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昆明袭击事件遇难者家属不满赔偿金

在徐恩波和丈夫及儿子坐在昆明火车站的候车大厅等车时,站在她身后的一名男子抽出一把刀朝她的脖子砍去,致使她成为这次袭击中的首批遇难者之一。此次袭击后来被中国有关部门认定为恐怖袭击。

几天后,徐恩波的家人被单独安排在徐恩波死亡地点北面不到三公里的一家旅馆里。他们说,当地官员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接受当地政府提供的赔偿金,而他们认为赔偿金太少了。

3月1日昆明持刀砍人事件发生后的几周里,所有29名遇难者的家属都接受了人民币30万元的赔偿金。但政府提供的赔偿金额以及使用的对策再度引发了对恐怖袭击事件赔偿问题的疑问。当前袭击事件似乎正呈上升势头。

河南农民王国安28岁的儿子是遇难者之一。王国安说,我告诉当地官员说政府是有责任的, 不能说政府没有责任。在和官员进行了几周的会面后,3月21日王国安的态度有所缓和,并接受了赔偿金。王国安说,我不想再和这些人谈话了,每次谈话对我来说都是一次伤害。

昆明市政府和昆明铁路局均不予置评。云南省外事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称,遇难者家属在昆明停留期间的旅店和饮食费用是由政府支付的,政府还支付了丧葬费,并提供了“一次性救助金”。一名官员在声明中称,所有遇难者家属已被护送回家。

遇难者亲属说,他们最初拒绝接受当地政府提供的人民币30万元的赔偿金,是因为这一数目少于其他地方政府在致命事件中提供的赔偿金额。

2011年温州附近高铁相撞事故的遇难者家属通过施压政府,使赔偿金从最初的人民币40万元提高逾一倍,至人民币91.5万元。在2009年新疆种族冲突发生后,遇难者亲属获得了人民币42万元的赔偿金,而最初提供的赔偿金为人民币20万元。

中国法律要求地方有关部门向突发性灾难中的遇难者提供赔偿金,但在制定赔偿金额方面给地方政府留有余地,称具体金额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决定。律师们说,在恐怖袭击事件上,中国没有赔偿先例,目前也没有统一的国际标准可以参考。

英国、以色列和其他一些国家建立了一个永久系统,为恐怖袭击事件遇难者提供经济援助。9/11恐怖袭击发生后,美国成立了一个特别赔偿基金,但将决定权留给了州政府、法院和慈善组织。

有关部门称这是新疆分裂分子实施的最严重的一次袭击。政府已经打击了部分维吾尔族人针对中国统治的零星反抗,此类袭击已经变得越来越致命。在昆明袭击事件中,除了29人死亡,还有超过130人受伤,警方击毙了八名袭击者中的四人。

43岁的徐恩波与她的家人当时正在火车站等待返回哈尔滨的火车。她丈夫的姐姐马玉芬说,徐恩波在哈尔滨经营一家服装店。

马玉芬说,我弟弟一开始抓着她,但是袭击者拿着刀向他冲了过来,他和他儿子拔腿就跑。她同时说,等到他们跑回了大厅,却没有发现徐恩波,后来他们在医院停尸间发现了她的尸体。

时间再返回事件发生当时,王国安的儿子王开开正和妻子周佩进站检票,他们八天前刚刚结婚,准备去临近的大理度蜜月。袭击者在两人试图逃跑的时候抓住了他们,杀死了王开开,周佩背后则留下了一个10厘米的伤口。王开开的叔叔王永山说,周佩还在医院,基本不说话。

在受害者的亲属们分批抵达昆明之后不久,当地官员便将他们安置在不同的酒店。这些亲属说,他们被告知昆明市会提供人民币30万元的赔偿。

根据人权律师李方平的说法,在灾难性事件发生之后,将亲属安排在不同的酒店是惯常做法,以便可以使他们尽快接受赔偿内容。

李方平说,对于此次事件来说,这种做法也可以避免家属之间互相交流,避免他们聚集起来讨论;只要政府立场坚定,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做出很多决定;人们受不了了就会顺从。

徐恩波的家人说,如果他们接受赔偿,官员们就答应满足一系列要求,包括一处墓地、补贴性公共住房以及社保等等。但是马玉芬说,在接受赔偿并返回哈尔滨之后,这家人发现当地官员并不愿意履行双方所达成协议的全部内容。

马玉芬说:“当时我们签协议的时候,昆明工作组说:‘你们应该相信党、相信政府’。但是现在,没有人管我们的事情,也没有人帮助我们。”

哈尔滨政府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昆明外事办则在上周五的一份传真声明中说,徐恩波家人有关徐恩波儿子的教育费用及徐恩波母亲的社保费用正在处理之中。

杨涛是北京的一位公司律师,也是王开开的亲戚。他说,上周五晚间几名家属在赔偿问题上态度有所软化,因为担心赔偿金问题僵局带来的负担超过了王开开父母的承受范围。他说:“我们做了所有努力,但是政府就是不理睬你。在中国,这样的问题很难解决。”

杨涛说,政府应该在赔偿金问题上采用一个合理的标准,比方说针对车祸等其他情况采取的标准,否则,在应对受害者家庭的问题上若出现纷争,则会给这些丧失亲人的家属们造成二次伤害。

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亲属们表示,当地铁路部门在维护乘客安全方面存在疏忽。在事件中丧生的符景文的妹妹符秀萍说,符景文买了火车票,那么铁路部门就应该保证他的安全。事发时,符景文正在车站等待去往湖南的火车,准备去那里看儿子。

亲属们指出,中共旗下一份报纸的网站上有一篇报道援引了云南省委书记的话称,此次事件显示出整个铁道安全系统存在问题。

亲属们说,昆明官员对此的回应是他们可以起诉铁道部门。符秀萍说,她的家人们计划晚些时候提起诉讼。但是杨涛说,王开开的家人已经拒绝了这一建议,因为不太可能胜诉。

杨涛说:“我们觉得地方法院不可能受理这种案件。”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3月31日13:06 | #1

    如果以后出现成千上万,还会负责赔偿吗?

  2. Mobile Guest
    2014年3月31日16:39 | #2

    铁路部门应该负全部责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