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中国醒了吗?

习近平此番欧洲行有多方面的政治目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赢得西方对中国新领导人的信心。要赢得别人的信心,首先必须自信,这一点习确实做到了。在国际大舞台上,习的气势、风度所流露的自信和从容,是江、胡所不能比的。但中国新领导人在人格和风格上展示的魅力,不能掩盖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新领导人对于西方所看重的”普世价值”,即人权、法治、民主、自由,依然采取了暧昧不清的态度。这一点具体地表现在习近平非常真诚地沿袭了用”和而不同”的话语,来抵制”普世价值”的话语。

习近平显然知道,西方对中国崛起怀有很深的恐惧和疑虑,因此特意告诉西方国家,中国这只沉睡的雄狮虽然已经醒来,却无需害怕,因为”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这句话虽然传递了善意,但也传递了习近平一贯强调的信息,”你不惹我,我就不会惹你”。在我看来,习近平的这个信息,说明他还不能理解西方人的思维逻辑。西方人会认为,仅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息是不能令人信服和安心的。因为西方人认为狮子和人都有侵犯性的本能,要约束人的侵犯性,除了靠实力均衡,更重要的是靠共同的信仰和游戏规则。如果中国人根本就不信公平和正义,大规模的冲突将难以避免。

看到习近平”中国已经醒来”的言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问自己:中国真的醒了吗?如果按照拿破仑的定义,应该承认中国真是醒来了,因为世界真的是在发抖,习近平若没有真实地感到世界对中国的恐惧,就不会想起拿破仑的那句话。

在认知的意义上,你也可以说中国醒来了。中国人今天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认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这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正是这种文化和历史自觉的提高,使得不少精英,尤其是当权精英有了这样一种判断,中国人不可能搞民主,中国人若接受西方人主张的”普世价值”,中国就会动荡分裂。习近平的种种言行表明,他很可能是持这种判断的人之一。果真如此,对信仰自由和民主的人是非常不幸的,因为习近平不仅是中国的最高当权者,而且是一个敢作敢为的政治家,他具有前任所没有的道德勇气和历史担当,这一点已经从他敢于大刀阔斧反腐得到证明。

习近平作为一个想有作为的政治家,却不信普世价值,值得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深思。你可以说习近平的知识结构有缺陷,但自由派知识分子,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也要对此负责?

主张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有一个比较普遍的假设,就是认为凡反对普世价值者,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有既得利益。他们认为一切以中国特殊国情和文化来抵制普世价值的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借口。我以为这种态度是值得反思的,因为这种态度,令普世价值的话语失去了活力和行动能力。我注意到自由派的著名作家许知远,已经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即如何在中国实现普世价值的问题。他认识到,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个有现成答案的问题,而许多自由派的知识人并不这样想。事实是,如果自由派不能把自己的价值主张,变成一条令人信服的变革路径或一套变革方略,就是把习近平这样的政治家,推给了极端民族主义者或那些借民族主义来谋私的机会主义者。这其实已是今天中国的政治现实。

崛起的中国之所以让世界发抖,是因为中国这个巨人虽然已经睡醒,但还没有清醒。中国拥有巨大的力量,既可以用来创造一个好的世界,也可以用来毁掉自己,也毁掉世界。中国还没有想好,如何来使用自己的力量,因为中国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其实还没有真正醒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2014年4月2日12:50 | #1

    渐进但不激进,反腐后的政治协商和政府监督是突破口。普世那一套说白了也是半真半假的东西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