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反腐风暴逼近“大老虎”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2012年初,周永康可以说是中国最有权的人。他控制着中国庞大的政法系统,维稳经费预算超过国防支出。他在政治、能源和政法系统的人脉深厚,以至于人们有时称他为中国的迪克•切尼(Dick Cheney)。他还掌握着大量证明高层领导有问题的秘密文件,以至于人们又将他比作另一位美国人——J•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

当时,身为中国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九位常委之一的周永康高高在上、掌握着实权。他的亲信网络遍布中国庞大的官僚体系。

但这一切已在去年彻底改变,周永康及其多位家人被共产党的调查人员拘留。了解调查情况的不止一人表示,周永康及其家人涉嫌的腐败罪行应该会在未来几周内公布。周及其亲属眼下被关押在秘密监狱;曾几何时,听命于他的国保人员在此类监狱关押被认为对党构成威胁的人士。

如果现年71岁的周永康被公开审判和定罪,那么他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以来,被判犯有腐败罪的最高级别官员。

周永康腐败案的冲击波已传遍商界和政府官僚机构。自一年前周永康正式退下来之后,已有数百名跟着他飞黄腾达的官员和商人因腐败指控被拘留,其中包括安全部门、国有石油企业和国资委的部长级官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自一年多以前上台以来,一直将反腐运动作为自己的标志性政策。公审周永康很可能标志着这场运动达到最高潮。

大多数观察人士认为,周永康被拘押,既源于打击腐败的意愿,也是高层权斗的结果。习近平需要一个战利品来告诉世人,他在掌控局面,而且他对反腐是认真的。清洗周永康,也让他除掉了一个潜在的对手。

但清洗周永康也会暴露出威权体制清除腐败的最大障碍——规模庞大的非正式权力结构。周的关系网就是明证。

即便习近平决心要清除体制高层的腐败,他也不能攻击其他高级领导人以及他们各自的亲信网,因为那会动摇中国整个权力结构。

“老虎与苍蝇”

尽管习近平承诺既要打级别较低的“苍蝇”、也要打高级别的“老虎”,但过去一年期间被拘留的数万名官员大多只能算“苍蝇”。

历史学家、政治评论员章立凡说:“对现任领导层而言,打下周永康这只大老虎既能帮他们清除政治对手,又能巩固他们的政治声誉。但这也会暴露体制的问题。仅拿下周永康会让普通民众满意吗?抑或他们还会质疑其他高层官员?”

在各派激烈博弈的中国政界,“打老虎”是一项神圣的传统。习近平之前的两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胡锦涛,都是等到就任至少两年以后,才出手清洗一名强有力的对手。江泽民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清洗了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陈希同,胡锦涛则清洗了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良宇。

习近平的动作则快得多,目标也高得多——他瞄准了周永康。有些矛盾的是,如果习近平决定公开审理周永康,那可能意味着他仍然觉得有必要展示力量,他对国家的掌控可能并不如许多人所相信的那样牢靠。

周永康被控涉及的腐败关系网,在过去30年间中国几乎每一位高级领导人的仕途中都找得到影子。这加大了公开清洗周永康的政治风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东亚研究所(East Asia Institute)的薄智跃说:“习拥有强大的制度权力,但他的权力基础相对薄弱。即便他清除了每个人,他也不会变强,因为他的权力根基相当浅。”

2008年被选为下一任国家主席时,习近平被视为妥协后的人选,因为他能够得到党内多数大派系的接受。

他是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首任并非邓小平钦点的国家主席。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威望极高,他的支持在很大程度上赋予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出任国家主席的合法性。

尽管父亲是中共高级领导人的习近平是“太子党”,但他自身的支持者网络不如其他许多领导人——包括周永康——广泛,也没有那么根深蒂固。

卑微的出身

周永康攀登权力高峰的漫长道路,始于长江边一个小村。1942年,他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

15岁那年,他离开了老家那个村子,后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在中国能源行业踏上自己的职业道路。在北京上学期间,他把自己土气的本名“周元根”改成了现在用的这个名字。

他的两个弟弟没有得到上学的机会,而是得到了祖屋。不过,随着他们的大哥在党内步步高升,他们还是获得了好处。

在小小的西前头村入口处、原来不起眼的周家祖屋原址上,如今坐落着一座现代化的大院,由高高的白色围墙包围着。

周家的邻居们说,这座建筑是地方官员用政府资金建造的。地方官员以前常常来给周家拍马屁。

一名小时候曾和周氏兄弟一起玩耍的村民说:“逢年过节,周家房子外面总有许多好车,省里和市里的官员都来拍马屁。你能想象吗?那些有权有势的官员都来讨好这些没受过教育的农民,给他们送礼。”

在石油行业工作的30年间,周永康建起了一张强大的恩主与亲信网,并对权力、金钱和国家安全之间的交集有了深刻的理解。

到1996年被任命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CNPC)总经理时,他已经登上了通往党内最高权力核心圈子的快车道。

尽管很少回老家的村子,但周永康确保了老家的亲人过得滋润。他的一个弟弟成了当地国土资源局的副局长,这是个负责土地和矿产权分配的肥缺。他的弟媳开了当地唯一的奥迪(Audi)4S店——中国的公务车大多为奥迪。

村民们说,1996年,当地政府曾计划拆迁整个村庄,以便为一个“经济开发区”项目让路。当官员们意识到他们打算推平的是谁家的祖坟时,这个计划被突然叫停了。

前国家副主席、同样来自石油行业的曾庆红是周永康最有力的支持者。在曾庆红的支持下,周永康在1999年至2007年间先后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四川省委书记和公安部部长。

2007年那一年,他进入党内最高层,被任命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他被安排分管政法系统,这使他掌控法院、警察和武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随着政府“维稳”支出飙升,周的权力急速膨胀。

薄熙来因素

周永康被拘与薄熙来的倒台密切相关。原本政治抱负远大的薄熙来,因妻子谋杀一名英国商人一事败露而前途尽毁。2012年3月,薄被拘留,去年,他因腐败和滥用职权罪被判无期徒刑。

据与高层领导人有联系的几位知情人士透露,薄熙来被怀疑曾与周永康一起密谋排挤习近平,然后由薄熙来出任国家主席——尽管在审判薄熙来期间没有人提及此事。

薄熙来被捕后不久,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在2012年5月率先报道的,周永康被解除了政法委的日常领导职责。几个月后,他的多名亲信因涉嫌腐败受到调查。

自那时起,中共调查人员已拘留了数百名曾因与周永康的关系而快速升迁的官员。涉及周永康的被拘者名单之长,让外界得以了解,私人关系网在官僚体制内部如何盘根错节、与一名有实权的恩主攀上关系如何是最可靠的升迁途径。

介绍服务

在以往不可一世的国家安全机器内部,过去一年中有数百名安全部门人员和警官遭到清洗,其中包括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局长——他是周的亲信之一。

另一名被牵连者是李东生。现年58岁的他曾在中央电视台(CCTV)工作22年,他从中央电视台副台长升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据了解李东生在中央电视台所作所为的人士透露,除本职工作外,李东生经常把台里年轻漂亮的女记者和女主持人介绍给中共高层领导人。

周永康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就是经李东生介绍认识的。周的第二任妻子曾是央视主持人,比周小28岁。周的第一任妻子死于车祸。

周永康开始掌管政法工作两年后,2009年,没有任何执法经验的李东生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这是一个有影响力的职位。

在四川,已有至少100名与周有关系的官员被拘留,此外在中石油集团及子公司,也已有十几名顶级高管被拘,其中包括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

一个王朝的灭亡

周永康之子、现年42岁的周斌的商业活动提供了一个引人注目的例证,说明有权势者的亲属如何能够利用自己的关系,从大量国有企业捞取利益。

周斌的商业帝国无所不包,从电视机制造、采矿、能源服务、到为中国在伊拉克开发的油田提供设备,政府公租房项目,甚至涉及强制参与劳务输出的农民工切除阑尾并收取超高费用。

据相关人士透露,周斌曾在多起商业和个人纠纷中,威胁要利用父亲掌控的正规公安和国安机构,对自己的对手进行打击报复。

周斌去年被拘留,周永康和妻子去年11月在北京家中被软禁。

一份在北京官员中流传的清单显示,调查人员迄今已从周永康、其家人和代理人那里,查获价值近1000亿元人民币(合160亿美元)的资产。

查获的物证包括枪支、艺术品、装甲汽车、数百套公寓、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人民币和外币现金、金条、以及数百家公司的股票。

过去,也曾有关于腐败调查的类似信息在官员中广泛流传,这些信息有时会被证明是谣言。多名收到这条最新消息的人士表示,他们认为是官方在传播这条消息,为公布周永康的案子做好铺垫。

连夜突击搜查

12月1日晚上7点,十几名便衣“纪检监察”官员突袭周永康胞弟周元青位于无锡市的寓所,那里距离他们老家的村子约40分钟车程。

目击者称,调查人员一直到次日凌晨5点才离开,走时带走了周元青和周玲英夫妇。

大约在同一时间,反腐调查人员也来到了西前头村,发现周永康的另一个胞弟、69岁的周元兴因罹患骨癌已生命垂危。

2月12日,周元兴的葬礼在西前头村举行,只有约50名亲属到场。

周元兴的兄弟和侄子都没有到场,政府也没有派来任何代表。

一名住在附近的村民一边洗着晚餐要吃的蔬菜,一边说:“以往那些大官排着队来给周家送礼、求周家帮忙。现在周永康在权力斗争中落马,这些人就都不见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