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美国的独特在哪里?

雅虎财经刊登文章称,如果你想知道美国经济是否真的复苏了,不要靠那些普通经济指标如房地产销售,零售数字,消费者信心以及制造业数字等。经济学家和普通投资者只需要关心一个经济数字就足够了,即石油消费。
著名经济专题作家Chris Martenson说,石油与经济增长是紧密相关的。到目前为止石油价格还没有回到2008年的高点,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他指出,如果要经济增长,必须有石油消费的增长,因为石油是经济的命脉。企业和个人对石油需求的增加会推高石油价格,这是一个健康经济的标志。Martenson说,美国,日本和欧洲在2007年时石油消费达到最高点,之后需求一直是下跌的,这个下跌并不是因为路上的车少了,而是这些国家经济增长减缓和国家财政危机。
自2005年来世界大石油公司的石油产量并没有减少,而在石油生产上的投资翻了一番,从3000亿增加到了6000亿。2012年里美国每天的石油产量是79万桶,这是自1859年最大的产量。近年来石油消费在世界其他地区增长起来,特别是中国,巴西和印度,这三个国家消费的石油堪比美国,日本和欧洲。
Martenson说投资者应该特别注意美国的石油消费是否增长的信息,因为石油消费与国民生产总值是正相关的,石油消费的增长意味着经济增长。换句话说,如果石油消费没有增长,国民生长总值就没有增长。
美国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二战结束后,美国经济规模曾占世界的40%。近年随着全球化和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中国,日本,欧盟,甚至印度、巴西等大国的经济也在强劲发展,美国经济占世界的比例降低,但仍占18%,接近二成,而美国人口才占世界4.3%。
经历了房贷危机导致的房市股市暴跌之后,美国经济虽在缓慢复苏,但各种迹象显示,美国经济仍扮演“火车头”的角色,因为在影响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石油等能源的开采)上,美国有巨大潜力。
作为世界经济的主要发动机,美国自然使用的能源多,是全球石油消费最多的国家之一。美国多年大量进口石油,这不仅成为经济负担,更因为很多是从中东进口,而阿拉伯国家曾用石油搞政治,联手禁运,造成世界能源危机,美国深受其害。但这个局面近年却在悄悄地发生重大变化,美国本土发现更多石油,先进的开采技术使美国石油产量剧增,2012年底,美国液体燃料(包括原油、汽油等产品油和生物燃料)产量已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国,成为世界第一。这为美国的经济发展和繁荣提供了重要的基础。
美国的石油产量迅速增长主要缘于两条,一是实行更充分的市场经济政策;美国石油储藏量世界排名第11位, 本土有大量石油,但由于环保团体和左翼的反对杯葛,本土石油,尤其阿拉斯加等地的石油,都难以开采。情况自2000年乔治布什总统以后开始改变。布什两届八年总统任期,美国政府排除环保分子的反对,推行更加宽松的本土石油开采政策,从而促使石油产量连续增长。二是发明了新的开采技术而取得惊人效益;这种被称为“液压破碎法”的新技术,是利用高压将液体打穿岩层,深度可达一英里以上,从而获得石油和天然气。这种方式虽然也遭到左翼反对,认为破坏环境,但他们也承认这种技术能带来大量的廉价天然气。据美国《巴伦周刊》最近的报道,由于这种新科技的应用,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在过去六年来从每天1500万桶剧增到2010万桶,创下20年来的新高。同期的美国原油进口从每天1400万桶降低至800万桶,为近25年来的最低水平。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能源占重要位置。去年秋天国际能源机构(IEA)就指出,到2017年,美国将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该机构还预测,到2030年左右,北美地区可能成为一个石油净出口区域。但国际能源署的预测刚发出不久,在2012年底,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就超过了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而成为世界第一。
石油和天然气能够自给自足,自然大大降低运输和购买外国石油的巨额花销,这对美国经济复苏和繁荣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能源专家指出,这等于美国唾手可得全世界最廉价的能源:天然气在美国的价格是每百万英国热力单位3.55美元,而在欧洲为12美元,在日本为16美元。廉价能源不但能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以及对中东石油的依赖,还能增强美国工厂的全球竞争力。
石油生产对经济的助力,只从美国两个产油州就可看到:在石油产业蓬勃发展的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失业率只有3%(全美最低),大幅少于全美失业率7.7%。据统计,现在南达科他矿业理工学院毕业生的就业率已达88%,要求的起薪中值,比耶鲁大学的毕业生还高出16%,就是因为他们学的专业(地精矿工)正好碰上能源大开发,派上了用场。美国花旗集团的分析师莫尔斯最近指出,全球能源行业将发生戏剧性变化,这包括美国将在短短几年内从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转为能源出口国。而由于便宜的电力,将推动美国进入工业化新时代。目前已有几十个汽车、化工和钢铁等行业的工业项目在美国各地开始动工或计划进行。
《巴伦周刊》说,美国已经悄悄兴起一场制造业的复兴。像苹果电脑、建筑和采矿设备制造巨商卡特彼勒、福特汽车、通用电气、家用电器公司惠而浦等大企业,在美国本土生产的商品越来越多。受到廉价能源、弱势美元和停滞薪酬吸引的不只是美国企业,韩国的三星电子公司计划在得克萨斯州投资40亿美元建造一座半导体工厂,欧洲的空客集团正在阿拉巴马州建造一座工厂,日本的丰田汽车公司筹划在印第安纳州生产厢式旅行车,然后出口到亚洲。
美国的这种能源优势,在世界占有独特地位,是其他国家(像中国、印度和欧洲国家)都无法比拟的。美国自然资源专家帕克指出:“美国的优势不仅在于地下蕴藏的巨大储备,还在于一连串可以预想到的组合拳,包括早已建成的基础设施、专业技能、相对丰富的水源,以及一个有利的权限(保护私有产权)制度,从而确保土地所有者在开采过程中能获得应有收益。”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欧洲反对液压破碎法,基础设施缺乏;日本几乎找不到任何页岩地形;中国虽然资源丰富,但只有靠近长江的页岩地区拥有足够水源进行液压破碎法开采。
中国在持续经济发展三十年后,目前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中国官方经济学者预测,中国将会很快超过美国,“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但仅从能源这一个领域看,美国的领先地位还是很难挑战的。例如在美国去年底获得“全球最大产油国”头衔时,中国却戴上了“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的帽子。因为中国的大庆油田等几乎枯竭,进口石油去年就达58%,预计2015年和2020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6%和73%。
美国自产石油加上加拿大进口石油,基本将满足市场,不再需劳命伤财从遥远的中东和北非等地进口。无论是生产还是运输,都大幅降低成本,更不要说本国生产,就能不受外部因素(尤其禁运等政治)影响,供求更为保障。
相比之下,中国不仅60%石油靠进口,而且来源分散。例如,2012年中国十大原油进口国分别为: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俄罗斯、伊朗、阿曼、伊拉克、委内瑞拉、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和阿联酋。其中沙特等中东国家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50%。一旦中东有个风吹草动,政治或经济局势不稳,都会影响中国的能源进口和经济发展。
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廉价劳工和工业用地是吸引外资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在这个方面,中美之间的差距也在缩短。据上述《巴伦周刊》的报道,中国工人的工资和福利正在以每年15%到20%的速度增长,而美国的工资水平则停滞不前。虽然中国政府力求保持币值稳定,但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升值33%。中国整体的工业用地平均成本为每平方英尺10.22美元,但在沿海城市宁波已上涨至11.15美元,深圳为21美元──而美国田纳西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仅为1.30美元到4.65美元。以预测全球经济趋势知名的波士顿咨询公司研究员西尔金说:“未来五年内,如果在美国一些地方建造工厂,其许多产品的整体生产成本仅比中国沿海城市高10%到15%左右。”如果再考虑关税和运费,美国与中国的制造成本差距将进一步缩小。
除了劳工和工业用地价格问题,中美两国还有一个重要差别:中国主要靠产品外销,对外贸易至2011年仍占中国GDP的50.1%。而美国的外贸在八十年代还不到GDP的10%。2012年美国出口占GDP比例才升至13.9%(与2011年持平)。所以美国是个只靠“内需”就可运转的国家,而不像中国那样很依赖全球市场(外贸)。所以有专家认为,美国海外企业回归本土可能是个趋势,因为美国能源便宜,又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把供应链贴近美国,有助于加快企业的市场反应速度和创新速度。”而且更显而易见的是,“在美建厂不仅能保护产品的知识产权,还能保护产品的生产流程。”
西尔金在2011年发表的知名报告《美国制造回归》中指出,相对于美国而言,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正在快速缩减。到2015年,考虑到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美国生产力提升、美元走弱等因素,对于在北美消费的很多产品来说,在美国一些地区制造将会和在中国制造一样经济。这位专家认为,目前美国制造业回流的趋势比他当初预期的还要显著。例如,苹果公司宣布将在今年投资一亿美元将其一条生产线搬回美国;谷歌新推出的谷歌眼镜也将在美国组装,实现“美国制造”;通用电气公司也计划投资10亿美元重振在美国的电气业务。
波士顿咨询公司2012年发布的调查报告说,在106家年销售额不低于10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中,有37%的公司表示正考虑或计划把部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根据西尔金的预测,到2020年,美国将增加250万到500万制造业的就业位置,从而让美国目前接近7.8%的失业率下降二到三个百分点。由于德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竞争对手的生产成本较高,美国的出口也将进一步扩大。美国的港口设施齐全,但容量闲置,目前吞吐量仅为最大运营能力的54%,低于欧洲的59%,拉丁美洲的67%,以及东南亚的76%。
除此之外,上帝真是恩惠美国。2013年初,美国在加州沿海和中央山谷勘测到4000亿桶石油的蕴藏。这相当于沙特阿拉伯全部蕴藏量的一半!由于美国发明了液体高压这项新技术,所以有能力把这些页岩深处的石油开采出来。
加州有如此巨大的石油蕴藏,对整体美国经济复苏和繁荣具有重要意义,并且可挽救加州因阔步走社会主义道路而频临破产的经济。虽然开采石油在左倾的加州遭到环保分子杯葛反对,但连左翼民主党州长布朗也倾向开采,因为不开采,加州的日子就几乎没法过了。
美国的独特性,起码表现在如下方面:重视个人主义价值;强调个体权利和市场经济的自由意志论者日渐增长。勤奋工作;美国人平均每年比意大利人多工作392小时,比法国人多383小时。乐观主义;即使经济滞缓,据最新民调仍有69%的美国人对2013年的自身境况持乐观态度。信仰程度高;91%美国人相信有上帝,认为“道德”很重要。对工作满意;89%的美国人满意自己的工作,认为“工作是人生幸福的最主要来源”。幸福指数高;56%的美国人感到他们的人生“非常幸福”,法国是35%,德国是31%。人口正常增加;生育率一直保持在2.1%,人口稳步增加。而欧洲国家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37%,人口萎缩。
再加上美国经济基础坚固——加州如单独计算,已排为世界第八大经济体,国民生产总值等于整个法国;新泽西州相当整个俄国(世界第15位),佛罗里达州相当韩国,马里兰州等同整个香港……等等。
现在,加上天赐石油等能源潜力,在其制度优势的护卫下,美国会再次繁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