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老记者

十多天来,马航失联事件牵动亿万中国人的心。人们悲痛,诧异,密切关注,全民福尔摩斯。中国媒体在事件报道中不尽如人意的表现,也成为人们吐槽的一个焦点。有网友惊呼,“马航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记者的无能”,这不仅仅是航空界的灾难日,更是“中国媒体的灾难日”。

当长期积累的经验与才华变得无足轻重,当洞察力、智慧、技巧变成无用的屠龙之技,记者的工作变成简单的体力活,无需多少技术含量,这时,老记者已被杀死,新闻专业主义已被杀死。中国媒体何以“无能”,值得深思。

而救赎之路何在?

[开篇]新闻非转发

本报评论员 孙乐涛

近几日,有关马航失联事件,除了马来西亚当局,中国媒体的表现,也成为人们吐槽的一个焦点。中国媒体,它们能做的就是:①报道经常不靠谱的马方新闻发布会的内容,②转发“西方媒体”的报道,③煽情:“马航我们等你回家,为你祈祷”,或者还有④传谣。

常见的情景是,各路专家敲完边鼓后,主持人说,我给大家总结一下目前的最新消息,据CNN,据美联社,据BBC,据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当然,我们也有“独家”,就是镜头里那些肝肠寸断的接机家属。高大上的国字号媒体如此,各路地方军就更不足道了。比如某民间享有声誉的大报,关于MH370的官网头条大稿,作者是“综合”。有网友惊呼,“马航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记者的无能”,暴露了我们在国际上“无话语权”,这不仅仅是航空界的灾难日,更是“中国媒体的灾难日”。

一味指着中国媒体并不公平

平心而论,把耻辱完全钉在“中国记者”或中国媒体身上,并不公平。如马航失联这样的事件,并非一般社会新闻,要深入真相,除了靠记者、媒体本身的专业能力外,更需要基于国家科技、情报实力的信源优势。

CNN等西方媒体大鳄在这次事件中展现的实力、话语权,其底气很大程度上正来自于波音公司与劳斯莱斯引擎商的数据,来自于美国强大的卫星设备与全球分布甚广的雷达基站,来自于盟国雷达数据、各种情报信息的拱卫,也来自于马来西亚方面专门提供的各种信息。当众多参与搜救的国家还在南海紧张工作的时候,美国已把目光以及救援舰只转向印度洋。国家的软实力与硬实力互为渊源,不可分割。

中国媒体是否可以以此为自己的“无能”自辩,为自己在这次事件报道中无所作为而心安理得?亦非如此。事实上,即使以非信源优势国的标准来衡量,中国媒体也做得相当不到位。中国并非蕞尔小国,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也早已摆脱“弱国”地位。中国已是世界第三大卫星强国,一次调动10颗卫星参与救援,也非一般国家所能。近年来,经济壮大的同时,提升国家软实力、在国际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也早已成为国家的战略目标。况且,中国是此次事件主要当事方之一,事件就发生在家门口,中国媒体在事件报道上理应、也有条件有更加实质性的成果,而不仅仅是“跑会”与转发,尤其是对那些国字头的、掌握巨大财力与官方资源的媒体来说。

一位老记者坦言,事件一发生,他就想到应立即从乘客名单中分析,看其中有无政府高官,有无来自敏感地区的乘客,以及其他特殊人物,以推断是否有可能是恐怖事件。但第一时间获取名单并依靠可靠的情报数据进行分析,需要强大的资源、渠道乃至官方的配合,个体与小机构难以做到,而国字头的那些大媒体是可以做到的。这位老记者说:“也许他们只是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也不敢去做,因为这太难,需要从国家某些部门中去获取或印证这些资料,或者,即使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也不能发表。”

长期以来,“听传达”成了习惯,而“挖消息”变成大忌,这正是中国媒体专业能力愈发丧失的重要原因。“听传达”安全可控,不必承担责任,“挖消息”则不确定因素甚多,容易出事。而“不出事”才是中国数千年源远流长的仕途明哲保身之道。成绩做出来,把柄落下来,智者不为也。而且,在既有体制中,成绩在于成功维持,而不在异军突起。

难觅老记者

记者是脑力劳动者,尤其是主流严肃媒体的记者,是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的一部分。而知识生产与传播,是富有创造性的工作。记者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可以培养出敏锐的洞察力与访谈、调查技巧,生产出富有智慧、击中时弊、引领社会的新闻产品。这对一个社会机体的健康发展,对大众精神与知识能力的提高至关重要。一个社会主流的报刊杂志的水平、编辑记者的水平,与学者、作家、教师、大学的水平一样,本身就是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指标,这也正是“软实力”的本意。

两三百年以来,欧美国家走向民主化、现代化的过程,本身也正是大众媒体生成并走向高度发达的过程,是媒体成为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权”的过程,是记者成为“无冕之王”的过程,是CNN、BBC、美联、路透在社会生活中逐渐取得举足轻重地位的过程。

作为知识文化产业的传媒业,其特点是富于精神性、能动性、创造性,而非简单机械的重复式劳作。这个产业的发达,既依赖于机构性、建制性团体的支持与协作,也有赖于从业者个体的才华与经验。这就是我们看到的CNN、BBC、Bloomberg这样的具有全球性网络的巨型机构,以及更重要的,为这些机构服务的大批富于才华与经验、资历深厚、甚至头发花白的编辑、记者、撰稿人。

马航事件发生后,CNN迅速调遣大量有丰富国际事件报道经验的记者奔赴北京、吉隆坡与越南的分社。驻首尔记者吉姆•克兰西于3月8日当晚飞抵吉隆坡。在克兰西30年的记者生涯中,他报道过柏林墙的倒塌、卢旺达大屠杀等,资历显赫。CNN等媒体大鳄以权威的报道与分析,垄断国际新闻的“话语权”,成为美国“软实力”的重要体现,没有这样资深的人员队伍,绝无可能。而这些雄厚的经验与才华,是在以专业、严谨的态度,无所畏惧地探求真相的过程中历练出来的。常年听传达,发通稿,当传声筒,是无法筛选、锻炼出这样的人才的。

而中国当代最可怕的媒体病,恰恰在于“杀死老记者”。这个趋势,近十年来愈发明显。记者行业,逐渐变成“吃青春饭”的行业。如果某记者“奔四”了还在一线,就会被视为怪异,视为无能,本人也深以为耻。甚至根本不用等到四十,众多媒体人从业七八年后,就纷纷淡出,转行。

马航事件发生,适逢两会,这是中国主流严肃媒体的年度重头戏。观众们看到的是,大批刚踏出校门不久的年轻记者,学生腔十足,很努力、很生硬地拦委员挡代表,问大同小异的问题。如闾丘露薇那样沧桑的面孔,在两会记者中绝对是另类。

记者这一工作变成了体力活,记者工作不再是一项富于精神性、能动性、创造性的工作,记者无需是知识分子,洞察力、智慧、技巧变成无用的屠龙之技。记者工作“体力劳动化”反过来又使这一行业待遇愈发低下。从业环境恶化,理想与待遇双重落空,使这个工作不再成为可以托以终身的职业。“杀死老记者”,豁然头落,新闻专业主义也随之消失。

马航事件发生,大批中国记者奔赴马来西亚,奔赴越南富国岛。然而,在国家“软实力”的较量中,人海战术基本无用。软实力的较量,是基于技术与经验、具有强大专业壁垒的洞察力、执行力的较量。大批中国记者像没头苍蝇一样,跑新闻发布会,拦路采访路人甲,去机场拍几张照片,窝在酒店看当地电视,如此而已。真相,根本就不知从何入手。甚至,由于对马官方经常发布的不实之词缺乏辨别能力,无形之中成为传播不实消息的渠道、放大器。这种状况下,所谓“话语权”几成笑谈。

未老先衰的新闻专业主义

中国严肃媒体今日之困局,还有另外的原因,就是互联网的冲击。互联网的冲击已严重动摇了传统媒体建制,传统媒体的“重资产”模式被视为“落后生产力”,行将被淘汰。这种“重资产”模式主要表现在高昂的纸质印刷成本、发行流通成本、专业化的内容生产成本等方面。

重资产的媒体模式,两三百年来,已发展得极为成熟,它与新闻专业主义的成熟壮大、与媒体作为宪政民主国家“第四权”的地位可谓“皮”与“毛”的关系。培育具有专业能力的记者,强大的资源整合与支持,培养线人,重金购买情报,与专业机构形成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这都需要具有相当的重资产属性的机构才能胜任。

CNN,正是这样的典型的重资产模式的代表。在马航事件中,CNN强大的真相挖掘能力、公信力与这种传统重资产模式密切相关。然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开始摧毁这种模式,高昂的投入还在,公信力也还在,甚至因互联网传播的迅捷其公信力还得到提升,但却因终端变现模式突然失效,公信力无法转变为经济效益,这使得传统媒体普遍陷入困境。连CNN都在大量裁员,主张“更多的秀,更少的新闻播报”。无疑,这意味着新闻专业能力的削弱。皮之不存,毛将附于何处?能保证新闻专业主义的新模式现在尚未找到,欧美世界也在探索之中。

建制性的新闻机构支持的强大的真相挖掘能力,对公民社会的建立极为重要。这不是用户生产内容的即时性、碎片化的社交媒体所能完全取代的。如在马航事件中,单凭微博、Twitter不可能挖掘到原始的真相。轻资产的新媒体、自媒体,至少目前来看,也无力承担起这样的任务。

中国的传统媒体,生不逢时,在新闻专业能力尚未成熟之时,就已面临着倾覆的危机。新闻专业主义未老先衰,其危害不只体现在马航事件中“话语权”丧失,“软实力”不彰。更重要的是,由于专业化的、具有公信力的媒体机构缺失,在国内舆论场中,一些重要社会问题的真相无法厘清,情绪之争、集团利益之争淹没一切,拖延了问题的解决。比如最近沸沸扬扬的南京护士被打瘫痪事件,如有专业调查能力的媒体机构及时厘清,则可如马当局被迫吐露真相一样,倒逼医患问题的根本解决。而如今,关于这一事件,混混沌沌,你呵我骂,阴谋论横行,凸显社会理性水平低落,这样的社会环境无疑是滋生坏制度的土壤。这大概就是“杀死老记者”,新闻专业主义低落的后果吧。

纸质或许终将消失,电视也要互联网化,但只要文明还要发展、延续,新闻专业主义就不会死。老记者们,也终有获得尊严的一天。他们的才华、经验与洞察力终有实现其价值的一天。也许只有到那时,我们才有资格谈“软实力”、“话语权”。

[延伸]信息黑洞与“魔弹论”

韩十洲

马航MH370以前所未有的离奇和至今未解的悬念几乎席卷了一切注意力,十多天过去了,我们距离这次事件的“真相”仍然相当远。

按照信息论创始人申农的定义,信息是“用来消除不确定性的东西”,而这次马航事件中最缺的就是信息。对于媒体而言,这次马航事件完全不像以往的空难事件—有“新闻现场”可以抵达,有消息、照片和故事可发,最大的离奇之处也即最大挑战是事实信息的结构性缺失—新闻主体的失踪,这意味着直接消息源的缺席,系统性地导致了媒体惯用的“故事化报道模式”的失效。

当然,媒体并不是无所作为,但新闻突破点惟在通过对技术数据的分析获得间接消息,而与飞机技术相关的间接消息源基本上都在美英体系掌握之中,那么,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美英的媒体如CNN、《纽约时报》和BBC等在这次被称为“新闻战”的角力中力拔头筹,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除了美英体系内相互之间的亲缘性,也与这些媒体巨头庞大的线人网络和公信力分不开。

反过来说,中国媒体如果“完胜”(流行的说法是“马航事件新闻战中国媒体完败”),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中国媒体在国际传媒格局中的疲弱和缺乏话语权并非什么新鲜事,所以我们非要在这次马航事件中故作吃惊的谈论为什么中国媒体的表现不如西方反倒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所以,与其把批判的矛头指向国内媒体,倒不如把分析的技术用于这次马航事件中信息传播的社会机制—为什么各种真假难辨的消息传来传去满天飞?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谈一谈“魔弹论”了。

“魔弹论”是传播学上第一个用来描述传播效果的理论,核心内容是:传播媒介拥有不可抵抗的强大力量,它们所传递的信息在受传者身上就像子弹击中身体、药剂注入皮肤一样,可以引起直接速效的反应,从而左右人们的态度、意见和行动。这一理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美国学者提出,当时正值盛行的本能主义心理学、“相互隔绝、孤立无援”的受众观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宣传战和心理战的重要作用之合力促成了“魔弹论”的诞生,直到1940年代被拉扎斯菲尔德在美国大选期间所做的实证调查(史称“伊里调查”)得出的结论所否定。拉氏和研究人员本意是要为“魔弹论”寻找现实依据的,却在分析了大量的调查数据后公布了截然相反的结论,提出媒介并不像“魔弹论”中描述的那样对受众具有神奇的魔力,受众对媒介有自己的“选择性”。

“魔弹论”给我们的最大启发就是“经验域”的概念,其存在的逻辑基础是人类的“经验域”以及认知和思维的有限性。比如,这次马航事件完全超出经验、超乎想象,乃至于马来西亚官员说“航空史上前所未有神秘事件”。就导致处于前面所说的“新闻主体的失踪”的境地,我们至今仍然处在“三不知”状态—不知所向、不知后果、不知原因。马来西亚官方始终没有给出过多少靠谱的信息(当然,或许他们知道的要比对外公布的要多),要不是“CNN司法口老记找到国际刑警做实假护照;《华尔街日报》挖掘飞机引擎线索,后披露折返;《纽约时报》认定飞机的方向不是朝北而是朝西,很可能从美政府线人处拿到雷达数据;ABC第一时间披露众包搜索;BBC等最后找到卫星公司,让我们知道了8:11这个关键时间点”,我们真不知道这次事件该如何思维。所以灾难突降时以及后来间或出现的捕风捉影、以讹传讹,完全是一种情理之中的信息传播过程中的“正常现象”。

除了我们仍然希冀MH370在离奇之外要再现一个奇迹—飞机上的乘客都能够平安归来,“你妈妈等你回家吃饭”。通过马航事件的反思和“魔弹论”带来的启发—人们始终是在非对称信息中思维、判断和行动,那么,我们对传播过程中的信息误讹,既需保持足够的敏感—免得被各种媒介力量所操纵,也要抱有适当的宽谅—免得戾气丛生、愤而无当,这恐怕应该成为也可以成为灾难带给我们的认知馈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