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台灣即將遍地烽火!

研究群眾事件的都知道,群眾事件有三種。

第一種是「運動」,它多半是對人對事所採取的抗議手段。舉凡遊行、靜坐、示威等均屬之。它是目的有限的群眾性手段,並不排斥手段的激烈。例如法國的群眾運動可以癱瘓地鐵,韓國學運可以和員警對打,美國及歐洲青年反貿易自由化,可以在街上和員警打游擊戰等。群眾運動可以有一定的暴力行為。非暴力的運動除了極少的例子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第二種是「起義」,它是激烈的運動,在意見訴求上已開始政治化。這次台灣的太陽花學運,由於它已公開的否認了馬政府統治的正當性性,而且它的抗議手段已包括佔領立法院和行政院等官署。因此,稱之為「太陽花學生起義」,或許才更為準確。

第三種是「革命」,它已把運動和起義的訴求指向統治者和整個政府。如果一場群眾運動,它的訴求是政府及統治者垮臺,這時候它就成了群眾革命。這次「太陽花學生起義」,雖然已否定政府的正當性,但只是要江宜樺下臺,要馬英九道歉,因此它根本不算「學生革命」,但卻可說是「學生起義」。

不過,群眾事件雖有「運動」,「起義」和「革命」之分,但這三者的分野卻極小。一場運動開始時可能是個小事件,但卻可能陰差陽錯,處理不當,而使一場運動的小火變成革命的滿天大火。這也是全球每個政府,對群眾事件的處理都小心翼翼的原因。而這次台灣由立法院審議服貿時國民黨的違法妄行,演變為太陽花運動,又由於馬英九的記者會談話激起人民反感,不啻火上加油,終於造成佔領行政院事件,已可看出馬英九已成了整個問題的焦點。

這次服貿事件,尤其是最後驅離行政院的學生,馬是贏到了秩序,但馬的權威顯然已跌到了穀底,馬的服貿黑箱,他對服貿審查程式非法,他使用國家暴力對付學生,都使他自己受到重傷。由整個服貿事件,人們已可看到他日暮途窮,滿街人民喊打的窘境。如果服貿問題打從頭開始就能妥善處理,怎麼會有太陽花運動,怎麼會有佔領行政院的學生起義?馬的自以為是,獨斷妄行,已把台灣搞成了遍地烽火的局面!

馬從連任起,油電雙漲、美牛事件、證所稅風波,他都一意孤行,最近課綱微調,更是學術界和教育界怨聲載道,但他都對人們的反彈不理不睬。他對民意不理不睬的態度,這次終於在服貿問題上碰到了人民及學生的忍耐底線。我倒是良心建議馬總統,在這次太陽花事件後,他最好不要在台灣趴趴走,小心隨時隨地都會有飛來的鞋子,衝來的砂石車,或不滿的大學生!

苦日子怎麼過?「甘心」便是!

這陣子衛生署和董氏基金會共同拍攝了一支公益影片,片名叫做「日子難過,別讓心也難過」,鼓勵失業的人要向親友表達和求助,不要把難過的感覺悶在心裡。

但是,許多失業的人遭遇到的困難卻是,不想讓親友知道自己失業了,要怎麼向他們求助呢?因為大多數的受雇受薪階級,一但失業就意謂沒有了經濟上的收入,第一件需要向親友求助的事就是借錢。一但開口借錢,個人的尊嚴與自主立刻受制於他人的反應。借得到錢,以後要還,是苦;借不到錢,日子過不了,更苦。自己沒有收入,得縮衣節食,是苦;要是有孩子的家庭,孩子的需求不能滿足,甚至連營養午餐都繳不起,更苦。

這些苦,不是說出來就會好過,但是不說出來更難過。更打擊人的是,這樣的苦日子還得再過一段時間,這所謂的一段時間,或許是半年,但也許是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用醫學的術語來說,這次的苦日子不是急性病,是慢性病。急性病來得快,病情如果不惡化就會很快恢復,像是感冒;慢性病是日積月累導致的身體功能失常,不改變生活習慣好不了,改了也不會「馬上好」,像是糖尿病。

苦日子怎麼過,得過且過,不免難過。要甘心過,才會像甘草一樣,用苦來喚醒味蕾的甜感,讓平凡日子中不覺得珍惜的擁有,在失去之後可以回味。

什麼是甘心?我們比較熟悉的是不甘心,心理學上稱為「否認」,是人類面對失落時,一開始出現的第一道心理防衛機轉。因為面對失去心愛的事實太痛苦,因予以否認,可以阻絕冷酷的事實直接衝擊我們的心靈,如同碰觸到炙熱鐵壺時的縮手反射,是不需經理智判斷的。

但是接下來,我們面對事實,理解事實,最終接受事實是現實的,捨棄不甘心的否認,甘心地在現實的條件上,找到新的生活方式,找到改變環境的方法,在痛苦的現實中,一步一步,走出不甜蜜卻能回甘的路子來。

難過是難免的,不要怕心中有難過,只要甘心過,苦日子也是人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fish
    2014年3月31日10:41 | #1

    我真的觉得马英九是真的被共匪洗脑了,难道他真的不知道签订服貿协议是引狼入室吗??他不清楚共匪出尔反尔的德性和赤色渗透那一套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