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什么都没变

以马伊俐父亲之名发出的那段质问南都娱乐周刊、“请求你们放过我们家,放过我们的孩子”的长微博,让俨然全民围观的文章出轨话题得以延续热度。昨晚,喜上眉梢的@微博小秘书,已为话题转发破纪录而庆功:“短短四天,有关文章的微博阅读量高达9.5亿,热议微博数猛增56倍!在参与讨论的网友中,70%用户是90后高学历女性;广东、江苏、北京成为最热衷讨论此话题的区域。”

如果这个广东力压群芳的数据是确实的,那么,一定会让有些人愈加悲哀。因为,即便是在“周一见”高潮迭起的前昨两天,他们都顽强抵御着“娱乐至死”的冲动,转身关注广东茂名民众“PX致死”抗议行动。

其实,除了地名,这场抗议和过去数年中发生在厦门、大连、启东、宁波、彭州、昆明等处的反PX行动并无二致。民众通过社交媒体、网络论坛酝酿串联是一样的,举着标语横幅来到政府大门外抗议是一样的,示威过程中出现打砸现象是一样的,当地官方派出警察强力驱逐、指责“少数市民受极个别不法分子挑唆”是一样的,事后承诺“PX项目在社会没达共识前决不启动”是一样的,现场冲突画面被上传后引发围观是一样的,以伪托图片指控警方开枪打死人是一样的……

昨天,将这些真假掺杂的碎片整理成篇,东方早报发布通版报道《茂名:绕不过的PX项目,30天宣传车轮战挡不住恐慌与脚步》,广获流传:“一位在现场的崔姓市民告诉早报记者,3月30日9时30分许,约2000人陆续聚集到市委门前广场……到下午3时许,聚集群众开始与维持秩序的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群众中有几个人扔石头,还有扔矿泉水瓶,但不是往人堆里扔,而是扔在地面上。’一位当时在现场的中学生谢同学告诉记者。谢同学说,后来警察与群众发生肢体冲突,现场有多人受伤……到晚间聚集事件‘性质变了’:‘有乘机作乱的人把栏杆拆掉,把公交车的候车站烧毁,还把垃圾桶,天桥牌和一些市政设施都拆掉。’”

追根溯源,东方早报介绍道:“据多名现场抗议的市民介绍,茂名市近期一系列举措让他们感觉PX项目‘上马在即’……但茂名市政府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该项目近期才启动,仅处于‘科普宣传’阶段……尚未开展正式环评……该工作人员否认了‘企业、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被强制签订对该项目的知情同意书,不同意者将被撤职处理’的传闻。”

新京报虽然没能提供这么详尽的记录,但自有社论《面对PX:市民要理性,政府要透明》昨获门户推荐:“近年来,各地几乎开始按照同样的套路,展开‘反PX’、‘停PX’,抑或‘挺PX’的行动与舆论‘攻防’。这是一个令人纠结的‘PX情结’。遗憾的是,从2007年的厦门,到7年之后的茂名,很少有地方解开这个发展与安全的‘疙瘩’,也很少有地方能跳出这样的PX事件的恶性循环。”

是啊,7年了,似乎什么都没变。重蹈覆辙都已经成了铁律。

俯瞰天下,@人民日报更有理由坐立难安。前天子夜,微博留言:“相似的场景,相同的结局。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广东茂名。‘PX冲突’一再上演,以两败俱伤的结果警示地方官员:涉及公众切身权益的决策,只有以沟通促成共识,以透明提升公信。”

及至今晨,又以白纸黑字谆谆教诲“以更细致工作化解PX焦虑”:“如果缺少了自下而上的参与、官民平等的互动,单向度的宣传很可能被看成是‘操纵舆论’,权威解读也容易被理解成‘为决策背书’。如果从初始阶段就能多一些听证会,邀请群众代表实地考察,环境评估能够让群众参与进来,在参与和互动上多下功夫,认真细致地进行交流沟通,是不是更能起到春风化雨的效果?”

此外,这篇呼吁“再细的群众工作也不为过”的最高党报评论,还汇同官方微博账号继续科普PX不该是“过街老鼠”的道理,并批评部分民众言行:“关于PX项目的重要性和安全问题,已多有讨论,PX并非危险化学品,相同浓度下,它对接触者可能产生的健康危害,还不及醋酸和尿素。近年来,我国每年都要从日本、韩国等地进口大量PX产品,而在这些地方,很多PX工厂与居民区的距离相当接近……而且,就算是表达诉求,也需要坚守一个‘法’字。少数人浑水摸鱼,无端让冲突加剧、矛盾升级,已经触碰到法律的底线……政府依法行事,市民依法维权,只有在法制的框架中、法治的轨道上,才能实现理性对话,那种偏见导致的杯弓蛇影、曲解带来的风声鹤唳,才能最终消除。”

和那些在微博微信上指责茂名官方“暗渡陈仓”的抗议者不同,作者李拯认为“茂名不忘前车之鉴,在信息公开方面做出了很大努力”:“目前项目仍处于科普宣传阶段,不仅当地媒体发表系列文章‘揭开PX的神秘面纱’,还邀请中国工程院、清华大学的相关专家解疑释惑,却仍未能阻挡负面情绪的滋生乃至‘决堤’,这也说明,复杂现实远非一句‘公开透明’就豁然开朗。”

没错,尽管坐而论道的围观者但凡开口都是将“公开透明”奉为金钥匙,但如果真靠这一条就能打开PX大门,倒也不会有那么多进退两难了。用@郑东阳的话来说,“追求‘零风险’的环保主义风险伦理自然会与追求‘风险控制’的科学话语体系之间存在着难以对接的逻辑断层。”

可是,难以对接,人民日报也得接:“在国外,新加坡裕廊岛PX工厂、日本横滨PX生产基地,他们的成功经验,是邀请群众参观生产车间、设置‘公众参观日’和群众代表监督会;在国内,福建漳州的PX项目得到95%的居民支持,源于‘过细的群众工作’,不仅充分公开信息,而且选派代表远赴日本、新加坡实地参观。这都说明,知识普及、信息披露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参与和互动才更能赋予项目合法性,细致耐心并富于创新的工作才能涵养信任资源。”

回首往事,@王志安同样把漳州视作双赢范例:“当年厦门PX项目因市民反对下马,后来迁址古雷半岛。古雷半岛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化工建设地址,当地政府统一将半岛上3.5万居民全部迁走,未来这里的GDP将会达到一万亿。周边的农民也会广泛受益。反对没多大价值,研究如何双赢,让周边的群众一起受益比较好。”

这位央视记者继续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姿态。出镜揭发走廊医生兰越峰造假说谎、微博劝告西安幼儿园喂药事件家长早点结束维权,就已经让他招致滔滔骂名,孰料,此人主动“挑逗”:“厦门PX撤退了以后,那片工业园区进驻了一批污染更严重更难监管的小企业。只是再也没人关注了”;“对身边高污染企业视而不见,对低污染的PX项目拼死反对,怎么看都有点怪怪的,你说呢?”

的确,尽管对茂名抗议者的声援在互联网上仍可占据多数,但与此同时,对PX在中国被妖魔化的叹息也已经随着一轮又一轮冲突而获得扩散机会。此番,不仅有中石化官方微博账号重新翻出去年5月21日央视《焦点访谈》所播《PX项目的真相》内容,@头条新闻适时转发“全球最大PX工厂在新加坡试运行,距主城区仅5公里”的中国网消息,类似@夏尔谢夫工程师这样的民间科普者,也在“夜不能寐”地劝导:“必须监督,必须透明化,必须让群众放心,但是绝对不行全盘否定他;就像一个孩子,可以打骂,可以训斥,但是绝对不能杀了这个孩子,因为这叫犯罪。”

历史作家张忆安看上去是个文科生,却在这个问题上站在“各种高大上的公知大V和良心记者”对面。《恐怖的PX》一文中,他不仅以新加坡国土总面积为证大骂那些口口声声“100公里以外”的人是“操蛋加扯蛋”,还提及此间确有传闻的“收钱游行”之说:“列位,领头反PX的都跟那位玩汽车的作家差不多,是拿了人家钱的。您要是也拿着了,我啥都不说,你挣您的,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宰别人爹妈的事儿我不做。您要是没拿着,回家洗洗睡吧。”

环球时报昨日社评《PX项目,溃退中呼唤坚守点的出现》,更将厦门7年前的抗议成功定义为“开了公众非理性拒绝重化工项目的一个坏头”,:“日韩PX工厂都乐开了花,它们向中国出口的芳烃原料在涨价。PX并不可怕的理性虽然在中国社会的整体层面存在着,但它走到每个具体城市时,撞上的却永远是乱箭和棍棒……无论原因是什么,有多复杂,这样的恶性循环都必须终止……在PX项目以往的戏剧性遭遇里,一些政府官员表现了临阵‘维稳’第一、保乌纱第一的‘政治策略’,民众是‘反正不能建在我这里’的‘核心利益’坚持,一些‘公知’暴露出借公共事件沽名钓誉的自我炒作之术。这样的互动和大合唱共同挖了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一个个墙脚……跳出PX项目在中国那么需要又那么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怪圈,突破性力量只能来自政府……需要有一个城市的党委和政府在精神上足够强大,他们能够顶住压力,并且在与民众沟通上表现出最大的能力和耐心。”

需要顶住压力的何止茂名。今晨,环球时报已将麦克风从中国最南端收回来,转向东北边陲,在得以独家刊发的社评中强调“律师不应为自我炒作鼓动社会对立”:“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所在地建三江近日成了互联网上的热词。当地公安局3月31日对外公布,江天勇等4人以律师名义煽动纠集38名‘法轮功’邪教组织人员及家属在建三江的上述法制教育基地门前聚众滋事,扰乱社会秩序,被依法行政拘留5至15天,并处罚款200至1000元。此前一批律师通过微博宣称,建三江的法制教育基地是‘黑监狱’,‘非法拘禁’了一些法轮功人员。目前共有三批‘律师’从外地前往声援并‘抗争’……从建三江警方公布的信息看,那4名‘律师’有3名无律师执业资格,警方给予的行政拘留时间不长,这一冲突不久将告一段落。但同情被行政拘留者的其他律师在网上持续做激烈发言,事情在朝公共事件的方向转化。”

自江天勇等人3月20日傍晚抗议被拘始,建三江成为中国互联网热词已逾一周。但直至当地公安局昨日发布《以律师名义纠集邪教人员扰乱社会秩序被依法处理》,相关消息才得以穿越社交媒体,刊登在门户和报纸上。

面对死磕派律师抱团作战,以及诸多自由派知识分子口诛笔伐,被指控“暴力殴打”的建三江官方在沉默10天之后,最终祭出“‘法轮功’邪教”。对于此间用意,更像个社运专家的@床运专家心领神会:“在大陆社运中,官方最有效的抹黑动员手段是两个:1、指控社运人群有经济或作风问题,总之不干净;2、指控社运帮扶对象是邪教(如大陆语境里的某功)。这两个手段,都能迅速利用普罗大众的道德洁癖,直接动员起对社运人群的厌恶心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