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現在不是談創意的時候

看吧,搞抗爭也是可以很有創意的就達成目的的。何必流血流汗,打破玻璃佔領國會呢?

1

文 /小毛兒 ( 硬塞腦 InsideBrain )

其實搞抗爭也可以很有創意低,就像是俄羅斯他們曾經用過極具創意的方式搞政客,還搞到政客最後兌現了他們的承諾,其實台灣的抗爭也可以考慮創意一點嘛。何必在那邊流血咧汗呢。

葉卡捷琳堡(Yakaterinburg)是俄羅斯的第四大城市,然而他們的馬路卻到處都是嚴重的坑坑疤疤,俄國人民除了每天都需要忍受這些低品質的馬路之外。當地的媒體「URA.RU」已經多次報導過相關的新聞,政客們也屢次承諾會修復這些馬路,但是卻從來沒實現過諾言。因此地表做強民族決定用一個超級有創意的方式來戳破這些政客。趁半夜的時後,利用幾處嚴重坑疤的馬路塗鴉出三個開過支票的政客,分別是州長、市長和副市長。並且在三幅政客坑疤畫像寫上他們的承諾,像是副市長說:「四月以前會將坑坑疤疤的道路修復完成」,但是直到七月都未見動工。隔天一早,URA.RU率先報導這則新聞,而所有媒體也跟進,全部的市民們都等著看這些跳票的政客如何回應。到底結果如何呢?

新聞媒體大幅報導的當天下午,悄悄的來了一群工人,把這些政客塗鴉蓋掉,企圖湮滅塗鴉。然而他們早就想到這些沒擔當的政客們會這麼做,所以他們在每個塗鴉的附近裝上監視器,這一幕幕毀屍滅跡的過程被全程錄了下來塗鴉被蓋掉的當天,URA.RU 就在這些被蓋掉的塗鴉上,再寫上「蓋掉不等於修復(Painting is not fixing)」, 工人偷偷蓋掉塗鴉的畫面,以及再度漆上的文字又上了新聞,大家繼續看這些政客們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結果效果驚人,隔天早上之前,三個塗鴉處的坑疤全部都被修復了。

BUT,現在根本他媽的不是談創意的時候。

沒錯我就是要講學運抗爭。屏除支持或反對服貿協議,拋開「必須詳細瞭解每個條文,才能發聲」的歧視(幹,要是每個人民都看得協議條文,那專家的專業是吃屎嗎)。沒有人應該容忍政府面對一個對台灣有所覬覦的強權國「中國」,在「不公開,不能審,不能改」的態度下強渡一個令人民憂慮的協議。我們不是逢中必反,而是事實上:

「那是一個編列監聽、監控、網路輿論操控等維穩預算高過國防預算的國家,那是一個有人舉著牌子要求教育平權、要求政府官員財產公示就被叛了年的國家,那是一個在川震後因為政府亟欲掩蓋真相,而自己志願調查和統計死傷名單,然後就被抓被打被監禁的國家。那是一個不能拍鬼片、警匪片、而只要涉及反映社會現實題材的電影就別想上映的國家,那是一個在網路上轉發維吾爾民權人士、藏獨文章就會被刪文刪帳號的國家,那是一個拍了稍微批判紀錄片就會被限制出境、被抓的國家。台灣的自由民主是前人爭取來的、也是我們最珍貴的寶藏,他應該是我們在談判上最該守護的籌碼,而不是被餵糖,就乖乖地聽話被收賣。」(引自何思瑩,又漂亮又見多識廣的朋友)

我們可以支持服貿,我們可以反服貿,但我們要加倍謹慎,更重要的是我們絕不能放縱政府藐視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 若沒有以民主自由為前提的架構下發展經濟,那根本無法被稱為拼經濟。現在的我們之所以能夠享受暢所欲言馬英九和愛新覺羅溥聰的八卦曖昧情愫(還是事實?)我們之所以能夠依照自由意志投票民選總統和立委,我們之所以能夠Call In政論節目教訓執政或在野黨的錯誤決策,都是因為「自由民主」。而這樣的自由民主並非理所當然,而是前人高舉抗爭之旗替我們爭取而來(1990年的野百合學運,簡單來說因為這個學運,台灣才解除了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解散了萬年國會,我們才能民選總統,台灣才進入了真正的民主新階段)。如果我們是坐享其成民主自由,卻不願意未往後的幾十年,為了我們的下一代起身抗爭,甚至看不起在立法院奮戰的年輕人,你不覺得可恥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