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永康亲家的抵赖看反贪的艰巨性

对于习近平等迟迟不为周永康事件定案,我一直有微词。担心国内外的政治矛盾以及随时会发生的经济危机会令事情有变,所好周只是农家子弟,没有很强的后台背景,即使他不认罪,要钉死他,也很容易。但如果要支持他的薄粉心服口服,就有一定的难度。从周滨71岁的美国岳母詹敏利(Mary Zhan Minli)最近接受采访时发表的宣言看,斗争仍然艰巨。有点明白为什么周案迟迟未能公布。
詹敏利说她对家人被拘禁调查很怕,其实她一点不怕,因为她不知情却在对中共当局诋毁,她的发言登载于海内外媒体,形同公开挑战。可恶之处在于她一口咬定:"她的家人没有犯错,而是中国历史上常见的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新的领导人上台后就会打击前任。"
不知情是她自己承认的。她说:"女婿和他的同事有时候会在没有得到她认可的情况下,把她的中国身份证信息用在公司文件中,不过她并不反对这种做法。她说自己没有从交易中获得经济利益。她说,自己从来就不清楚她的参与可以给这些生意带来什么帮助。"面对不经努力而得到的股东身份的中文商业档案。她仍然否认她的家庭利用贪污手段获取利益,也否认她的家庭有多么富裕。
听说周永康也否认控罪,很多银行户口以及几百套房产都不在周本人的名下。薄粉为周辩护振振有词。在他家搜出的现金古董财物,周应该也认为是栽赃,因为他知道,这样说薄粉也会相信。拥有油田的公司在詹敏利名下,这个靠每个月人民币4000多元的退休金生活的知名母亲,认为"代其子女持有资产是常见的做法。她说:"他们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问他们;在中国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推得干干净净。她不知道不等于他们没有贪,她却咬定他们没有贪,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画图。
跟这些人,多说也无谓,薄粉执意反党中央,我们也没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向来是中共的政策,不认罪也判死,中国司法上也不是没有前例,看来要让这位司法部的最高头目尝尝司法的厉害,慰祭这些年冤死在他治下的亡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