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中共开打电老虎 习近平是否会拿下李鹏?

中国政坛再现反腐惊雷:兴建全球最大水利工程——三峡大坝的中国长江三峡集团高层人事大地震——董事长、总经理双双去职。这可能是继2013年中石油腐败窝案曝光“油老虎”之后,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对另一大型国有行业“电老虎”展开调查。舆论认为,中共反腐部门的调查锋芒直指垄断中国电力系统多年的李鹏家族。但是从中国的政治现实来看,因为李鹏和六四的切割不开以及其家族并不直接的贪腐罪行,不同于周永康的先外围后核心最后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死老虎”,李鹏家族或会躲过一劫,安然着陆。

电力系统腐败水有多深?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3月24日召开干部大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王京清宣布,集团董事长曹广晶和总经理陈飞双双去职。王京清说,中共中央的决定是“结合中央巡视组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以及中央督导组掌握的情况”作出的。

中国三峡集团公司以兴建三峡大坝而闻名于世,这一全球最大的水利发电工程,是中国历史上得票率最低的议案,于上世纪90年底初在争议中动工。目前该集团公司拥有17家子公司,员工近两万人。多家中国媒体报道,20多年来,中国普通百姓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1美元),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增加,三峡集团收入节节攀升,老百姓却没有享受到用电方面的便利,三峡沦为利益集团的牟利机器。

近十多年来,虽然民众对中共反腐力度颇有微辞,但政府还是查处了不少高官,仅政治局委员级的就查处了3名,被查的省委书记副书记、省长副省长、部长副部长等副省部级高官甚至超过百名。就央企而言,被查高官在各系统也几乎实现了“全覆盖”,比如以陈同海为首的中石化系统;以蒋洁敏、王永春为代表的石油系(胜利系);以刘志军、张曙光及多名铁路局局长为代表的铁路系统……唯独电力系统似乎铁板一块。

自从2002年9月,拥有“高严”、“高庆林”和“张传伟”等至少3个不同名字身份证,4本中国护照及一本港澳通行证的中国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高严神秘出逃。据称,高严的贪腐给中国造成了45亿的损失。奇怪的是,之后电力系统一直很平静,十多年时间竟然很少听到有厅级(省公司总经理级)以上的官员落马。但这并不能说明该系统廉政建设就搞得好,而只能说明该系统“捂盖子”有一套,或者说中共反腐机构扳不倒电力系统的贪腐势力。因为这样一个在10年前就传说“抄表工年薪10万”的系统,无论是新职工录入,还是大量的电力工程发包,乃至城市商品房建设项目都要由供电公司权势人物变相指定单位施工,为电力高官们培育了极其肥沃的腐败土壤。

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新领导班子上台后,中共的反腐力度开始出现空前“盛况”——仅2013年一年就有17名正、副省部级高官“落马”。2014年中国农历正月初十,春节的喜庆鞭炮声尚未平息,广东纪委即发布了节后广东第一个高官被查消息:广东电网公司原总经理吴周春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当时就有观点认为,此次事件或是中共反腐视野已落入电力行业,未来几个月或有更高级别的电力高官“落马”。3月1日,新华网的报道称, 2014年中国检察机关将重点查办铁路、电力、石油等垄断行业腐败案。如今,三峡集团“双王”被调走,电力系统腐败黑幕将正式掀开,电力十年反腐无大贪落马的局面即将扭转。

李鹏家族与电力系统的渊源

李鹏家族多年来与中国电力系统有极深的渊源。李鹏系中共烈士李硕勋之子,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水力发电系学习,从1955开始一直在电力系统工作,直至1983年6月任国务院副总理。1992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李鹏主持修建三峡工程的议案,并于1993年1月亲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9年全部完工。

李鹏之子李小鹏原是以电力产业为主业的华能集团的老总,掌握华能集团多年。2000年7月,在香港上市的华能国际收购了在纽约上市的山东华能。此后,华能国际成为亚洲最大的独立发电公司,李小鹏因此被誉为“亚洲电王”。 2008年,李小鹏由华能国际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上转任山西副省长“由商入仕”。不过,虽然李小鹏离开电力系统,但其仍然控制着中国电力的上游命脉——煤炭资源。

现任中国电力董事长、中国电力新能源董事长、澳门电力董事、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常务理事等职的李小琳,受其家族影响,其职业生涯也一直围绕电力系统。被外界称为中国的“电力一姐”。李小琳在2012年两会时,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在当年中国两会上提出“应该给每个公民建立 道德档案,以约束大家”,引公众嘘声一片。

除家庭成员外,中国电力系统很多部门领导和公司老总,都与李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被中共定性为“背叛党和国家,生活腐化,侵吞巨额国家财产”、于2002年出逃的中国国家电力公司前总经理高严,就曾是李鹏的爱将。李鹏和高严相识于东北,李鹏做副总理、总理时提拔高严做吉林省长、云南省委书记。李鹏在卸任以前的1997年,将高严调入北京,先做电力部的副部长,1998年部转公司后,高严就是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了。有观点认为,高严腐败多年而不倒,就是因为抱紧了李鹏这棵大树。

李鹏或许会逃过一劫

习近平掌权后,与王岐山合力决战中国官商贪腐集团,第一个打掉的大集团,就是周永康及其牵连的中石油、四川官商界大小老虎。由于电力系统和三峡工程与李鹏的关系就像石油系统与周永康的关系一样,所以,当3月初,包括新华网的中国媒体爆料说“有退休领导插手三峡工程”时,外界即联想到李鹏家族可能会在今年成为反腐的主要目标。但是,从中国的政治现实来看,最终结果未必如此。

首先,中共内部有一种默契早已达成,即一些退休高层以完全放弃权力换取子女的平安。李氏家族在政治上没有太大野心。2002年就已退休的李鹏,目前已经86岁,且退休后的李鹏一直无干政行为,对习近平政权没有任何掣肘。中国资深媒体人徐祥评论称,“三峡集团抓了这些小苍蝇也好,小老虎也好,都不会带出李鹏家族的,他们早就达成默契,只要你退出‘江湖’之后,不再过问‘江湖’事就不会被抓。”

第二,李鹏政治生涯中,有两个切割不开的问题,一是六四,二是三峡。对于三峡,李鹏回忆录称,“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这样,虽然近年屡屡爆出三峡工程引发环保、地质问题,甚至移民安置及移民款截留等问题,但是在大的方针政策上,李鹏为自己撇得很干净。又因为和六四的牵扯,如果李鹏被推到腐败的审判台,势必会引起舆论对六四的大讨论,而目前,中共并不愿意六四被拿到桌面上谈论,起码,在习近平为首的中共领导层的计划中,对六四的公开讨论还未排上时间表。

对于李鹏的子女,其子李小鹏离开电力系统已经6年,其“入仕”后政绩平平,但也无明显过错,且言行举止一直很低调。关注中共十八大的人们应该还能记得,2012年11月14日,根据票数多少排序,李小鹏排在候补委员名单的最后一名。有传闻称,当时李小鹏连后补中委也没有选上,结果中共中央出面对全体代表“做工作”,李小鹏才勉强当选。无论传闻真假,最后一名的候补委员的尴尬身份,既说明了李小鹏政治前途无继续上升空间,也说明中共领导层给予了李氏家族一个情面上的照顾。

不同于李小鹏的低调,多年来,舆论界对李小琳张扬奢华生活的声讨不胜枚举,但李小琳从来都是我行我素不予理会。2014年中国“两会”开幕,历来备受瞩目的李小琳突然收起自己的奢华手提包、高级时装与貂皮大衣,且不再接受记者采访,极为低调地现身会场。李小琳为何突然低调?或许与近半年来不断围绕自身的丑闻有关。

2月下旬,《亚洲周刊》曝光李小琳转战地产市场,在冀文林(原海南省副省长,与周永康案有关)大开绿灯之下以万元注册的小公司撬动海南上百亿的土地资产的内幕。在此之前的2013年10月10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一组调查文章,大揭李小琳为瑞士保险公司涉嫌违规进入中国市场牵线搭桥的黑幕。在舆论压力下,李小琳利用在新浪微博上仅有1000多名关注者的“中电国际”官方账号声称“未与任何保险公司有个人往来,也不认识什么保险公司的人”。然后此事不了了之,但是“涉贿”成了李小琳抹不去的污名。据此可以推断,中共对李小琳很有可能是拿掉其手中的实际权力,让其悄然退休。

有观点称,如果习近平放过李鹏,只能让外界认为中共反腐不彻底,让民众对中共的反腐力度失望。但是另一种观点认为,从中共目前的政治生态而言,反腐不可能彻底,毕竟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比如,周永康倒台前,中共就有刑不上常委的规则。习近平拿下周永康已经是打破了中共的一个潜规则。李鹏是中共的元老级人物,在其性质不同于周永康的前提下,李鹏家族的平安着陆对中共的政坛稳定有一定的作用。毕竟习、李这届领导层要反腐成功,不是看抓多少人、抓多高级别的干部,而是应该从抓制度入手防止腐败,习近平已经明确提出法治治国,并且指出维权就是维稳。接下来如何实施,值得关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3日11:50 | #1

    法治治国 少来这一套

  2. 老树
    2014年4月4日09:59 | #2

    反贪如果不涉及权贵阶层,就是一场作秀!会埋下极大的隐患:权贵不高兴,人民不满意,何去何从?必须要做一个选择。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