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告别的捉奸时代

侯虹斌

记得“文革”时在批斗“地富反坏右”的同时,还有这么一类与政治不搭边女人成为批斗对象,那就是所谓的“破鞋”。

很多“文革”时候的资料照片还可以找得到,大体是中间一位女子被反手捆着,有的头上戴着尖高帽,有的没戴,头发被铰成鸡窝;脸上画着狰狞的油彩,胸前则一律挂着“破鞋XXX”的牌子。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些“破鞋”一般都长得不错,那一根根绳索精巧地绕过她们的身体,勒得越紧,身体的曲线越是玲珑凸现、喷礴欲出。

斗“破鞋”的时候,往往是批斗会现场最热闹的时候。不仅男人爱看,女人也爱看。在那种禁锢的时代,斗破鞋就像玩新娘、新婚听床一样,都是性启蒙。男人津津乐道的是“破鞋”的身材和容貌,恨不得能替“奸夫”上阵;女人们则欢欢喜喜地看着各方面都比自己优秀的女人,被男人尽情地污辱和作贱,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况且,很多“破鞋”根本不需要有“破鞋”的作为,只要长得好、打扮俏、有点不合群,就要被弄过来,游街,批斗,让精神生活贫乏的成年男人和女人们爽一下。

当然,抓奸远远不限于“文革”期间,这是在中国农村长期盛行的一项娱乐活动。正像@严锋 的微博所说的,“从前,我们村没有什么娱乐生活,最让村民兴奋的文化事件是捉奸,那绝对是全村围观,大家快活很多天。”谁管对错呀,谁管你是不是老公家暴、出轨在先啊,“捉奸”本来就是浓墨重彩的性刺激,旁观者才不关心是非。

甚至,也不用扯这么远,隔三岔五,在社会新闻上就能看到各色“捉奸”新闻,大婆虐待起小三来,剥衣服,扇耳光,拳打脚踢,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旁人呢,纷纷表情复杂地站在一旁,手机拍照,不亦乐乎。我手贱,百度了一下,“当街 打小三”出现了1,730,000个结果。

也就只有“骂小三”和“骂汉奸”这两件事,最能体现中国人的道德了。仿佛骂得越凶,自己的道德指数就越高。

如果说以前我们只认识村里的“破鞋”和“奸夫”,这种批斗机会实在有限的话,那么,拜网络所赐,我们现在已见识了足够多的劈腿事件。尤其是明星,关注度高,所有拍拖、恋爱、结婚、离婚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他们又是公众人物,私生活也是允许消费的,所以,一有点风吹草动,哗,奔走相告,欢呼雀跃,快来看啊,某某出轨啦,某某疑似有小三啦!

对,我指的就是文章、马伊琍和姚笛。

看看@微博小秘书 今早的微博吧:

#周一见#当事人@文章同学 在31日0点微博公开回应。其微博2小时互动量破87万,5小时30分130万,早9点突破200万。单条9小时转发90万,超王菲宣布离婚微博转发总数,创微博信息扩散新纪录!@马伊琍 微博回应9小时互动量174万。

要知道,文章还是凌晨时分发的微博。大家为了等待这个消息,连觉都不睡了。平时要赶一个project,加个班还嫌要死要活的;这会儿为了不认识的人家长里短的一点破事儿,熬更抵夜刷微博,这是怎么样的忘我精神!

而上一次刷新纪录的还是王菲的离婚微博。两件事的性质并无不同。

那些段子手、营销户,婚恋专家和专职看热闹的,也不用每一次看到有明星分手就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背后“喜大普奔”也就罢了,总拿你们也从来没相信过的东西来开玩笑,没见过比这更缺乏幽默感的。我倒想问问了,只要人人都不离婚,就能让你相信爱情了?你既然认为永不离婚就是爱情,还不如让婚姻法直法规定“只许结婚、离婚非法”呢?

其实,类似这种偷窥者心态,我也有;鞭子打在别人身上,也打在我自己身上。有时,我看到公众人物在感情和婚姻中的不负责任,我也忍不住骂“渣男”“渣女”之类的,比如文章、汪峰,甚至胡兰成。然而仔细一想,感情这种东西,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见过身边许多“被出轨”的女人在离婚之后,反而过得潇洒自在;其实,人家本来的婚姻就千疮百孔像个废墟了,现在男人找到真爱,女人也拿到财产,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我们这些无故替别人义愤填膺的人,倒变成了笑话。

这么一想,我就发现自己把别人极复杂的问题简化为两三个字的判断,蠢的是我自己。

人本来就不是专一的动物,爱的时候是真的,不爱的时候也是真的。那些“大房原教旨主义者”们,误把婚姻当爱情了。婚姻本身就是一个利益联盟,捍卫婚姻其实就是捍卫共同的利益;把守护利益看成是守护爱情,这是表错情。

当然,首先破坏婚姻合同的人是有错误的,在女方怀孕期间、没有抗风险能力的时候破坏合同,更是错上加错。但那也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连真人都没见过,焉知他们之间存在什么问题?怎么好替人家下断语?

的确,明星的私生活已经不是隐私了,我们有权消费,有权评判;不过,评判本身就是有高下之分的——你到底是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要害,还是只懂得喷人家一脸口水,也一样会成为后来者的评判对象。

王小波当年说了个《缝扣子》的故事,说有个阿姨,生了个傻女儿,不知从几岁开始学会了缝扣子。这是她唯一的技能。于是,“我”到她家去坐时,每隔三到五分钟,这傻丫头都要对“我”狂嚎一声:“我会缝扣子!”王小波的意思是,这位傻大姐,“只要会了任何一点东西,都会当作超级智慧,相比之下那东西是什么倒无所谓。”道德就是这种最便宜的东西。那些村里热衷于捉奸的旁观者,那些台上批斗“破鞋”台下欢呼者,最盛产的也就是这种道德。

如果到了网络时代、微博时代,你最值得骄傲的也不过是这种捉奸的道德,骂小三、骂渣男的道德,那还真不如多学学钉扣子,至少多一种技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