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刮“谷”疗毒

倒也算“周一见”。

选在星期一——同时也是2014年第一季度最后一天,以及愚人节前一天的晚上,中共官方通过新华社宣布“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军事检察院于2014年3月31日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这是中国30多年来被公开起诉的最高级军官,如果考虑到罪名主要指向贪腐,而非吴法宪、李作鹏式的“反革命”,那么,谷俊山已经打破中共建政以后的记录。

谷俊山被查之事,大致是从2012年春天开始流传于坊间,去年8月,人民网在播报国防大学教授、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政治工作研究所副所长公方彬大校访谈时,由其讲出“谷俊山及其前任犯罪,连续两个军队高官出现犯罪,老百姓不满意。”,使得中国媒体开始可以公开触及这一话题。

今年1月15日,财新网出手不凡,由记者王和岩和谢海涛发表《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查已有两年》等五篇特稿组合,洋洋洒洒、细致入微,引发舆论轰动,当时,“数百箱军用专供茅台”、“手枪状河南将军府”等细节刊遍大江南北,大有洛阳纸贵之势。跟进转载的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分别刊登评论《谷俊山的“将军府”中没有“新料”》、《打虎须高压,更须深化改革》,搜狐更在首页回溯王守业案,以专题《盘点军中大老虎:为钱不择手段》历数多位解放军落马贪官“纸碎金迷”的特殊爱好。

终于,事隔一个半月后,新华社昨日18时获准以50余字宣布了谷俊山被起诉的消息。篇幅之简短,使得南方都市报已经可以将全文放进头版标题中。但评论只能停留在微博上,1月15日深夜追问“总后副部长需要给谁送房子呢”的@南都评论,再敲晚钟:“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案提起公诉,军委巡视组在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发现一批重大问题线索,显示军队反腐在不断推进。军队是特殊部门,却不是法外之地,军队管理的封闭、强调服从等特征,令权力的监督和制约难度更大,期待更多个案的披露,也期待军队廉政制度建设的进一步完善。”

《中央军委巡视组完成首次巡视》,是由新华社在发布谷俊山案稿件之后3小时,向中国媒体提供的素材。通报称,从去年12月10日至今年3月13日,两个巡视小组“在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干部选拔任用、工程建设、土地转让、经济适用住房建设和出售、医疗卫生系统等方面,发现一批重要问题线索,并进行深入了解核实,发挥了震慑作用”。

京华时报把这则通报的标题做成“军委巡视组发现土地转让等问题线索”,应该也就是为了呼应谷俊山案。事实上,几乎所有中国市场化媒体都只能在有限的一两个素材中寻求亮点,其中得到最多转发的就是由中国军网以及@军报记者——解放军报法人微博——昨晚21时前后提供的“权威发布”:“军队法律专家欲晓说,刑事诉讼法规定,案件受理后二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鉴于谷俊山案件属于重大复杂案件,如果经上一级军事法院批准,还可以延长三个月审限”;“从目前披露的案情信息看,谷俊山案件可能涉及军队后勤装备的生产、采购等情况,或因涉及军事秘密,军事法院依法不公开审理。军事秘密作为国家秘密的重要内容,关系国家安全,法律规定不公开审理此类案件,符合国际司法惯例”……

当然,解放军报自刊《严格依法审理谷俊山案件》时,不会像门户网站和媒体微博账号那般凸显“谷俊山案件或不公开审理”。将《中央军委巡视组完成首次巡视》置于头版,军方喉舌今晨是在内版刊出《谷俊山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案提起公诉》以及这篇解读稿。人民日报则更加惜墨如金,仅有50余字的新华社电稿放在第六版最右下角。

两大喉舌的示范表现,足以说明中共宣传官员对此案报道的严格控制。唯一值得门户网站庆幸的,是还能有一篇由人民网发出的评论可以放在首页展示,凤凰网甚至可以从中摘出“谷俊山不值一哂,连一声骂都觉多余”作为标题。

昨晚20时许,人民网发布这篇《为刮“谷”疗毒的解放军点赞》:“甲午,在国人的印记里,注定是个特殊的符号。今年的春天,乍暖还寒,心头总有一丝冷意。谷俊山,这个曾经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高级将领,站到了被告席上。按照此前网上流传的零星消息和媒体的报道,这个‘军中土豪’涉嫌多项罪名,仅侦查就历经2年之久。听到这个消息,谁都会感到无比愤怒和痛心。愤怒的是,一个共和国将军,身居庙堂之高,肩负卫国之责,竟为一己之私,像硕鼠般贪婪地攫取。痛心的是,本应是钢铁长城的柱石,却成为侵噬长城的蛀虫,这样一支有着无限荣光的人民军队,却因为谷俊山这样的败类而蒙羞。”

如果只是为了表示“愤怒”和“痛心”,人民网就和那些微博微信上的唾骂者没有区别了。这家最高党报下属网站,是要让作者谢正平以一个“军粉”的身份,及时引导正在升温的舆论风向:“如果不曾忘却或刻意回避这支军队彪炳史册的辉煌历史,这种愤恨和痛心还会更甚。这些天,我也加入了骂的行列,在寻求着酣畅淋漓宣泄的快感……为什么我要痛骂我要宣泄,因为我对这支军队充满着深深的敬意。这支军队,曾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伟业,也承受了太多的苦难痛楚……谷俊山的贪腐触目惊心……我也相信,随着案件的审理,也许会有更多罪证摆在人们面前。我想说的是,谷俊山能代表整个军队么?谷俊山倒了,军队就垮了么?这种担忧和疑虑,在感情上的暴风骤雨过后,理性的思考、历史的回顾,会熨平我们心灵上的创伤和起伏。”

“理性的思考”体现为对杨利伟等军中“感动中国”人物的赞美:“这就是我们的军队,这就是我们的军人兄弟,在他们的身体里,永远激荡着民族的豪情、永远传承着红色的基因。想到这一切,再看看谷俊山,实在轻如鸿毛、不值一哂,连一声骂都觉多余,更不能用谷俊山这个微不足道的‘1’,去否定‘230万’强大的军队、可爱的军人。”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权力就可能有腐败……谷俊山倒了,剔除了害群之马,这支军队只能会更强大”——人民网这篇行文风格更像网帖的评论,开始强调中共反腐业绩:“如果你不是有意挑刺的话,总该承认这个事实:十八大以来,国家反腐出重拳,扎紧制度的笼子,老虎苍蝇一起打,数十名省部级以上高官应声落马。习大大作为军人的一把,带头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官场的风气清朗了,喊了几十年的党风、社会风气根本好转,真正开始有转机了。军队打虎不甘示弱,反腐倡廉也不落后,制度反腐的力度在加大,部队酒气少了、虎气多了,豪华车挂军牌的现象也杜绝了。”

在顺应热点,称颂中国军人“勇敢地识别、驱离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外国军机”、“立体式全力搜救马航失联同胞”之后,结语号召:“让我们客观公正地看待这支军队,热爱这支军队、维护这支军队、点赞这支军队。”

基本上,就是由这篇人民网评论,加上新华社通报、中国军网解读稿,以三驾马车之势,构成了昨夜今晨中国媒体可供引用的所有信源,几无延伸。包括此前曾呼吁“允许、鼓励大众媒体参与对部队和军官行为的监督”的环球时报,亦非例外。

微博上的讨论似乎也并不热烈。即便加上那些对歌星汤灿与谷俊山之间关系的蜚短流长,这个话题也绝无可能打破文章出轨创下的热度记录,何况,还有一些异议者显然更关心茂名民众PX抗议游行的后续消息。

之所以围观者有些意兴阑珊,可能还因为谷俊山已是一只“死老虎”,而且不是他们望目欲穿的“大老虎”、“老老虎”。

除了“你懂的”那一只,最近几天,因为两家中央媒体接力点评三峡集团反腐动作,社交媒体多有猜测,不乏根据三峡工程历史追根溯源而指名道姓者。

上周四,人民网引用强国论坛网友发言,以“中央为啥动三峡集团‘双将’?”为题,对三峡集团一二把手同日易人进行分析:“三峡集团问题多多,幕后不排除有‘老虎’,甚至有‘大老虎’、‘老老虎’的存在。那么,中央对三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双双换人,是不是在勾画一张‘打虎路线图’?”

如此“独辟蹊径的思想和一语破的的言辞(人民网编者按语)”,迅速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市场化媒体和微博微信多有转载。尤其是“老老虎”一词,当即成为网络热议新词。

再加上光明网当天稍早发表的《三峡一二把手被免,反腐早该到电力》,网络围观者的猜疑声进一步抬高。作为排名第二的中央党报——光明日报——旗下媒体,这家网站的评论员文章语气甚是严厉,不仅提及“三峡集团的腐败社会上屡有所闻”和“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三峡集团公司进行了巡视,踢爆腐败几乎涉及各个领域”,还专门论述“三峡建设基金”,强调“纳税人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报,并且还要继续往三峡这个大漏斗里缴税,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多家内地媒体近日报道,20多年来,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增加,三峡集团收入节节攀升,老百姓却没有享受到用电方面的便利,三峡沦为利益集团的牟利机器。”

光明网引用的指控素材,主要就是时代周报2月底一篇“独家还原三峡集团利益输送链”的调查报道。当时,在中纪委公布了对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进行巡视后的反馈后,这家广东媒体引用内部人士指控,声称“巡查已引起集团内部大地震”:“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

此稿一出,“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之说即引发坊间猜测。2月28日,南方都市报甚至公开发表社论要求“给公众一个痛快的说法”。

所以,当中组部副部长上周一宣布三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双双换人后,“老老虎”之声甚嚣尘上,媒体报道之时几乎均将此事与中央巡视组反馈相关联,“曹广晶、陈飞两位同志中央另有任用”的说明在有意无意间被忽略了——通常来说,“另有任用”即意味着并非“落马”。

另一个带有误读成份的现象是,舆论中还再度兴起对三峡工程合理性和必要性的批判,然而,这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严格的逻辑关系。

于是,东方早报昨日所刊评论《人民需要一个明明白白的三峡工程》波澜不惊,反倒是三年前推出的《三峡再调查》特别报道被重新发掘了出来。水利专家黄万里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言论亦获反复重温,秭归三天两次4级地震更为异议者提供了再好不过的论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