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反腐风暴冲击“海天盛筵”

三亚“海天盛筵”过去是豪华游艇、珠宝美女和各路土豪聚集的一场大派对,但在今年的反腐大环境下,中国富豪作风变得低调。上周末举行的这个中国高端奢侈品展览倒更像一个真正的游艇展,只是展商大多无精打采。

去年疯狂派对不雅照片传出后,主办商、三亚本地地产开放商鸿洲集团和法国合作伙伴分道扬镳,法国方面北上大连另起炉灶,留在三亚的这个奢侈品派对规模缩水。曾经的主要赞助商高级手表和珠宝商肖邦Chopard不见踪影,虽然还有些张扬的名车,但展览相对变得纯粹。

Guwei0331_1
海天盛筵,意大利游艇制造商法拉第(Ferretti) 一艘26米长的游艇正带着客人试航。

Guwei0331_2
第五届海天盛筵游人不多,闲着无聊的外国模特坐着休息,玩手机。

Guwei0331_3
三亚棕榈树掩映下的鸿洲游艇会。第五届海天盛筵的规模不如以往,名模名人都有缺席。

没有人会像买手提包一样,看一次就买价格几百万欧元甚至几千万欧元的游艇。中国买家做决定更是长达几个月甚至一年。但卖方如果想要在中国游艇市场有所作为,还是有必要在这个中国最大的游艇会上亮相。那些迟迟做不了决定的富豪可能在这里拍板,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新买家也会在这里出现。

今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去年被大连万达收购的英国中低档游艇制造商圣汐Sunseeker。今年它们的表现特别潦草,只带来一艘停在展台上的小船,根本就没有带客户出海参观的准备。圣汐游艇门槛不高但知名度高,曾在007电影中出现,所以一向受到中国新贵青睐。圣汐的背后也是名人荟萃,除了拥有者中国首富王健林,搜狐创始人张朝阳还是它中国代理的投资人。按理有了中国新东家,应该更重视中国市场,但其在游艇展上的表现却是马马虎虎,无心恋战。圣汐中国总代理的销售经理黄文斐告诉笔者,受到反腐败影响,今年尚未签约卖出一艘游艇。去年展厅挤爆,今年等了半天也没人上门。

王健林今年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富人的三种奢侈品是:私人飞机、游艇和豪华酒店。不过他今年以来只是高调推动文化地产,对于欧美超级富豪热爱的游艇业务极少提及。游艇占用大量资源,被称为是海上的别墅,大游艇可以长达七八十米,游泳池、按摩池等设施一应俱全。一艘游艇价格从几百万欧元到几千万欧元不等,每年的维护成本可以达到游艇价格的10%。国内经济放缓,富豪购买行为趋于谨慎。本来中国富豪中真正喜欢航海的就屈指可数,主要是用来招待的。反腐败风头上各种应酬有所收敛,买游艇除了炫富以外,失去了一大块商业价值。

游艇展上,意大利游艇制造商法拉第Ferretti显得特别投入,这可能和它们的中国东家山东潍柴动力的重视有关。今年法拉第带来了七艘豪华游艇,请来许多记者大搞新闻发布会。旗下大船品牌CRN已经和一位中国客户签署意向书,建造一艘68米长的豪华游艇。如果能够最后成交,这将是有史以来在中国卖出的最大一艘游艇,单价高达6000万欧元,约五亿人民币。法拉第集团今年在中国已经卖出了19艘游艇,是去年的一倍。

中国虽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之一,但在中国,游艇拥有量依然很低。根据意大利商会的统计,中国超级富豪中每300人才拥有一艘游艇,而在香港,25个富豪中就有一艘。在香港游艇业的问题不是卖不掉,而是游艇没有位置停。在中国,天津、大连、青岛、浙江、珠海和三亚都可以停游艇,三亚还在建设亚洲最大的游艇码头。但因为配套不发达,手续繁琐严格(出海都要提前拿身份证登记,按照规定一艘船只能上10个客人),中国富豪还不那么习惯在海上颠簸和晒太阳,所以游艇销售一直没有起来。

中国游艇行业应该“乘风破浪会有时”:海外受教育的二代富豪生活方式越来越国际化,他们也喜欢出海晒太阳。法拉第集团的首席执行官Ferruccio Rossi说,我们学到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中国要很有耐心。欧洲市场的销售只是原来的五分之一,欧洲人怕买一艘游艇就有税务人员上门,只能指望新兴市场了。他说,中国还是快速创造财富的地方,而炫富是新富豪普遍爱做的事情。法拉准备在未来三年内把部分生产搬到中国,并在珠海横琴岛建立一个码头。

游艇分销商Asia Yachting的执行总裁Olivier Besson说,1999年他刚来香港的时候,中国没有一艘船,也没有一个码头,现在光在海南岛就有五个码头,可见发展速度之迅速,所以他对中国市场的中期发展还是看好。遗憾的是反腐倡廉风暴来袭,刚刚起了点浪花的游艇市场又平静了下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