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货官员”为什么雷翻中国?

内地官场雷人雷语,已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地步。
有两句雷人的话分别是:江西瑞昌市六名女童遭教师性侵,副市长蒋贤智对受害者家长说:“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就不声不响带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治病,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另一个来自四川阆中国土局,有网友问到“阆中商品房产权为何才四十年”,国土局竟然回覆称:“四十年后,我们是不是还存在这个世界,不要考虑太长远了。”两句雷语除暴露出官员在大庭广众面前一向的冷血与傲慢外,更反映了官民在话语和思维方面的差异,甚至是对立。两者仿佛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有不一样的思维方式,不一样的话语体系,不一样的道德准则。雷人雷语是“公仆”远离群众的真实体现。
每一句官场雷语背后都有一个冷血面孔的公仆,他们没有将心比心,没有设身处地,更没有站在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上思考问题,他们都是从维护自己的乌纱帽,维护一个小众集团利益为出发点,即便是违背常理与法律也在所不惜。
类似的官场雷语比比皆是。安徽芜湖国电集团一名高层面对记者咆哮而出:“反对我就是反对党。”此语一出,雷翻中国。吉林省辽源市环保局长甚至在全局大会上脱稿讲话:“领导就得骑马坐轿,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脸!”而河南郑州一位局长接受采访时,也是脱口而出质问记者:“你们是替党说话,还是替百姓说话!”公仆的雷语其实也是真心话、大实话。他们并非虚伪,并非表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他们做到了“言行一致”。对这些人,外界其实不仅不应该声讨,反而应该给予充分肯定和感谢,因为在谎话连篇的社会里,居然还有一批讲真话的官员,比那些表里不一的虚伪官员更“可爱”一些。
但在中国官场,官员雷语连珠,没有最雷,只有更雷。2013年12月30日,有记者就“城郊高压电线两侧安全用电隐患”问题,来到国家电网吉林省电力有限公司四平市城郊分公司了解情况。电力公司副经理孙建国回答“老百姓就是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的玩意”。时任河北省兴隆县孤山子镇中共党委书记梁文勇在2013年9月13日晚出现的一段视频中也说:“对于老百姓,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现在的老百姓就是:手里端著米饭,嘴里吃著猪肉,最后还得骂你娘。老百姓就是这副德行!”“不能给脸,给脸不要脸。”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的居民陈杰叙述,2009年12月末,他家的住宅被政府列入拆迁范围,他家属于困难群体,母亲身患糖尿病多种合并症,姐姐精神病,他离异带一未成年女孩,他和姐姐都没有工作。在未搬走之前他家的煤气、水、电、暖气都被掐断了。为此,他母亲去北京上访。市驻京办人员告诉同去的共5人说已经联系好了,让回到铁西区谈。回来之后这些人就去了区信访局找局长张国良。当时有的人房屋已经被强迁了。张国良说:“别说强迁了,就是强奸你们也得配合”。……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光明日报》在2013年12月17日刊文指,湖南主政大员宣称湖南民主法治指标实现程度达96.6%。第2天,就曝出湖南518名人大代表贿选丑闻。而由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作出的《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2013)》,前十名中,湖南未能有任何一个城市上榜,按此推理,中国其他省份的民主法治实现程度应该差不多已经达到100%了。
“要维权去美国!要当公民去美国,这里是中国!中国只有老百姓,老百姓就应该听话。”这是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东干道办事处书记王建国的雷语。据国内媒体引述网络传播的消息称,“2013年12月31日,牧野区组织公安、武警、消防以及数百社会闲杂人员,在实施非法暴力强拆时,新乡市牧野区东干道办事处王建国书记大喊:‘要维权去美国!要当公民去美国,这里是中国!’”后来新乡市牧野区和东干道办事处否认,指网络上流传的消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对当事人澄清之词,网民们不表认同,认为“他说的是实话,可惜没有种,有胆说,无胆认!”还有网民替他替说了下半句:“要维权,去美国。我的地盘,我作主!”
下面就集锦的一些“二货官员”和“砖家叫兽”的“雷语”——
茅永红(全国政协委员):“老百姓的住房观念有待改变,现在很多人买不起房就埋怨政府和开发商,是不对的。”
陈华伟(全国人大代表):“现在说房价高,但没人叫你去广州买,也没人叫你去深圳买,你回老家买就可以啊!”
任正隆(全国人大常委):“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
王炜(国家“畅通工程”专家组组长,东南大学交通学院院长):“中国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自行车的污染比汽车更大!”
王旭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教育就像买衣服,买不起就不要买”、“媒体呼吁援助穷孩子是无知”、“没钱就别接受高等教育”。
邓亚萍(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觉悟和思想境界不高,很可能会被媒体放大,有损于我国的国际形象。”“人民日报62年来没有假新闻”。
李剑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低工资是我们的优势,否则,外国投资都跑到越南等工资比我们低的地方去了。”
张曙光(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腐败和贿赂是权力和利益转移及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改革的成本费。”
虞孝感(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三峡工程将成为大空调,将让重庆人享受冬暖夏凉的美境。”
顾云昌(建设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从数字上来看,居民收入涨的比房价涨的还快,房价涨的比收入要慢。如果按照全国平均的预算价,房价是下降了,也就是说买房更容易了。”
傅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的房地产,媒体起了很不好的作用。现在媒体的主力记者几乎都是80后,他们正急需买房,写新闻都带有他们的主观性。”
梁蓓(全国政协委员):“我觉得80后男孩如果买不起房,80后女孩可嫁给40岁男人。80后男人如果有条件,到40岁再娶20岁女孩也是不错的选择。”
刘德(重庆市气象台台长):“重庆普遍 42℃高温实际上不热,是空调让人变娇贵了,人们皮肤耐热度也越来越差,是人的感觉出了错。”
王益民(福建顺昌县文管办主任):“我们在宝山顶上考古发现的墓是孙悟空和其兄弟的合葬墓,这很好地证明了孙悟空是我们福建顺昌县人!”
张惟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哲学、法律专家):“(外地人)素质比较低,长期没有工作后,往往会铤而走险,给社会治安带来不安定因素。北京城市发展并不太需要这些人”。
张凤林:(吉化总医院副院长,医药专家):“苯在燃烧前有较强的毒性,但在燃烧、爆炸后就在瞬间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因此对人体没有毒副作用。”
何计国(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主任,食品安全专家):“只有‘严重’的重技术污染或者是农药超标‘太多’才能叫做不安全食品,因为苏丹红毒鸭蛋中苏丹红含量‘非常’低,所以大家不必担心。”
陈同海(原中国石化董事长,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每月交际(公款吃喝玩乐)一、二百万算什么,公司一年上交税款二百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
范继祥(中电联副秘书长,电力专家):“我们(电老虎)为国家做这样大的贡献,而且(高额)收入是合理、合法的,为什么社会对我们这样憎恨呢?”
孟凡超(桥梁专家,九江大桥坍塌事故技术安全鉴定专家组组长):“九江大桥的设计标准已超过了国家标准!”
吴博威(全国政协委员,山西医科大学副校长):“‘红包’也可看做医患感情交流的一种方式,这种可利于医患关系和谐发展的良性互动应被社会认可”。
魏翔(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博士):“在休息与休闲时间方面,中国人已经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在闲暇时间保有量方面,已经超过了美国和英国”。
田文昌(北京市首届“十佳律师”):“对于公费出国旅游,我认为很难轻易就说它完全符合贪污罪,现在这种公费旅游、公款吃喝的现象太普遍了,如果都简单地往贪污上靠,贪污罪的发案率得有多高啊?”
倪萍(全国政协委员、央视著名主持人):“在人大的会议上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因为我热爱这个国家。”
严琦(全国政协委员):“关闭社会网吧,改由政府开办。”
朱军(全国政协委员、央视著名主持人):“大学生从事掏粪工作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掏粪现状,并且无论是在思维,还是掏粪工具的使用上,大学生都具备优势。”
以上,是他们曾经发表过的真实言论。
在中国的最高立法机构与最高参政议政机构,往往也是中国雷人雷语最集中的地方。比如自1954年被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的申纪兰已保有连续50多年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2013年两会期间,申纪兰放言:“能得到养老保险金,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感到非常高兴。”申纪兰的其它惊人言论还有:“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
2014年3月,一年一度的中国全国“两会”再度召开。但今年的“雷语”似比往年更多。“两会”尚未正式开幕,在3月2日的政协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吕新华在就回答香港《南华早报》记者有关周永康的提问时,不仅忍俊不禁,而且在结尾时以“我只能回答称这样,你懂的”引起在场记者的哄堂大笑。3月4日,政协委员、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会上说“西方是低级民主,今后高级民主将在我们这里产生,我们领导人的逐级选举是接地气的”。人大代表、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伟才说:“现在一提公务员加薪,就被骂,公务员薪酬应该建立制度规范,正部级干部年薪20多万,还不如一些大企业部门经理,这种薪酬分配很不合理”。在既得利益集团内部,像陈伟才这样认为公务员的薪酬过低,应该加薪的人不在少数,但在民间,却没有几个人为这种呼声摇旗呐喊。众所周知,中国每年的公务员考试都是挤得头破血流,不就是因为公务员的收入高吗?明面上的收入的确不高,但灰色收入却令人羡慕。
3月10日,辽宁代表团小组讨论时,人大代表、画家冯大中提出:“我们还应立一个《动迁法》。拆迁要天价的,该上行政手段就上手段,老百姓,有的给点脸就上房揭瓦了。毛泽东时代,谁敢说不字?”冯大中作为一位画家,早已名声在外,从艺术水平上讲,他或许真的能出类拔萃,但从上述言论看,他缺少基本的明辨是非能力。冯大中的谬论刚落地,在场的北方重工集团董事长耿洪臣马上表示反对,称“财产权是公民的合法权利,立什么法也不能说拆就拆了”。的确,尊重公民的财产权是古往今来文明社会的应有之义,冯大中竟然不懂,反而拿无法无天的时代作为标准来和今天的情况相提并论,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这样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当上人大代表的,谁都不相信这是民众票选的结果。
就在同一天,又有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馆馆长王平语出惊人:“我们不要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因为一旦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到家乡就是一个悲剧。”此人的逻辑混账,一般的人绝对不可能将农村孩子上大学与回不到家乡想像成因果关系。事实上,还是有不少农村大学生毕业后回家乡当村官或者是从事养殖事业的。虽然农村大学生回乡的很少,但根子不在于他们读了大学,而在于城乡二元化的社会结构;倘若城乡一体,城乡差距小,就不存在农村孩子读大学后一去不返的情况,而城市大学生也不会拘泥于在城市就业。当今农村,读书成了唯一的出路,否则就得有一技之长,不然的话,就只能是农奴,种再多的田地也不可能发家致富。王平这般“眷恋”农村,何不自己身先士卒让孩子不读大学,到农村定居和创业?这是典型的人格分裂,跟那些口中骂西方国家不好,却又千方百计让孩子到西方国家留学的官员一样。
另外,在此次“两会”上,还有一些雷人言论,其荒谬程度绝不亚于上述言论,譬如说:房价涨到1千万也可以;恢复福利分房可以解决交通拥堵;学制太长催生剩男剩女;禁止官员读EMBA,可以防官商勾结;提高农药价格让人吃得健康;为干部升职建新区;城市太土需改名;每周退休一天,月底休四天;移动包月资费就像快餐套餐,吃不光也不能退等等,真是不一而足,让人眼花缭乱。
结合今年“两会”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各种“雷人”言论,让人感觉到中国的“两会”简直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二会”。
“雷人雷语”已经成为了每年“两会”上一道必备的风景,比出台新政策更引人关注。“两会”,仅仅是中国“二货”官场的一个缩影。
无比悲哀的是,在官民价值体系严重割裂的背景下,他们并不觉得那是冷血,而是发自内心习以为常,因此雷语说得理直气壮,无所顾忌。就像阆中国土局官员那样,他们认为的回覆很正常,因为他们习惯了教训民众,习惯了高高在上,凌驾一切,觉得其答覆理所当然。瑞昌那位副市长,也是习惯了不要给政府添烦添乱的思维,习惯了将维权民众当作刁民,所以才会说出“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的雷语。一个政府,一个政党,如果源源不断地爆出雷人雷语,已不是个别官员品质出了问题,而是整个体制出了毛病。要想“雷人雷语”不再雷翻中国,唯有加速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转型,当“公仆”再不能骑在“主人”头上作威作福了,“雷人雷语”的自然也就没有了市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4年4月2日14:38 | #1

    大家放心,这帮家伙是帮共产党放火药桶的,现在火药桶已放好,就等一只从天而降的黑天鹅把火药桶点着。

  2.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2日17:05 | #2

    有一段时间提拔的官员真他妈的脑残,用的那些人都是自掘坟墓的,唉,,,,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