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近期,中共党内、军内“神传”已久的腐败大案,逐个揭盅。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军事检察院起诉;前四川省政协常委、富豪刘汉,在湖北开庭受审;前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据传在医院被捕;前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受调查接近尾声;三峡大坝董事长和总经理被双双免职,涉及前总理、政治局常委李鹏。

在执政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习近平硬碰了这么多起涉及高层的大案。面对利益集团的重重阻力,习之所以能做到,除了身边有一个得力的搭档-智勇兼备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之外,最主要的,一党专政的制度,也给身兼党政军最高职务的习提供了便利,打虎立威,风声水起,习充分利用了这个集权制度。

昔日红人、要人、高人,一个接一个地倒台。其中,谷俊山、刘汉、薄熙来三人,在胡锦涛的任内末期就已遭抓捕,到习近平任内才进入实质性的审理。从这里,隐约可见胡、习之间有大致联盟。整肃徐才厚和周永康两人,则是习近平任内的大手笔,周、徐二人,固然是腐败簿上的“大老虎”,但更紧要的,他们都是薄熙来的同党,曾合谋以政变手段推翻习近平,习怎能放过?

既然破了例,动了一个前任政治局常委,就能动另一个前任政治局常委。动了周永康,就能动李鹏。对习近平而言,动李鹏,比动周永康,具有更大的政治收获:如能直通“六四”遗案的公正解决,将大获人心。

提到这些人的腐败,数字惊天。贪污200亿,房产400处,情妇23名,家中金银名酒等赃物,用4部卡车和两个晚上才装运完毕,这是谷俊山;400亿资产,70家公司,9条人命,涉案36人,这是刘汉;卖官买官,行贿无数,仅在香港洗钱,就高达100亿,这是徐才厚;贪污受贿900亿,古董字画逾10亿,房产300多处, 涉案300多人,这是周永康;插手三峡大坝5000亿工程、及每年100亿分工程(拒绝公开招标),以超低价在海南圈下价值100亿的土地(在副省长冀文林的暗助下)……这是李鹏家族。

有人说,这等天文数字的曝光,足以动摇中共的合法性。习近平反腐,岂非自曝家丑?自掘坟墓?这被原教旨主义的共产党人视为习近平反腐的风险之一。

其实,中国民众早已知道,共产党腐败透顶,官员的贪腐数字,只有巨大、更大,才能叫人相信,而如薄熙来,只涉案两千多万(切割处理后),反倒叫人不信。中共官员贪腐,再大的数字,即便是天文数字,也不会让人惊奇,惊天而不惊人。老百姓司空见惯,感觉已近麻木。

同一件事情,可做两面解读。习近平和王岐山心下很清楚,在这个人治的中国,众多老百姓还停留在恨贪官、盼青天的情绪中,大刀阔斧的反腐,在一定时间内,反倒可能强化统治、尤其当权者个人的统治。王岐山下面这句话,暗含深意:“当前反腐,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

但习、王反腐,并非没有风险。比如军队反腐,可能触动军中利益集团,存在兵变的可能性,不可不防。又比如,反腐直达卸任高层,引发政治老人不满,据传,江泽民已经发声,要求习近平适可而止。

江的影响力还有多大?习反腐,正是一个观察点。周永康是江的亲信,徐才厚也是。2004年,江泽民很不情愿地将军权交给胡锦涛之时,徐被江安插到中央军委,出任军委副主席,充当监视和牵制胡的要角、卧底。

习近平任内,将有一个运气:政治老人将一个接一个地死亡,即便不死,也将老病而作废。如江泽民、李鹏等人,都已是八十好几的老朽,权欲、贪欲再旺,却敌不过岁月流逝,毕竟年龄不绕人。

接下来,无论习近平将如何作为,至少有两个结论确定不移:如果不把反腐进行到底,虎头蛇尾,习将自损威信、徒留后患;如果仅仅是运动式反腐,坚持人治,而非法治,换言之,如果不在任期内开启政治体制改革,习期满卸任后,势必遭到报复,来自党内保守派、强硬派、极左派、及其利益集团的报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