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弟弟以死效忠兄长,还会有多少人“死无对证”?

在海外媒体上的周永康案最新“进展”是周永康本人“畏罪自杀”未果,被就近送往天津某医院“洗胃”。如此八卦“新闻”当然不足采信,其大前提“周永康被党内双规之后关押在天津由三十八军看守”本身就是一则八卦。近半年以来,关于周永康被关押的“秘密地点”已经被海外媒体陆续“泄露”了N处,北京、天津、内蒙古甚至还有甘肃等等……

如果仅仅从逻辑角度判断,当然是“北京某地”的说法较为靠谱,可滑稽的是,最先对外“泄露”了“周永康被关押在北京某地”的一家海外媒体却又画蛇添足,楞说包括习近平、王歧山在内,中共全党上下知道这一“秘密关押地点”的不足十人。

令笔者感到奇怪的是,连周永康“服药自杀未遂”这类的周案“最新进展”都竞相转载的海外中文媒体们反而是不大关注周永康犯罪团伙的重要成员,他本人的亲弟弟周元兴“死得正是时候”。要知道,整个周永康家族的巨额经济犯罪金额中的相当一部分可能就会因此而死无对证了。

如今至少是在中国大陆境内的所有关注周永康窝案事态发展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周永康当年在老家读中学时将本名周元根改为周永康的故事,到底是因为周永康本人嫌“元根”二字“过于乡土”还仅仅因为是当时他就读的中学里有两个“周元根”,好事者未再细究,只是考证出了按照他们周家的族谱,周永康这一辈排“元”字,所以他的两个弟弟一名“元兴”,另一名“元青”。

笔者过去的文章里曾经引述过一篇《谁把周元根的祖坟挖了一个洞》的文章内容,着笔本文之前发现这篇文章已经搜索不到了。好在另外一篇详细报道周永康三兄弟的记者实地采访文章可能是因为刊出之后在中国大陆境内转载者无数,网警们已经无法将其“斩草除根”。

按照该文作者的说法,周滨他爷爷那辈的当地周家也是受苦人出身,所以周家祖坟原为土坟,没有风水概念,默默湮没于一片桑树林中,和葬在这里的其他乡亲没有两样。

1990年代周滨之父在北京时,曾请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干部之后,到目前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于是周滨他爹为此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周元兴修坟。

当地人称,1995年左右,组织上出面为周家扩坟,砍掉周围一些桑树,种上了四棵无锡市树樟树。同年6月,周家为先祖、先祖父母,立了三块碑。为给周家扩坟还把周围一家人家的水塘给平了,后为无疑也是组织上出面为水塘主人家里装了自来水,作为补偿。

周家祖坟的热闹,是在周滨他爹的官越做越大之后。每至清明,扫墓者络绎不绝。来者多是干部,不仅有无锡本地、江苏其他地市,甚至还有来自上海、武警的车辆。

当地多名乡人都对记者回顾说,十多年前,曾看到周滨生母王淑华在周家祖坟哭了一场,周家人请她回家吃饭,被她拒绝。这位可怜的王淑华回去后就“车祸”而死。

周永康是2007年秋与习近平一同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从那以后出现在周家祖坟前的“挂外地车牌的黑色轿车”越来越多。2009年,因为替周永康扫墓的人太多了,当地政府在靠近墓地的公路边专门修了一个停车场。当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周家祖坟突然发现被人挖了洞,不仅惊动了无锡警方,而且江苏省公安厅、上海公安局,乃至公安部如临大敌,动用警力侦破。

对于侦查结果,附近居民多不知情,只知道从那以后,警方在周家祖坟四周和前往周家祖坟的两个路口,都安了摄相头。

中国自古就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为求升官而修祖坟,修了祖坟果然就“直上青云”的周永康与他的家族成员自然也要“苟宝贵,勿相忘”。

周永康的大侄子,也就是周滨的堂弟叫周晓华,其私家车的车牌尾号为001,被当地人戏称为“部长”。“部长”去四川找大伯时,传达室说没有这个人,他回到宾馆里砸了电视机,警察出动了,后来他被车子接走。

一趟四川之后,“部长”和他爹周元兴就经营起了“五粮液”代理,从四川宜宾整车运去的“保证没假”的紧俏名酒甚至还被周家包销到上海。从此到处吹牛自己“不出门就可赚钞票”的周元兴父子贪得无厌,同时还经营起了替人打官司说情和监狱“捞人”的行当。

当地没有人不知道“部长”打警察的故事,说的是周滨他堂弟周晓华一次开车遇警察拦检,争执中周晓华抬手打了警察两个耳光,喝令“叫你们局长来”。结果警察向周晓华赔礼道歉,赔偿周被拉坏的衣服。

这则故事流传开去的效果是在整个无锡市甚至江苏省范围内为周家的替人打官司包赢和监狱捞人生意做了活广告。

外界传闻至今仍然未被中共官方证实的周永康被双规时间是去年十二月下旬,而被媒体记者亲赴周永康家乡实地采访多名乡亲得到的口径一致的周家老二周元兴被抄家的时间比这略早,具体是2013年12月7日上午,抄家者的说法是,“非国家工作人员巨额财产来历不明”。

被抄家之后的周元兴并没有失去自由,但两个月之后的今年二月十二日他便被家人草草出殡了,说是此前两天,也就是二月十日死于骨癌。

按照当地村民的说法,去年秋天周元兴曾因患骨癌到北京治病确有其事,但按照北京方面权威医学的说法,如今已经使恶性骨癌经治疗有五年以上存活率由15~20%提高到60~70%。如此说来,周永康的这个弟弟的病情委实是“恶化”得太快了点儿。

周元兴死一个月,周永康最后一任秘书余刚的妹夫王垣在北京被警方宣布“自杀”。看来周永康本人如果迟迟还不被示众的话,恐怕还会有一个接一个的涉案人用“死无对证”来回报他周永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