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五十萬人站出來之後

平時不關心政治的媽,星期天難得坐在電視前死盯著政治新聞。是的,他正關心黑衫軍—太陽花學運的動態。

「兒子啊,一點了。電視轉大聲一點,轉去壹電視看特別報導。」

「喔。但重頭戲應該是七點以後能否散場吧?媽。」

能否散場是重頭戲。會不會有衝突也是重頭戲。

一年內,兩次動員超過20萬人的公民行動,塞爆凱達格蘭大道,規模遠勝於號稱「一百萬人」上街的紅衫軍行動。然而,政府政策風向卻視而不見民意任何呼聲,繼續我行我素。公民重複動員,屢創人數高峰,但換來政府不理不睬,正說明,此嘉年華式的抗爭,對政府而言,只是人民意見表態的「參考」,對政府而言,並無任何壓力。

znLLJ9E

即便50萬人民的街頭行動,捕殺國際媒體版面,但群眾創造的安逸、和平觀感,即便充斥國際版面,對政府而言只有加分而無減分。淺白來說,如果政府某項政策將導致台灣人民前途黯淡,甚至面臨嚴重生存危機,今天台灣人民怎會有閒情逸致,陪政府唱高調,在人群裡「唱歌」、高喊「坐下坐下」。如果民眾確實認為,簽了服貿,甚至是未來可預期的兩岸和平統一,將造成台灣不可復反的傷害,甚至使個人落入無可救藥的困境,那麼,誰還有閒情逸致「坐下坐下」呢?如果我們面臨的,確實是無可救藥的困境,拿起磚頭、汽油彈砸向政府,不正是我們應該做的事?

當國際媒體贊歎台灣「民主成熟」時,政府政策反而在眾多贊歎民主的聲浪中遭到淡化。最終,全世界的人們只看到台灣的自由與和諧,而看不見台灣正面臨的侵蝕和危險。

反之,三月23日那晚行政院流血事件,畫面充斥衝突(conflict),充滿戲劇效果。不僅學生、民眾遭警察暴力驅離,一向強調政治自由的主政者,更將強力驅離的指令,加諸堅守媒體攝影崗位的記者身上。由撤守遠方的攝影,拿著大砲,拍下堅守工作崗位的記者,由警察連拖帶拉地踐踏著「新聞自由」遠離是非之地。

如果沒有三月23日,世界不會知道,台灣的自由受到侷限。如果沒有三月23日,世界不會知道,台灣這裡的人民正用自己的身體向世界傳遞「我們不願成為中國人」的訊息。

三月23日的流血事件,充斥衝突,充滿戲劇效果,它讓第一時間漠不關心的國際媒體,盡可能轉向了解人民吶喊的內容,盡可能站在人民一方了解台灣正面臨的困境。

唯有戲劇性衝突出現時,媒體才能確實把焦點集中在「議題」本身,否則,越是嘉年華會,越讓媒體模糊焦點,只看見和平理性的太陽花寶寶,而忘了到底各位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抗爭』」。

五十萬之後,我們換得什麼?除了總統「再次跳針並讚賞學生和平理性」,以及林鴻池循「馬金保護傘下的林益世 / 賴素茹模式」辭去國民黨團總召,我們可能還得面對兩岸服貿協議,原封不動再次送進立法院的局面。

或許你會說「我們換得一次選舉動員的機會」。但我必須提醒,我們上街的訴求是「退回服貿、制定兩岸監督條例、先立法再審查、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沒有任何一項關於選舉,也沒有任何一項在下一次總統大選後來得及實現。更況且,我們無法保證,在這時候反省「對中(中國)政策」的我們,能夠在下一次總統大選見到一位對中國政策徹底反省的總統候選人。

現今,只能對自己承諾:「莫忘初衷」。目標還在前方!抗爭不是請客吃飯!路還要繼續走下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