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再查茂名官场窝案(茂名地方官凶悍维稳的原因找到了,保PX就是投名状)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共中纪委为了查清由罗荫国下台所牵出的腐败大案,上个月派出由70多名中共纪检官员组成的专责小组,驻扎茂名。在茂名腐败案中下台的最高级别官员是副部级的周镇宏,他曾任广东省统战部长,并曾是罗荫国的前任。

知情人士称,周镇宏可能近期在河南接受审判,中纪委专责小组的大部份成员是来自河南的检察人员,这或许表明茂名贪腐案牵扯更多官员,包括一些中共高层官员。

2012年4月中共官方通报,广东茂名市原市委书记罗荫国系列腐败案涉案303名干部,其中,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罗荫国于2011年2月被拘捕,罪名是利用职务受贿,并拥有大量来源不明的财产。

江派高官广东省常委周镇宏落马

早前曾有报导,中共十八大后,一个多月内就有雷政富、李春城等多名江派中共贪官落马。原中共广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周镇宏因收受贿赂等4项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是继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中央马列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之后落马的又一名涉嫌贪腐的中共高级官员。

据悉,周镇宏此前被“双规”,主要是因为与茂名腐败窝案有关。早在江系大员李长春任广东省委书记之时,就将江泽民“以腐败换团结”的权术复制到广东,大力提拔腐败分子。而周镇宏的一路提拔皆来自李长春,是以在汪洋主政时与其暗中作对,也因此被汪洋骂作“狗官”。

  广东茂名窝案被指放过160人 中央巡视组要求重查

  3月28日晚,广东省纪委发布消息称,茂名市政协原主席冯立梅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此前,茂名官场早已传出冯立梅涉罗荫国案,但在向专案组交代后被从轻处理未予追究。此番重查冯案,或又将掀起茂名官场新一轮“地震”(据《东方早报》)。

  之所以有个“又”字,是因为茂名官场腐败窝案早在2009年底就已“首播”。另据2012年广东省纪委官方通报,此窝案共涉及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茂名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但被立案查处的只有61人,其中省管干部19人、县处级以下干部42人。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的只有20人。

  目前尚不清楚,那些涉案的官员是否皆有贪腐,又是否均构成犯罪。但200多人涉案却只有20人移送司法,难免给公众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合理猜疑。要回应社会关切,避免选择性反腐,复查并及时、全面、有效公开相关信息显得必要而紧迫。

  值得关注的一个细节是,据报道,重查茂名窝案系出于“中央巡视组的要求”。还有接近广东省纪委的人士透露,“当年放过了160余人。”如果这一消息能够证实,则在茂名官场腐败窝案之外,恐怕又衍生出了一系列的新案,即有罪案不诉、有责不追的渎职罪案。当下的旧案重查,不但要查涉嫌贪腐官员,更应查“放过”贪腐的各路官员与执法者。

  当然,在法律上,涉嫌贪腐并不一定都有罪,有罪也并不一定都要追究(如检举有功)。对于无罪的官员,要依法还其清白。这也是实现司法公正,而不是什么“放过”。公众所担心的,并不是这类“不移送”,而是本来有罪、依法本该刑究的贪腐官员,基于某种无法公开的原因被“放过”了。

  窝案中大批涉嫌贪腐官员被“放过”,最常见的理由是“法不责众”—因为波及面太广,全查会影响党政部门的正常工作。这样的理由实是杞人忧天。且不说当地未涉案官员毕竟还是多数,且看看每年火热的公务员考试就知道了,中国从来不缺想进入官场的精英人才。

  官场绝不应成为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更不能成为贪腐官员的庇护所。“刑罚的威慑力不在于刑罚的严苛,而在于刑罚的不可避免。”有罪不诉、有责不究,在国家治理层面,势必会动摇法治根基;在社会治理层面,也将加剧官民对立拉大阶层断裂;它还会让反腐败的既有成果毁于一旦。反腐败必须“零容忍”,选择性反腐的结果,只会是腐败利益的重新分配。

  习近平总书记今年1月14日在中纪委全会上曾强调指出,反腐败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持,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要抓早抓小,有病就马上治,发现问题就及时处理,不能养痈遗患。要让每一个干部牢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道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