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消费税今日上调 安倍经济学迎大考

为缓解濒临危机的财政困境,从今日(4月1日)起,日本要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至8%。这个话题在过去一段时间引起了持续广泛的议论,社会上普遍不看好本次加税后的经济表现,料“突击消费”透支购买力,未来经济增长动力将减弱,并且17年前加税后日本经济陷入通缩和衰退泥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提高消费税对于日本国民生活带来的影响

伴随着商家大打广告,很多家庭为了节约开支都抢在4月1日之前“突击购物”,这让日本时下的消费市场出现了难得的景气。其主要消费指向,除日常生活必须品的抢购和囤积之外,也拉动了有关“大件”的消费。

官方统计显示,早在数月之前,此间新设住宅的开工量就有相当比例的增长。此外产销量明显走高的,还有白色家电和汽车等。其中白色家电今年2月份销量比去年同期猛增三成多。

日本的消费税和很多国家的增值税一样属于价外税,购买时会自动结算。譬如原来购买100日元的商品,结账时需要支付105日元(5%的消费税),今天起则是108日元。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报告称,增税之后,父母加2个孩子的标准4口之家,以家庭年收入600万日元计算,一年的负担将会增加9万日元。

但是,从4月1日开始,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的支付额将减少0.7%,而医院的就诊费将会提高,因此对于老年人来说,养老金被减少,生活成本却被提高,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消费税率提高后,遭受冲击最大的是年收入700万日元以下的工薪家庭,而政府补贴对象主要为年收入200万日元以下家庭,占人口比重最大的、年收入在200万日元至700万日元的家庭则未得到任何补贴,虽然安倍敦促企业给员工加薪,但实际效果甚微,1%的涨薪幅度远不及物价升高的幅度,安倍经济学的效果无疑将因此大打折扣。

“突击消费”透支购买力,未来经济增长动力将减弱

增税之忧不仅困扰日本的普通消费者,也同样困扰着商家,尤其是中小零售类商家。尽管可以增税为由而理直气壮地抬价,但由此可能导致消费意欲退减。此外诸如投币游戏、投币洗衣干衣等长期只以100日元“钢镚”为计费单位的行当,更是处在“涨也难,不涨也难”的尴尬境地。

根据以往的经验,消费者对消费税一类的直接税有比较明显的抵触心理,这种心理将直接反映到消费上,而且短期难以修复。消费市场的低迷还将很快影响企业生产,使开工率降低、库存增加、企业盈利下降。

其实,对于此间普通民众而言,当下的这波“突击消费”,充其量也仅是心理安慰之举,其止损效应微乎其微。诚如一位日本主妇所言,现在要认真考虑从哪些方面削减家庭日常开支了,比如每月减少一次在外就餐等。

“安倍经济学”货币宽松政策实现了日元贬值,却未能按预期促进出口。日本近一年来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个人消费而不是出口推动。增税前的“突击消费”已经透支了部分购买力,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势必减弱。

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市场调查部部长长谷川克之表示,据研究测算,在做出增加消费税率的决定后,2013年度的增税前“突击消费”拉动居民消费增长0.8个百分点,促进实际GDP增长0.6个百分点;而2014年度则将可能导致居民消费下滑1.9个百分点,实际GDP下滑1.3个百分点。日本无法避免因消费税上调带来的经济下滑。

增税实属无奈之举

提高消费税,其实不是安倍内阁决定的事。早在2年前,日本民主党执政时,国会就通过了这一项增税法案,目前消费税上涨至8%,到2015年10月则会继续上涨至10%。

当时制定和通过这一项法案的理由是:日本社会保障体制出现严重亏空,需要开辟新的财源。也就是说,日本由于少子老龄化问题,交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少,领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因此政府的年金基金出现了巨大的漏洞。加上国民医疗保险基金也“红灯高照”,日本的社会保障制度面临崩溃。

在财政收入严重不足的背景下,日本政府一直靠举债度日,2013财年的国债发行额相当于国家全年预算的一半。因此,只有增加财税收入,日本才能减少赤字,避免国家破产。

刚刚通过的日本2014财年的国家预算显示,全年95万亿日元的国家预算中,用于社会保障的资金就高达32万亿日元。因此日本不得不依靠提高消费税,来获取新财源。

根据日本政府的测算,通过此次增税,财政收入每年将增加9万亿日元,相当于国家预算的1/10。粗看这一个比例实在也不是很高,但要知道日本政府一年的实际财政收入只有43万亿日元(2013财年),因此,这9万亿日元等于“增收”超20%。

增税后的历史表现

近20年来,通过公共投资来刺激经济复苏是日本经济政策的一贯手法。但在经济成熟阶段,以土木建设为中心的公共投资的乘数效果已越来越差,对消费的拉动则更为有限。

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的做法还令人不免联想到17年前桥本龙太郎首次调整消费税率后日本经济陷入通缩和衰退泥潭的情景。

日本上一次增加消费税是在1997年,当时增税后日本经济失速,成为次年参议院选举自民党大败、桥本内阁倒台的主要原因。几个月后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令日本经济彻底陷入衰退。

在1997年日本上调消费税的前几个月,该国1996年四季度经济增速高达6.1%。来年一季度经济增长仍旧强劲,增速为3%。在日本上调消费税的这一季度里,经济萎缩了3.8%。在消费税上调之前,日经指数下跌,不过在消费税上调的三个月后该股指大幅上扬。直到那年八月该股指才开始长期的下滑态势。另一方面美元/日元的的抛售非常剧烈,但却比较短暂。该货币对二季度大跌了13%,但又在年内强劲复苏。

不过,摩根士丹利证券高级分析师宫崎浩表示,相较于1997年,现在日本经济有政府和央行的货币宽松措施作为基础,或许能渡过此次难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