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服貿15大爭議點 正反方大辯論

96d9c25e695fe35b7603b2dc384f9ded
行政院長江宜樺與學運總指揮林飛帆的會面,相距僅3公尺,卻是政府與群眾無法對話的最遙遠距離。(攝影者.陳炳勳)

「七成五台灣人民,要求逐條審查」,這是一群大學生在三月十八日開始占領立法院議場後,第一個掛上主席台的訴求布條,也是數家媒體民調顯示的絕大多數民意(TVBS民調七○%支持、《蘋果日報》民調七四%支持)。

這次的「反黑箱服貿」學運之所以能獲得數萬人上街聲援,就是緣起於朝野兩大黨都試圖擺爛,以程序杯葛來拖延或阻擋服貿內容的實質審查。有鑒於此,《商業周刊》特地邀請贊成和反對目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兩方專家,逐條、逐項挑出服貿的爭議點,進行論辯,讓真理越辯越明。

正方代表第一位是中華經濟研究院WTO與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第二位是陸委會副主委林祖嘉。

反方代表第一位是律師賴中強;第二位是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洪財隆。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到底哪幾條條文、哪幾項產業有問題?需不需要修正?正反專家們除了對於逐條審查有高度共識外,其餘條文內容則出現精彩攻防。以下即為專家們的正反方辯論內容摘要。

反方代表

律師
賴中強
反服貿學運學生的決策顧問,曾參與多項企業購併和金融稅務案件,熟悉財經實務。成立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

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
洪財隆
負責提出民進黨版本的服貿協議修正案,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專長即為自由貿易研究、國際政治經濟學。

正方代表

中華經濟研究院WTO與RTA中心副執行長
李淳
政府委託中經院多項自由貿易協定(FTA)相關研究計畫,包括兩岸服貿協議經濟影響評估的重要參與者,並具法律與公共政策專長。

陸委會副主委
林祖嘉
兼任政治大學經濟系特聘教授、曾任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委員。服貿談判主事者之一,熟悉服貿談判內容演變。

Part 1》有沒有違反程序正義?

爭議1:外界質疑,台紐經濟合作協定、台星自由貿易協定,部分條文有經過立法院逐條審查,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什麼沒有?

反方賴中強:建立法律體系讓國會監督才正常

以馬英九最喜歡舉的韓國為例,依韓國的《通商條約締結法》,談判前要有談判計畫、衝擊影響評估,且談判計畫變更時還要到國會再次報告,要聽取公眾意見、進行聽證程序。

這樣一套法律體系就是要讓國會充分監督,讓民意可以參與,這個才是正常,韓國、美國都是如此。台灣嚴重欠缺對外談判民主監督的法律體系,包括條約締結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都是應該立法而沒有立。因此,未經國會監督、人民參與所簽訂的條約跟協議,本質上就是不對的。

至於台紐、台星,因影響範圍較小,但它沒有國會、人民的參與監督也是錯的,只是民間團體能力有限,沒辦法取代政府跟在野黨來全面性的監督,只好選擇影響較大的(服貿)。

正方李淳:挑出關鍵七項審查,剩下的包裹表決

只要牽涉到修法部分,就一定要逐條審查。此外,要採取包裹表決或是逐條審議,取決於談判過程,如果過程高度透明,到下游就是要包裹表決;如果過程是高度不透明,那當然大家就有權要求你逐條審查。這次當然是不透明的,所以逐條表決不是沒有道理。我提的主張是說,我們雙方坐下來談一個關鍵清單,這麼多條文當中,挑出關鍵七項來審,剩下就是包裹表決。

爭議2:一般都先談完貨貿,再談服貿。外界不理解,這一次為何兩岸是先簽服貿?

反方洪財隆:服貿一般放在後面來談,這次政府太大意

國際上早期在談貿易自由化,一定大部分都是談關稅、貨品,現在服務貿易越來越重要,尤其跨境的移動、資金全球化,因此晚近的FTA通常都會包含這兩個(貨貿和服貿),所以兩岸貨貿先談,才有一個順序。另外,因為服貿是(牽涉)投資跟人流的移動,通常這本來就會對內部的經濟跟社會體制造成衝擊,所以(服貿)一般會放在比較後面來談。這次因為政府太大意,以為(服貿)是小問題,所以先簽了。

正方林祖嘉:其實沒有先後順序,重點是每年可以補簽

這個其實沒有什麼差別,ECFA談完後,後面有四項要談,那四項就獨立去談,這四個都是獨立的嘛!為什麼服貿跑到前面呢?因為服貿協議裡面項目實在太多,到底要談到什麼時候,實在很難,所以其實沒有先後順序,就是你談到一個地方,覺得後面再談可能要花很多時間,那我們就先到這裡為止,重點是(簽了以後)每一年都可以補簽、繼續談。

爭議3:兩岸在這次的服貿協議中,到底是誰讓利比較多?

反方洪財隆:開放模式有兩大不對等,對台灣很不利

政府用他們(指中國)開放給我們八十項、我們只開放六十四項,對我們來說獲利比較大,但其實應該看內涵。例如,服貿的開放模式有兩大不對等,對台灣很不利。第一個是跨境服務,這部分我們數過,台灣開放給中國的高達四十七項,也就是說,中國人在家裡、在中國、在當地就可以做台灣的生意了,人跟資金都不用來,然後中國開放給台灣跨境服務的,只有十七項。

第二個是商業據點,台灣開放他們用獨資、合資、合夥和設立分公司,也就是沒有限制形式的來,這部分高達五十六項,然後中國開放給台灣的只有三十九項。特別是分公司,台灣基本上是允許中國來設立分公司,從事服務貿易,但中國基本上都不准,那表示我們的資金跟人一定要過去。

正方林祖嘉:從「約當關稅」概念,我們的好處比較多

其實我們只是把以前對大陸歧視的部分,勉強拉到WTO的標準,這個WTO標準我們在二○○二年就已經給全世界;那大陸本來就給我們很多開放的,比方說我們的曼都,老早就進去了,85度C老早就進去了,在服貿協議之前,大陸給我們的老早就已經超過它對全世界的承諾。

整體獲利到底要怎麼看?學術上有一個概念叫「約當關稅」,如果把服務業的開放轉換成貨品關稅的概念,中國大陸給台灣的約當關稅,在協議前大概是一九.四%,協議後變成一○.七%,降了大概將近一半。那我們給大陸的約當關稅,在協議前是二三.四%,開放以後是二○.五%,只給它降一點點,而它給我們降很多嘛!總的來講我們是OK的啊!因為我們得到的好處是比較多的。

如果用成長率來看的話,服貿實施後,預估台灣對中國大陸出口的服務業會成長三七%,台灣自大陸進口的服務業則會成長九%。

PART 2》協議文本有沒有問題?

爭議4:要不要排除農業服務業?

協議文本第三條〉範圍(編按:特別列舉不適用的領域)

反方洪財隆:農業是底層穩定的力量,不想被政治運用

我們提出在這一條中,應該也要特別將農業相關的服務業排除,不適用服貿,理由是因為:第一,如果你掌握農業的通路,可能會影響台灣的農業生產;第二,我們想防止台灣的農業技術人員、顧問等等,流失到中國去;第三,農業在台灣是社會底層穩定的力量,它有特殊的情況,我們不想被滲透、被政治運用。

正方李淳:很厲害的要優先開放,才能爭取我們想要的

應該反過來說,你厲害的項目,為什麼要怕開放?已經很厲害的當然是要優先開放,才能爭取到一些我們想要它開的項目,或是爭取到一些我們不想開的、可以留下來的項目。

爭議5:和中國打交道,資訊透明化要放在最優先?可以怎麼防制?

協議文本第七條〉商業行為(編按:避免不公平競爭的原則性規定)

反方洪財隆:不是反對,是希望增加限制條件

由於中國國有企業的特殊情況,這一條應該增加第六款「為確保公平競爭,並避免市場競爭秩序受到國家補貼等不當行為之影響,雙方應強化國營企業資訊透明化之義務。」我們不是反對,但是我們希望增加限制條件,要讓資訊透明化。

這也是國際上新的趨勢,比如我們想加入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這是比較進步的、先進的規範,TPP就有在考慮,只要國家持股超過二○%(的企業),就應該納入類似前述國營事業專章的規範。

正方林祖嘉:如果要弄國營企業專章,根本談不下來

其實有很多細節的東西,真的很困難,因為大陸真的很特殊,如果說你真的要把這些東西加下去的話,我跟你講,根本談不下來,因為你如果要弄這個國營企業專章,對它來講就是你在歧視我嘛!這個是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在面對大陸的時候,都會出現的同樣問題。

爭議6:服貿設有「煞車機制」,當開放出現負面影響時,可以有效喊停嗎?

協議文本第八條、第二十條〉緊急情況的磋商與爭端解決

反方賴中強:只要對方不同意,其實還是沒轍

這個條文只是說雙方可以談,但最後結果必須雙方都同意,只要對方不同意,其實還是沒轍。這等於是你簽了一個不平等契約以後,再加一個附帶條款說,當你真的受不了時,我們可以談一下,但不平等契約要不要改,還是必須經過我同意。在我同意前,不平等條約繼續有效。補救措施(即第八條的解決方案)也沒有辦法回復之前已受到的損害。

正方林祖嘉:產生負面效益時,可立即要求解決

假設我們現在覺得大陸美髮業頂多是來五十家,突然間一年之內衝來五百家,我們說這個不行,太多了,就可以馬上啟動緊急磋商機制,要求在這個項目上設quota(限額)。就是說產生負面實質效益的時候,可以立即要求解決。

十九條是說雙方可以每年檢視,是不是開放太多或太少;還有第二十三條是如果雙方有意願的話,就可以修正,所以(服貿)是有很多防衛機制在裡面。

爭議7:服貿規定三年後才可以修改,而且不能片面撤銷承諾,不是把自己綁起來?

協議文本第十七條〉承諾表(指附件一)的修改

反方賴中強:修改也只能更開放,已開放的收不回來

這一條是說不但三年內不能修改,到時即使修改也只能更開放,已經開放的收不回來。而且如果修改的話,必須就補償對方達成協議,否則不能修改。政府為什麼簽出這樣的協議?現在的關鍵是開放承諾本身就不對等,對台灣的產業將會造成實質性的負面影響,而服貿卻還規定若要修改,必須經過非常嚴格的門檻。這就好像一部有缺陷的憲法,還設定高門檻的修憲程序。

正方李淳:剛簽就撤,花那麼多時間談判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是三年,就是希望你不要兒戲,好像剛簽就要撤回,那我們花那麼多時間談判有什麼意義。三年內有問題的話可以用第八條緊急磋商。其實大部分國家包含WTO,都有三年後才可以撤改的規定,這不是我們創的。

爭議8:服貿協議中提到可進一步市場開放展開磋商,是預留門戶大開、逃避國會監督的條款?

協議文本第十六條〉逐步減少服務貿易限制

反方賴中強:是否再送國會審議,我國就是無任何法制

根據過去經驗,兩岸協議簽署後,後續的增補條款及共同委員會(例如ECFA下的經合會)的決定,多數未再送交國會,僅有在國會的特別要求下才會送國會審議或備查(編按:審議為可實質討論甚至修改;備查只是形式存檔)。

例如《海峽兩岸空運協議》的增補修正,是在兩岸協議監督聯盟與在野黨立委的抗議下,陸委會才補送立院。這在美國不會成為問題,但我國就是沒有任何法制(編按:所以不能拘束行政部門非送去國會不可),尤其馬政府先前主張服貿只是備查案,我們更難想像日後服務業的分批增補開放會送交國會審議。

正方林祖嘉:這是FTA標準條款,後續開放還是要送立法院

這條是FTA的標準條款,就是說簽約後,希望繼續開放,就像我們講ECFA簽完了,我們並沒有說後面四項協議就不用討論,還是要送立法院呀!所以任何協議文本的修改,當然要送到立法院去,由他們決定是審查或備查。

爭議9:服貿的爭端解決為何不引用WTO機制?兩岸爭執不下時,誰聽誰的?

協議文本第二十條〉爭端解決 (編按:經貿雙方發生爭執時的處理機制)

反方洪財隆:當雙方規模懸殊時,貿易爭端最好交由第三方處理

國際上雙邊的FTA除了有自己的爭端解決機制,通常也不會排除WTO多邊的爭端解決機制,也就是會同時列出來,你可以去選擇。這有什麼好處?當雙方實力規模懸殊的時候,你有貿易上的爭端,最好是交由第三方來處理嘛!不然的話以大欺小,這個爭端就很難得到解決。但服貿就排除了WTO機制。

正方李淳:在兩岸經貿關係,我們壞的機率還比較高

如果用WTO機制來解決爭端,你覺得誰告誰的機率比較高?我們自己評估,覺得中國用爭端來壓迫我們的機率,還高過我們去壓他們,因為他們全部都按照WTO承諾開放。我們呢,一萬項貨品我們是慢慢開,開到現在才開了八千,所以你知道,他們(反對者)覺得大陸都是壞蛋,事實上在兩貿經貿關係,我們壞的機率還比較高。

兩岸特別是中國不願意用WTO爭端機制來解決兩岸問題,是因為它不想要在國際間塑造兩岸是平起平坐、原告被告的這種場合,尤其是它告我們,它會覺得很難看,否則我們入會以來一直違反義務,它可以告我們至少兩百次。

Part 3》行業開放安不安全?

爭議10開放中國廣告公司來台,究竟會不會危害言論自由的市場?

附件〉台灣承諾表一、商業服務業

F.其他商業服務業 (a)廣告服務業(廣播電視廣告業除外)

反方賴中強:北京政府利用抽廣告來影響不聽話的媒體

一旦中資可來台經營廣告業,從香港經驗來看,北京政府利用抽廣告來影響的媒體並不是親中的媒體,而是它認為不聽話的媒體,例如中國政府透過香港建設銀行,對敢獨立發言的香港免費報《am730》抽廣告。它的老闆施永青說,他一年盈餘港幣一千萬元,廣告就抽掉兩千萬元。

媒體的生存還是要靠廣告,而且網路媒體的主要內容還是來自平面媒體,因此就算消費者會避開親中的媒體,而去選擇其他媒體,但抽廣告所對付的就是其他媒體,消費者最後還是會無可選擇。

正方李淳:廣告代理商的控制力,恐怕是最低、最低的

廣告代理商是介於業主跟媒體之間,它只是一個agent(仲介),既不掌握業主,也不掌握平台,它在這個產業鏈裡面的控制力量,恐怕是最低、最低的一個,所以關鍵是上游的(登廣告)業者嘛!陸資的業主想要利用廣告來影響我們的言論,它難道一定需要透過陸資的廣告業嗎?它透過任何外資甚至是台資就可以,有些人只要賺錢就好了嘛!所以這個跟開放陸資根本不衝突。

爭議11美容、洗衣、印刷、餐飲等小型家庭式企業,會被中資打垮?

附件〉台灣承諾表一、十二、其他
洗衣及染色服務業、美髮和其他美容服務業
印刷及其輔助業

反方賴中強:中資來台設美髮業不是新增工作機會,而是替代掉原有的

這些社區型產業,是基層民眾為生的工具,我們反對把基層民生產業推向競技場。如果中資來台設立一個五十名員工的美髮業,它在市場上替代掉的絕對不是一家五個員工的小店,而是十家小店。不是新增工作機會,而是替代掉原有的。

基層民生產業有相當大比例的自營作業者和家屬無酬勞動,其實就是夫妻開店、子女在幫忙。經濟部的邏輯是頂多老闆、主管被替換,基層勞工不會被替換,這其實是大製造業的思維,如果是台積電的張忠謀和高層主管被中國取代,台積電員工不會受到影響。但我們今天要講的是基層服務業,以美容美髮為例,六萬名從業人員中有兩萬名是家屬無酬勞動和自營作業者、一萬名是技術幹部,中資老闆帶著家人來開店,實際上政府沒有能力去查他們非法打工,如果加上技術幹部,加起來就是二分之一的失業。

正方林祖嘉:這裡多十個,那邊倒三個,我們還賺七個

假設在美容美髮院投資二十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六百萬元)來這邊,創造十個就業機會,旁邊有一家三個人的店被你競爭倒了,這裡多十個,那邊倒三個,我們還賺七個,我們的概念是這樣。我喜歡舉一個反例,你知道現在兩岸的配偶有多少對嗎?三十二萬對,三十二萬個大陸配偶都進來了,高階的人才你不讓他進來,很奇怪嘛!

爭議12如果前述小型企業缺乏競爭力,就去保護,市場不開放,對消費者公平嗎?

反方賴中強:我們就業保險的比例偏低,投勞保的和就保的差兩百萬人

如果要兼顧消費者權益,那政府至少要先把就業保險失業給付的體制完備。但我們就業保險的比例偏低,投勞保的和就保的差了兩百多萬人,這是因為很多小店規模不到五人,因此多以職業工會名義加入勞保,那就會少了就業保險保障。

正方李淳:7-Eleven排擠到雜貨店,錯在我們每個人耶

7-Eleven排擠到雜貨店,錯在7-Eleven還是錯在消費者?其實都是我們每個人耶!我們喜歡比較明亮的空間、冷氣,和它越來越多的服務,所以你就不喜歡去雜貨店,很擠很暗。假設今天要保護雜貨店,那我們期待保護的結果是什麼?雜貨店會變成什麼?這個保護政策沒有任何意義,你不如一個月發五萬元給這個雜貨店老闆,養到他退休,還更快一點。

爭議13開放資料處理業,會危及台灣人隱私和國家安全?

附件〉台灣承諾表一、商業服務業
B.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c)資料處理服務(d)資料庫服務

反方洪財隆:中國對台灣有政治目的,應該禁止中資投資資料處理

因為中國政府對台灣有政治目的,而資訊安全與國家安全密切相關,因此資料處理業,例如入口網站的經營,以及資料庫服務業,例如網站代管,應該禁止中資來台投資這些行業。

正方李淳:低度敏感性的人,個資被老共掌握也沒什麼國安問題

台灣人很矛盾,一直在講大陸黑心,然後紅米機出來就賣光光,他們到底在想什麼?紅米機更危險,它可以隨便加個硬體晶片,美國竊聽都是靠硬體晶片。其實大家都是被挑起很多主觀的反中情結,當然政府不可能用紅米機,因為他們知道會被竊聽,所以這個其實不用怕的,低度敏感性的人,用紅米機或什麼都沒差,他的個資被老共掌握也沒什麼國安問題,重點是因為他沒什麼國安問題,老共也不想掌握他,那真的有國安問題的人,就不會出現在那群人(指使用中資服務)裡面嘛!

爭議14PChome到中國設立據點,真的能一帆風順,不被政治干擾?

附件〉中國承諾表二、通訊服務
C.增值電信服務—在線數據處理與交易處理(僅限於經營性電子商務網站)

反方賴中強:「阿宅反抗軍」T恤有可能拿到中國網路上賣嗎?

PChome如果把據點設在中國,它可以同時做中國和台灣的生意,因為台灣開放中資跨境服務,反之設在台灣則不能去中國。最後台灣購物網站會把總部搬到中國,否則有雙重成本,結果台灣網友看到的內容會與中國一樣。中國是管制的國家,當中國政府對PChome的福建公司做言論審查,也就等於對台灣的公司做審查,購物網站會有商品的描述等等,任何文字都是思想的表達,一個明顯的例子是,朱學恒穿「阿宅反抗軍」的T恤在上海世博會被攔阻,這T恤有可能拿到中國網路上賣嗎?

正方林祖嘉:市場馬上就大了,本來是二千三百萬人,現在是十三億人

它規定你只能在廈門,it doesn’t matter(沒差)啦!我們的PChome、富邦、東森,如果到廈門開了一家網路商店平台,只賣台灣的東西,然後跟你保證所有東西都從台灣寄過去,那重點是十三億人可以看到他,這代表什麼呢?東京著衣透過PChome馬上讓十三億人看到,所以台灣很多的中小企業、個人企業,在網路上面賣衣服、茶葉、任何東西,都可以讓十三億人看到,市場馬上就大了,本來是二千三百萬人,現在是十三億人,因為現在大陸人看得到你了嘛!

爭議15中資參股台灣金融業,不是金融股利多嗎?為何會有政治問題?

附件〉台灣金融承諾表
銀行及其他金融服務

反方賴中強:如果中資銀行可以辦學貸,可能對有學貸的學運學生抽銀根

開放中資參股台灣的銀行,會有抽銀根的風險,實際案例就是二○○四年奇美鎮江廠被中國抽回貸款、經營困難,隔年許文龍就支持《反分裂法》。開放中資持股比率從一○%至二○%,其實已經可以取得控制權和董事席次,會對台灣民主造成扭曲,例如要表態挺九二共識。前次總統大選,兩岸紅頂商人動員幹部回台投票,發揮很大影響力,老闆對員工就是這樣嘛!

如果中資銀行或中資買下的銀行可以辦學貸、房貸,可能會對有學貸的學運學生抽銀根,這些很多都是灰色地帶,銀行基於政治上理由,對債務可以有的豁免、有的不豁免,坦白講,這是授信實務和相關法令無法規範的。

正方李淳:如果他們擔心,根本不會去選擇陸資銀行

如果你害怕,那你為什麼要去陸資銀行(往來)呢?其實有三個重要前提要成立,他們(反對者)的論述才會成立。第一,消費者是沒有智慧的笨蛋;第二,台灣的媒體跟民間團體再也不監督,讓陸資亂搞;第三,台灣的政府會束手無策、毫無反應跟監督、取締的能力。

台灣有這麼多銀行,如果你擔心,你為什麼要去陸資銀行?若是涉及到國家、政府或是大公司的安全,如果他們擔心,根本不會去選擇陸資銀行。所以說會造成這些擔憂,其實都是過度誇大。

bafb9001d32ce51573c206f0ee3a999e
兩岸簽署前作業寬鬆,黑箱爭議源頭?——各國自由貿易協定簽署與審查方式比較

小檔案_一分鐘看服貿

一分鐘看服貿
簽署時間:2013/6/21
條文:24條
台灣方面開放承諾:64項
內容: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ECFA的後續協議,宗旨為促進兩岸經貿正常化,加快台灣雙邊經貿協議
涵蓋產業:313種
涉及從業人員:超過400萬人

註:涵蓋產業以聯合國ISICv3版分類,對應至我國行業分類對照表第7次修訂版

Sourc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4年4月1日18:50 | #1

    台湾一定别签服贸,让台湾这帮数祖忘典忘恩负义的不孝逆种,别有明白过来再次发展的机会,直接在昏睡中送火葬场最好。

  2. 匿名
    2014年4月1日22:05 | #2

    来,纳了投名状,以后就是大陆人了,今日香港,明日台湾。

  3. 匿名
    2014年4月2日00:16 | #3

    其实大陆人纯粹看个热闹,自己埋头发展挣钱,过日子。
    本来就是对台湾让利,台湾签了,先经济融合再统一。
    台湾不签,经济压制再统一。
    至于台湾同学们,提出的逐条审核,逐条修改,再重新谈判。。。抱歉,不谈了。改任何一条全部作废。然后搁置谈判,反正这个协议是台湾最先提出要签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