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希淼:支付宝和银行,到底谁是垄断者?

3月22日,建设银行下调快捷支付限额至单笔5000元、月累计50000元。至此,工行、农行、中行、建行等四大行均收紧了快捷支付限额,工行还将多个快捷支付接口统一整合到浙江。

3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在“打败你的可能只是一个文件”高论之后,又发表了一篇悲情的战斗檄文《支付宝,请扛住》,引发了一波波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舆论战。

四大商业银行,总是被习惯性地贴上“高富帅”、“垄断者”的标签。这次在不到一个月内先后下调了快捷支付的限额,似乎是冒了天下之大不韪。

从法律的角度看,银行和支付公司的自主竞争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即不能触及反垄断法律的相关规定。马云也口口声声说,“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到底谁是垄断者,以及什么是垄断行为。

国际上一般把市场份额的情况当作评价市场垄断或竞争的重要标准。据银监会发布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负债情况表》,到2013年底,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为151.4万亿,其中大型商业银行(工农中建交)总资产合计达65.6万亿,五大行占比为43.3%。剔除交行的这部分,四大银行的占比仅为39.4%。

这次与支付宝交锋最为激烈的工行,市场份额情况又是如何?据工行3月28日发布的年报,该行2013年底总资产为18.9万亿元,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12.5%,只有八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与快捷支付关联最为密切的银行卡发卡量,四大行市场份额略高,不过合计也就占50.7%。

看上去“高大上”的四大银行,市场份额却没有想象的大。相反,阿里巴巴集团及支付宝公司的市场份额,可能会让各大银行羡慕嫉妒恨了。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艾瑞咨询等独立机构分析,2013年B2B的市场份额阿里巴巴占44.5%,B2C的市场份额占52.1%。据易观智库“2013年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监测”报告,在2013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公司占比更是高达69.6%。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支付宝自己也宣称,2013年通过支付宝手机支付金额超过9000亿元,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

根据2007年8月颁布的《中国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九条,有三种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

毫无疑问,支付宝公司占据移动支付市场近70%的市场份额,具有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如果支付宝公司不是市场垄断者,那么还有谁是市场垄断者呢?

反垄断法所规范的主要对象,是各种垄断行为。也就说,如果那些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其垄断行为就应该受到反垄断法的约束。

2011年10月,淘宝商城置150万卖家利益于不顾,毫无征兆发布新规,大幅度调高技术服务费和商铺违约保证金,终使中小卖家发动了“淘宝十月围城”事件。2011年当年,淘宝商城的市场份额为53.3%。

而去年8月,淘宝方面开始封杀微信二维码入口。今年2月,支付宝祭出最新招数——“不新签、不续约、不合作”,全面停止受理微信场景下的支付申请。这意味着一些在微信上建立店铺、用支付宝收付款的商家不得不花时间建立其他支付渠道或重建购物流程,甚至舍弃经营许久的公众账号。

无论是“淘宝十月围城”还是掐断微信支付,阿里巴巴和马云扪心自问过自己的垄断行为吗?对其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有关部门进行过查处吗?

很多人对当下银行业的市场结构和竞争状态并不了解,对四大银行的看法可能还停留在二十年前。近日,有一位互联网企业的董事,在一个IT企业峰会上言词凿凿地说,市场份额占80%、90%的四大行联手封杀支付宝,应被起诉。这位董事先生可能是从星星来的,要么是从二三十年前穿越而来。

孟德斯鸠说,“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哈耶克认为,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我们不否认,阿里巴巴曾经是一个优秀的公司,支付宝曾经是一个优秀的产品,马云曾经是一个优秀的商人。我们质疑他们,没有利益之争,没有道德洁癖,而是因为他们作为影响巨大的公司和个人,具有明显的外部性。

更早的时候,马云和他的公司带来的更多是正外部性,而现在,负外部性越来越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3日02:39 | #1

    作者是傻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