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打下的第一张牌——俄外长近期言论摘要

在克里米亚半岛问题草草收场(对西方来说,克里米亚肯定是要丢的,只是丢的有点难看)以后,西方和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博弈已经“正式”转到了如何在未来的乌克兰政府中锁定各自的利益上。在上周六奥巴马和普京在电话达成努力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乌克兰问题以后,俄罗斯外长Lavrov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已经在周日开始进行谈判了。

鉴于乌克兰大选将在5月举行,西方和俄罗斯肯定将会进行一场长期的博弈,正如Lavrov在与克里在周日晚首次会面以后,对记者表示的“洗洗睡吧,好运(Good luck and good night)”,似乎暗示了这将是一场漫长的谈判。

正如之前分析的,在乌克兰问题上普京已获得先手优势,以下可能正是普京打下的第一张牌。

在普京和奥巴马通电话同意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乌克兰问题以后,在美国国务卿克里和俄罗斯外长Lavrov在巴黎举行乌克兰问题会谈之前,Lavrov接受了俄罗斯当地电视台的采访。

俄罗斯外长除了吐槽欧美国家喜欢拉帮结派,外交政策虚伪,强调俄罗斯不会入侵乌克兰东部地区和象美国那样建立海外海军基地以外,还特别赞扬中国理解俄罗斯统一克里米亚半岛中存在的历史和政治因素。此外的重点是:

Q:与西方可能达成怎么样的共识?…

Lavrov:我不认为我们存在不可逾越的分歧。我们正在努力统一我们的立场。…我可以说,我们可能能起草一份联合方案,交给我们的乌克兰伙伴。

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直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西方伙伴一直建议成立一个联络小组,在框架内俄罗斯和夺取基辅权力的人在该小组监督下进行谈判。这样的平台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这甚至连问题都不算。现在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是由无能引起的政治体系深层次危机导致的…

我们深信,乌克兰需要根本性的宪制改革。老实说,除了改成联邦制,我们认为不存在其他方法保证乌克兰的可持续发展。可能有人更为了解,存在一个神奇的方法令集权政府在一个西部、东部、南部地区人民庆祝不同节日、崇拜不同英雄、拥有不同经济结构、说不同语言、思维方式不一样,倾向于不同欧洲文化的国家有效运转。在这样的集权国家里生活是极为痛苦的。

Q:莫斯科和比如说华盛顿谈及了乌克兰的不结盟身份了吗?

Lavrov:这个主意已经在我们的方案中提及。我们真的认为,在新的(乌克兰)宪法中应该明确表示乌克兰不加入任何联盟。

Q:美国人听到了吗?

Lavrov:他们听到了,你可以从他们的公开言论中知道他们听到没。奥巴马上周在布鲁塞尔表示,乌克兰和北约都没有准备好,这个问题没有谈论的基础。

Lavrov:…对于北约成员国提供不可分割的安全保护,而对于非成员国则以二流国家待遇区别对待,这是不正确的。所以北约可以象磁铁一般吸引新的成员加入,进一步把分界线向东推进。

我们曾经获得这不会发生的承诺——我们被骗了。我们曾被承诺,北约不会把军事设施带来接近我们边境的地方——我们被骗了。我们曾被承诺,在新北约成员国的领土上不会建立新的军事设施。…

Lavrov:欧盟的东扩计划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建基于“非此即彼”的概念上:要么加入我们,要么与我们敌对。实际上,大概从2004年乌克兰大选开始,我们的西部朋友一直谈论这个问题。那时候,还没有我们主导的关税联盟,也没有欧盟的东扩计划…时任欧盟贸易委员就公开要求乌克兰应该投票决定希望和欧洲还是俄罗斯在一起。…

欧盟的东扩计划,和北约的扩张一样,只是快速对存在重要地缘政治意义的领土实施控制。欧盟一直准备不惜代价推动这个计划。其完全无视乌克兰邻国,比如说俄罗斯和其它国家,以及该计划中的国家的合理经济利益。…

应该如何理解普京打下的第一张牌,英国《金融时报》是这么解读的:

如何保持乌克兰的“中立”?

这是最难达成共识的要求。如果这意味着承诺不加入欧盟,这看起来是乌克兰政府不能接受的。在基辅中心的独立广场上,那些示威和因此牺牲的人,正是拿着欧盟的旗帜。军事中立可能是可行的。在乌克兰,支持加入北约的人一直少于支持加入欧盟的人。但在俄罗斯合并了克里米亚半岛,违反了1994年签署的布达佩斯备忘录(该备忘录承诺尊重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中立)以后,就算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担保,乌克兰政府也难以说服乌克兰人民承诺不加入北约。

为什么俄罗斯希望乌克兰建立联邦制?

这个方案在乌克兰东部很受欢饮,但在基辅一些年长的乌克兰人则警告,这可能会使独立只有22年时间的年轻国家变得脆弱,并增强了俄罗斯的影响力。因为除了克里米亚半岛以外,乌克兰族在所有的地区都占了多数,他们表示,基于文化和语言的原因,建立联邦制度是错误的。把权力下放给地区,而不是建立联邦制度,看起来更可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