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鑫钢铁生死时刻

一家大中型钢铁企业,至少连续两年没有向政府主管部门上报他们的财务数据了。直到最近一段时间,因一笔30亿的逾期贷款为不能偿还,这家企业糟糕的财务状况才被逐渐揭开。

十年前,一个年仅21岁名叫李兆会的年轻人从他被枪杀的父亲手中接过了这个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钢厂。然后,他与小他3岁的妹妹李兆霞在海鑫钢铁的平台上,开始编织复杂而神秘的资本运作体系。他们以海鑫钢铁集团为基础,打造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海鑫系”。

现在,这家经历了家族变故、资本腾挪等离奇故事的山西省第一大民营钢铁公司,在2014年宏观政策转向的背景下走到了资金的悬崖边上,拖着一个几被掏空的躯壳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上周,海鑫钢铁集团所在地山西闻喜县,汇集了各色人等,绝大部分是他们的债权人。其中一位对经济观察报说,有33家金融机构和若干第三方担保公司,债务规模远不止30亿,而是超过了100亿。近期,当地政府将会再次召开债权人大会,商讨这场危机的应对之策。

这是一个中国80后富二代与实业家父辈之间关于继承和裂变的家族故事,亦是一个中国金融与实业互相利用、纠结冲突的行业样本。

33家金融机构深陷债局

海鑫钢铁集团究竟欠了多少债?

经济观察报获得的信息显示,海鑫钢铁的债务规模肯定不止30亿,而是一个要比这大得多的规模。

据一位来自被确信为海鑫钢铁债权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海鑫钢铁债务危机,共涉及包括银行在内的33家金融机构,以及若干为其提供担保的第三方公司。其中,不少银行在最近三年间仍然在增加对海鑫钢铁的授信和贷款额度。3月26日,该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海鑫钢铁此番涉及的债务总规模超过了100亿。

就在上周,有三路人马去了海鑫钢铁所在地山西闻喜县,分别为工商银行、德龙钢铁和敬业钢铁。银行是为了讨债,剩下的两家钢厂则是为了谈托管和收购。据悉,海鑫钢铁欠德龙钢铁的债务规模大约为10亿,目前尚不清楚这笔债务是如何产生的,德龙钢铁人士拒绝对经济观察报解释这笔债务的详情。

一位去海鑫钢铁集团内部看过的债权人对经济观察报说,作为融资抵押物的一些设备,其实都已经不具备太多价值。而目前,海鑫钢铁绝大部分生产设备都已经陷入停产状态。同时一些作为第三方担保的公司,由于与李兆会各子公司交错混乱的股权和业务关系,也变得极为复杂。

海鑫钢铁集团是一家充满了离奇故事的钢铁公司。公司创始人李海仓曾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当时被称为“山西钢铁大王”。

2003年1月,李海仓因私人矛盾被枪杀于自己在公司的办公室内。

仓促接班的李兆会并不想从事钢铁行业。一位钢铁行业人士说,“同很多来自钢厂的富二代一样,李兆会根本对钢铁行业就不感兴趣,而且他确实也不懂钢铁。”从2003年无奈子承父业之后,李兆会不断将海鑫的投资领域扩展到银行、能源、房地产、儿童教育产业等领域。

此外,李兆会还以自然人身份,参与多项其他投资业务。2003年至2013年的十年时间里,李兆会以海鑫钢铁为平台打造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海鑫系”。

而在李兆会一手打造的“海鑫系”中,除了北京惠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嘉和投资有限公司等纯粹的资本运作平台外,其余的子公司均与钢铁、焦煤、矿石、贸易有关。而这些领域都需要大规模的资金。

知情人士称,早在两年前,海鑫钢铁集团就通过11家金融机构使用了近100亿规模的授信额度。这些资金授信或为贷款、或为贸易信用证。这些金融机构包括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浦发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他们为海鑫钢铁集团提供了授信贷款、承兑汇票、信用证等资金需求。

不过,海鑫钢铁在使用上述银行的资金同时,绝大部分都有抵押担保。李兆会除了使用海鑫钢铁设备、资产、房产、股权等作为抵押担保物之外,还引入了不少第三方公司作为担保。经济观察报获悉,为海鑫钢铁提供过抵押担保的公司,包括美锦集团、银光镁业等山西省内外的公司。

山西美锦能源集团业务涉及焦煤、钢铁、铁路和公路运输等诸多领域,其下属子公司为山西美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为深交所上市公司。美锦集团的董事长为姚锦龙,1974年生,被当地称为“富三代”,曾在美国留学。他与李兆会曾占据了山西富豪榜的前两位。

据了解,山西省政府已经组成了一个海鑫钢铁债务处理小组,省政府高层表态称,山西省政府不希望山西省接二连三地出现民营企业陷入困境的局面。

德龙钢铁有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山西省政府更希望海鑫钢铁的债权人能够出面托管这家企业,以免于进入破产清算。但德龙要托管或者重组海鑫钢铁的前提是,海鑫钢铁必须破产,否则庞大而复杂的债务规模令人觉得可怕。

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创也是同样的看法,他说,“这么大的债务规模,不破产,怎么进行重组?”

李兆会的资本迷宫

海鑫钢铁集团是家族留给李兆会的核心家底,无心钢铁的李兆会最初就是从这个钢厂起家,不断编织他的钢铁图谱的。自2003年接手之后,李兆会分别投资参股或成立了若干家从事矿业、焦煤、贸易的海鑫钢铁子公司,而这些公司的业务开展都需要规模巨大的银行授信来支撑。

李兆会从一开始就对经营具体的钢铁业务不感兴趣。学习金融的他,更加热衷于资本运作。从2004年开始,他先后成立了至少三家投资平台公司,主要从事对基金、证券、影视等投资业务,期间也曾有所斩获。但不少投资都难言成功。加上实业后台海鑫钢铁的连年亏损、可用作担保抵押标的的不断减少,李兆会和海鑫钢铁的金融链条越拉越紧。

2004年6月,李兆会在上海成立了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海博鑫惠”),公司注册资金1.8亿,其中李兆会出资1.6亿,另外一个股东是一个名为“周晓冬”的自然人,出资2000万。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矿砂、钢材进出口业务及国内贸易。此后李兆会妹妹李兆霞的身影也曾出现在这家公司里,为自然人股东,持股40%。

一份发布于2012年2月23日的“银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公司董事变更的公告”提供了周晓冬与李兆会的更多信息:这份公告称,“周晓冬曾担任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现任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兼任北京惠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据悉,李兆会曾在2007年11月以11.8亿的资金收购了银华基金20%的股份。不过,五年后,也就是2012年,李兆会又以同样的价格将银华基金20%的股份转手卖给了西南证券。

北京惠宇投资有限公司是李兆会的又一个资本运作平台,成立于2005年1月,公司注册地位于北京市房山科技工业园21号,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均为李兆会。这是李兆会最近几年在北京、青岛等地投资儿童产业、动漫、医疗、电影等产业的两大平台公司之一。2009年5月,河南冶金建材物资销售公司在山西海鑫实业中的股份被拍卖,北京惠宇有限公司以2298万元的价格接了手。

李兆会在北京的另一家平台公司为北京嘉和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注册成立时间比北京惠宇投资公司早了一个月,为2004年12月,注册地为北京市房山区房山科技工业园19号。北京嘉和投资的两个自然人股东分别为李兆会和李兆霞。

2013年9月,李兆会控制的海博鑫惠联手史玉柱,参与了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即“成大股份”)不超过18.56亿元的定向增发。其中史玉柱的巨人投资认购金额为8.62亿。此次增发完成后,海博鑫惠持有辽宁成大4.98%的股份。

在此之前,李兆会曾通过海鑫实业不断减持其所持有的山西证券的股份。2012年10月的最后三天里,海鑫实业抛光了山西证券4669万股。不过,李兆会目前是山西证券十二名董事之一,位列第六位,任职期限为2011年5月6日-2014年5月6日。

3月20日,史玉柱发布微博声援陷入债务危局的海鑫钢铁和李兆会。史玉柱的微博称,“海鑫钢铁的生产工艺和品种并不落后,钢铁业务目前还盈利。银行抽贷40亿,导致其流动性出问题;15%贷款利息,导致其负担较重。对80后年轻实业家,社会还是要包容。对其上万名工人,大家还是要爱护。政府和社会,应鼓励海鑫钢铁继续正常生产,而不是落井下石。”

海鑫钢铁的钢铁业务本身是否还能盈利,不得而知。不过最近两年间,钢铁行业全行业亏损却是不争的事实。

一位知情人士说,就钢铁业务本身而言,海鑫钢铁并没有任何优势。成本和销售两头在外,意味着运输成本的大量增加,而海鑫钢铁的产品主要为螺纹钢筋等大路货,在任何一个市场都竞争激烈。因此,海鑫能撑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业内人士说,“李兆会的上述投资,大多带有金融投机性质,李兆会不时套现退出。虽有所收益,但大部分实业投资都亏了。”此前,海鑫钢铁还曾计划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合作,准备投资20亿,在曹妃甸建设一个500万吨的铁矿石球团项目。但最终这个项目告吹了。

海鑫身后事

尽管如此,在业内人士看来,海鑫钢铁仍然有着不容忽视的品牌影响力。其集团资料称,“海鑫”商标是“中国驰名商标”,其高速线材和螺纹钢都是山西省名牌产品。“海鑫牌”钢筋还分别在2003年和2005年两次以技术标和商务标双第一的绝对优势中标杭州湾跨海大桥主体工程,使海鑫钢铁集团成为世界最大跨海大桥主体工程钢筋的独家供应商。

正是由于其残留的品牌影响力,德龙、敬业等多家钢铁公司,在闻讯海鑫钢铁深陷债务危局后,第一时间便赶到山西洽谈收购。

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得益于李兆会父亲李海仓。中钢协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创将李海仓评价为,“一位特别了不起的钢铁企业家”。

早在十年前的李海仓时代,海鑫钢铁就已经做到了500多万吨的规模,这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尽管如此,彼时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李海仓,还是觉得海鑫钢铁如果蜗居山西,很难再有太大的发展空间。于是李海仓在某沿海港口,为海鑫钢铁物色了一处钢铁基地,并在2002年年底将1亿保证金打到了指定账户上。但仅一个月后,李海仓便因私人纠纷,被枪杀于海鑫钢铁的办公室里。

这家公司很少与山西当地的企业往来,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也非常疏离,与钢铁行业内的钢厂业务往来也不多。只有几家固定为其提供铁矿石的贸易商或矿商,与其有过频繁的交往,但也都是一般业务关系。3月25日,有市场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海鑫钢铁近期一船海外铁矿石的进口矿,连银行信用证都开不出来了。

海鑫钢铁的债务危机,让原本就已经负债累累的钢铁行业雪上加霜。有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3年6月底,全国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超过3万亿,其中银行贷款达1.3万亿。全国有39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80%,15家钢厂资产负债率超过90%。

为钢铁企业提供铁矿石和煤炭的上游贸易商,已经开始要求先付款再发货。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确保资金安全的唯一有效办法。

一位矿石贸易商对经济观察报说,“当贸易商开始对一个行业提出预付款条件的时候,就说明这个行业的债务危机已经很严重了”。

在信贷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双重挤压下,李兆会选择了风险更高但也更刺激的资本游戏。银行和地方政府一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债务危机终于来临时,他们都已回天乏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