意识到地被卖了。

施工方称,此为当地政府行为,却无法提供相关手续,双方因此多次发生冲突。村民们多次找到杜家疃村委会、凤台街道办事处、平度市政府反映情况,均无果而终。2014年3月5日,村民再次找到村委会,询问解决方案。对方解释,上级政府已经拨款补偿,但是不让发放。村民李天(化名)称,补偿款放在村委,很快就会被挪作他用,此前在其他村庄已有先例,村民对此无法接受。

此后,村民自发前往开发商施工现场进行制止,无论白天晚上,村民睡在车里轮流守候,后来才搭起了帐篷。

杜家疃村原村委“文书”李荣茂日前向媒体实名举报称,2006年,平度市政府、凤台街道办事处“威胁”村干部、欺瞒村民,通过伪造村民指印、签名,制造假材料,将该村几乎全部耕地共计374亩地转为建设用地,其中包含火灾所涉地块。平度官方对此回应称,“3·21”火灾所涉地块土地手续合法,征地补偿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征地、非法拆迁问题。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征收土地预公告》中显示,根据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平度市人民政府拟征收香店办事处杜家疃村农用地125055平方米等四块地,土地征收后拟作为工业和教育用地,时间为2006年7月。当年12月31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复了香店街道办事处等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上述农用地转用后同意征收,用于该市城市建设。最终,那片耕地变成了房地产用地。

“后遗症”

据媒体公开报道,平度市总人口为136万人、总面积3167平方公里的平度市辖区内,共有超过90个村镇正在推进类似的“城镇化”工程。

在平度采访期间,本报记者驾车围绕平度中心城区,发现其周边到处是建筑工地,大量的麦地被逐步侵蚀,崭新的高楼林立,其中不乏万科等地产大鳄的身影。知情人士介绍,征地、拆迁最为集中的区域包括平度市李园街道办事处、凤台街道办事处、同和街道办事处、东阁街道办事处、白沙河街道办事处、新河镇等。

当地村民代表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反映“平度市违法占地情形”资料显示,未经村民协商同意,擅自将土地以租代征,把集体土地出卖,每亩土地仅向村民每年支付1000元至1200元。

“不向村民打招呼,先把地圈起来。”村民们直言,即使不进行建设项目,也要先将耕地占起来。与其相应就是频繁维权的集中爆发,最为典型的则是金钩子村籍政法记者陈宝成漫长的7年维权,2013年8月,其被平度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名刑拘。

就在“3·21”纵火案几天后,3月25日,平度市金钩子村村民状告平度市政府一案在莱西人民法庭公开审理。庭审中,村民要求平度市将占用土地信息等予以公开,并要求出示征用农民耕地、宅基地的合法手续等。然而,在法庭上,平度市政府并没有提供出有效的证据等。

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公开举报信称,平度市政府自2009年以来的5年期间,违法侵占当地农民耕地48万余亩。该举报信还称,2010年,当地政府以旧城改造为名,与万科签订框架协议,将市中心红旗路118号、平度市委政府大楼旧址等黄金地段,共计500余亩土地,每亩只收取50万元作为代理清理地面覆盖物的“工本费”。他们称,按照国家法规挂牌竞标出让价,此地段当时的市场价格为每亩300万元至350万元。截至记者截稿,平度官方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耕地大都建了楼房,可楼房已经太多了。”平度市土地维权村民刘天基感叹。他向记者介绍,一份来自民间的统计表明,按实际常住人口计算,40余万套住房可以满足当地市场需求,而实际上平度市区目前拥有85万套住房。

据了解,2013年平度市固定资产投资总量突破500亿元,累计完成519.4亿元,增长21.4%。其中城镇投资(含房地产)392亿元,增长25.5%。

就在卖地疯狂的同时,地处凤台街道办事处的小李庄村、大李家疃,李园街道办事处的柳行头村等投资开发商纷纷跑路,给村民留下多个烂尾项目,甚至一片空地。

于建嵘对此分析称,山东许多地方以“城镇化”为名,抢夺农民的土地,引发流血事件,平度仅是其一个缩影。

而一位熟悉山东土地状况的律师分析称,平度并不存在“城镇化”等项目,其所进行的占地、拆迁等没有来自省级部门甚至青岛市的统一规划、部署,而整体程序更是违规操作。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占地、拆迁的“平度模式”在历经几年后,积累的多方矛盾,可能正面临集中爆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