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台灣出版界為什麼要反服貿?

我在出版界,我支持學生

2014年3月31日

朋友寶瓶出版社總編輯朱亞君說:「 我們很多作品都在中國銷售啊!! 我們的教養書,心靈勵志書,全部都在中國出版啊,並沒有因為意識形態而賣不過去啊!!」

我這個寫字的人,非出版業者,以我淺顯的認知回應,也就教各位。

教養書、心靈勵志書,並不牽涉政治意識形態(我開玩笑,除非書中把「台灣主權獨立」做為每日默念的勵志六字箴言),您若把「達賴喇嘛」「法輪功教你做運動」這種書送去大陸賣賣看。

這 種道理是很淺顯的,中國是一個思想檢查、思想控制的國家,舉中研院吳睿人老師多年前翻譯的《想像的共同體》一書,時報賣版權給上海的出版社,中譯本被刪掉 最後一章,可說強暴了一本思想性的經典之作,也使簡體字版本喪失論述脈絡。此事使得原作者安德森教授震怒,後來安德森修正原書,大陸又買了吳睿人的新譯 本,原作已是三、四十年前的書,新版本大陸出版社仍又刪掉其認定敏感的內容。

我個人去年幫大陸一家婦女雜誌寫一篇小說,即使是小說也要經 過官方審查後,總編輯才能確定是否可刊登。這位總編輯說,她的工作隨時神經要繃很緊,心中不只有小警總,而是說翻臉就翻臉的中共政權,你測不準尺度在哪 裡。她曾經出示手機訊息給我看,是審查部門的人提醒她:「最近尺度很緊,要小心注意。」收到這樣的訊息,她簡直感激涕零,覺得官員把她當朋友。溫水煮青蛙,她已經失去思考這種體制有無問題的位置與能力。

亞 君又說:「當我們在買大陸版權時,條約中也會有一條:台灣出版社可以因為國情民情等問題對內容有所刪修,這是所有版權合約中都會附加的一條,不是只有大陸 對我們。」這一點的問題核心在於,即使版權合約有此項,台灣由業者自行判斷,我認為是一種形式上的預留空間附註。但是中國大陸是官方審查、逐字逐句檢驗有 無牴觸政治尺度,而政治尺度仍是由缺乏言論自由的專制政權所決定,兩者是天壤之別。

亞君又另舉一例:「同志書籍在大陸很難做,這是國情問題,不是意識形態,且她不只是對你台灣如此限制,對全世界都如此限制,就像你無法去回教國家賣豬肉一樣,她不是針對你台灣的。」我以為中國官方打壓同志並非國情問題,而是一個不文明的政府缺乏自由、對多元族群的尊重的民主概念,因而對戕害同志仍可以「國情問題」,概括為似乎社會普遍認可打壓的正當性,這從頭至尾都是一種國家暴力的政治性歧視及迫害。「同時對全世界都如此限制」,並不能解釋成中共政府所為是合理、正確或可接受的。

用 這句「就像你無法去回教國家賣豬肉一樣」的比喻就更謬誤了。回教徒不吃豬肉是一種宗教信念,就如虔誠的佛教徒吃素一樣,去回教國家不賣豬肉,是尊重該社會 人民的文化及信仰,不做僭越及挑釁之舉。但是不能在中國販售政治禁忌的出版物,那是言論、思想自由的層次,台灣出版業者為大陸市場、商業利益考量,自我限 縮出版尺度,對視言論自由為最高主張者,或許無法接受這種妥協,兩者完全無法類比。

服貿協議關於出版業,所開放範圍是印刷、發行、零售。 各位,台灣政府和大陸簽訂的條文並未幫業者爭取「準印證」(準印批號),也就是說,台灣業者想在大陸做印刷,即使中國開放範圍是商業印刷(商業設計印刷 品),但一樣需經過審批核准。(我這裡暫不討論在中國經商的困難度,這整個中國各省幾乎都有台商受害者協會的血淚史可佐證。)大陸畫出的餅,台灣業者吃得 到、吃不到是一回事。

但台灣對大陸開放印刷、發行、通路,是完全開放,沒有任何設限、審查限制(本來這是很正常的事),但陸資在台灣經營 這三業種,他們是掛勾內容,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出版品內容抵觸中共的紅線(規則、範圍由其認定),就不與印刷、發行、銷售。我舉例:中國可在台印刷教科 書,台灣的歷史課本討論到國共戰爭、國民黨、蔣介石總統的歷史定位,台灣的主權問題等,陸資業者會如何處理?台灣出版業者想委印、委由其發行、銷售,會不 會退回到自我審查、自我閹割、心中有小警總的時代?

這項開放,還有一個可能性是,中國也可以利用白手套成立出版社(台灣已經有這種出版 社),製作各種統戰刊物(統戰刊物可以做得很高明的),以國家資源在台灣大量印刷、甚至在各鄉鎮經營。別忘了台灣也沒有限制中國不能印刷台灣的機關出版 物、甚至是機關文書等,開放後會產生的問題其實並未思考過。這豈僅是停留在自由貿易的層面?

此貼文就事論事,並非人身攻擊,還請亞君包涵。我以此為例,因為您或許反映部分出版業者的觀點。

更新版本及相關留言,請參考作者facebook。

omamori:對台灣來說,以貿易為主的經濟形態,開放的確是必須的,但重點是,什麼可以開放、什麼不能開放,要怎麼開放,又要開放到什麼程度,這是有選擇性的,程度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光說「要開放」、「世界趨勢」太模糊了。

台灣的思想自由要不要「開放」?開放「出版相關」產業,會不會讓台灣的思想自由面臨被侵蝕的風險?風險有多大?各位可以自己判斷,或者,硬要用經濟價值來衡量的話,你覺得,台灣的思想自由值多少錢?我個人的答案是無價,你拿多少錢來我都不換。

請大家再捫心自問:「台灣的思想自由值多少錢?」你願意為了多少錢,讓台灣的思想自由去冒險?

omamori: 台灣的出版基本上是完全自由的,中國則完全是專制(管制),所有民主自由國家和中國談貿易協議或 FTA 時,都會遇到一個難題,他(中國)來的時候,利用你的自由,為所欲為,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你過去(中國)的時候,他用他的專制,即便不是把你綁得死死的, 你也難施拳腳。我想,這也是郝明義先生說事關國家安全的原因。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3日13:27 | #1

    我呸——!你可以不来呀

  2.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4日12:23 | #2

    我生长在一个在议会打架都被标榜为民主楷模的年代,是非难分的年代。人类的劣根性!转基因食品吃多了,人格变异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