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中国中产

邰月红

何为中产阶级?事实上,中产阶级因衡量标准差异大很难明确界定。一般而言,中产阶级至少物质生活丰裕,衣食无忧,处于全社会收入的中等水平;普遍受过高等教育,有相似的价值取向、道德标准和心理特征。纵有万贯家财,可能只是“土豪”,一味倾心精神生活,亦可能只是“文青”,或许,两者兼而有之的人才称得上中产阶级。而理想中的中国式中产阶级可套用一句流行语概括,即“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物质上,中产们“高端大气上档次”,对衣食住行的要求不是生存所需而是生活所需,讲究舒适和精致。他们有车有房,但非房奴,不被房价所迫;拥有奢侈品,但不过度追求奢华;工作体面,虽靠脑力挣钱但非精英高薪;每年有固定假期,付得起三星级酒店但也住得下青年旅馆。

精神上,中产们奉行“低调奢华有内涵”。他们心智成熟,有广泛兴趣爱好,或爱运动,登高望远,或喜静坐,品茗修禅;他们享受闲适与从容,漫步于博物馆、大剧院、音乐厅;他们强调环保,提倡绿色,热心公益,关注民生。中产们讲“内涵”,有传统士大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崇高道德使命感。他们追求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社会环境;他们最具公民意识,是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是道德风尚的践行者。

中产阶级既是改革者,又是稳定器。他们普遍受过高等教育,通过知识和能力获得社会地位,希望靠竞争去抗衡权贵阶层,因此他们最有动力去创造公平正义的社会也最有潜力去扩大政治话语权。同时,中产阶级受益于现有政治体系,希望维持社会稳定,他们既认同主流价值观,又有独立的思考和理智的分析,遇事不盲从、不极端,倾向于用平和的改良方式推进变革。

对于变革中的中国,强大而稳定的中产至关重要。遗憾的是,虽然近30年来中国国家财富急剧增长,但中产并未发展壮大起来,反受到制约。

一方面,大部分人的精神生活尚无法满足中产标准。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个人财富虽获增长,但大部分人仅算脱贫。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当人的精力主要用于实现基本温饱和积累初期财富,自然顾不得精神追求和政治诉求。而国内文化生活一度封闭匮乏,精神需求即使有也难获满足。当物质从极度短缺到突然充裕,文化从管制到放开,冲破的不仅是闭塞的空间,也打碎了原有的价值观和道德体系,“一切向钱看”的观念使社会中充斥着无所畏惧的逐利行为,本就缺少信仰的社会变得碎片化,个体只追逐个人利益,毫无社会责任感。

另一方面,多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弊端显现,阻碍了中产阶级的成长。疯涨的房价,不公平的税收制度,不健全的社会保障体制,高昂的生活成本都在吞噬着中产阶级。一背房贷,深似海,新晋的中产们已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气来。高校毕业生们作为潜在的中产在大都市中沦为“蚁族”,“大学无用论”也再度兴起,下层民众成为中产的途径受阻。实力派的中产们因国内阶层固化、政治话语权缺失、法制不健全、环境污染等原因远走他乡移民发达国家。

可以说,现阶段的中国中产们正处于前有阻截后有追兵的尴尬境地。要改变现状,政府有必要做出调整。

首先,要改变以房地产为支撑的经济发展模式,改革地方财政体制,不再依赖土地财政,从源头上为房价降温。其次,提高个税起征点,缩小贫富差距,减轻中产压力。第三,完善养老、医疗、失业等福利保障,降低教育成本,缓解中产后顾之忧,为下层民众提供更多教育机会。第四,经济升级,调整粗放型,劳动密集型产业,鼓励支持创新型中小企业,为高校毕业生增加就业机会。第五,建立公平公正的法治社会,提供平等的竞争机会,促进各阶层间的流动。当然,中产阶级自身也应不断提高自身素养和政治意识,敢于表达诉求,行使监督权,与政府良性互动,促进国家的调整。

中产阶级是实现中国梦最重要的一股力量和载体,没有中产阶级的成长,中国梦很可能变成一个理想。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