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分裂:有學生不滿「菁英式領導」 走出議場設「賤民解放區」

d569677
▲學生組成的「賤民解放區」在立院外表達自己的想法,吸引上百名民眾聚集。(圖/取自賤民解放區粉絲專頁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服貿議題爭議僵持不下,學生代表林飛帆表示要繼續堅持下去,但佔領立院進入第17天,抗議學生開始出現不同聲音,議場內剩下不到百名學生。林飛帆雖然要大家透過紙條表達意見,還是有人不滿議場內的「菁英式領導」,決定離開議場到立院外設立「賤民解放區」,讓太陽花學運出現分裂的傾向。

太陽花學運進行以來,學運代表林飛帆、陳為廷可說是「喊水可結凍」,幾名幹部主導整場學運的決策與走向,但隨著學運與政府陷入僵持,質疑路線過於溫和、無濟於事的聲音開始出現,對此,林飛帆強調,外界對運動策略或組織內部所提出的看法都很重要。

質疑無退場機制、糾察學生制度,及不滿無法參與決策討論的學生越來越多,雖然林飛帆表示會聆聽各種聲音,現場的學生人數還是不斷遞減。2日晚間就有23名學生走出議場,到立院外設立「賤民解放區」。

組成學生在臉書上表示「在行動現場,雖然我們積極現/獻身,我們卻沒有參與共同決議的權利╱力,使得這場運動看似集體共享,實際上所有事情卻還是一如往常地透過少數決策者來領導、發落」。

還提出賤民解放區的6大原則:講話與聆聽不輕易排除他人,積極接觸彼此;反對菁英領導,行動由參與式的彼此討論激盪而決定;自主參與,不接受盲目指令;不代替他人發言;有任何疑問,坐下來面談;所有共同決議在賤民解放區決定。

●參與活動現場的踢踢實業坊(ptt.cc)鄉民提出對「賤民解放區」的看法全文,取自Re: [新聞] 學運現異音 「賤民解放區」豎旗

很多人都誤會了賤民解放區所謂的「聲音進不到決策圈」。

今天希望聲音進到決策圈,是因為不希望決策圈因為擔心對方滲透而逐漸封閉自我,最後甚至無法跟其他參與者達到溝通。

溝通,在一個團體或活動當中是很重要的,由其是這個活動或團體完全是由參與者的熱情與自由意志所支撐的時候,必須要讓參與者有真正參與的感覺。

我在昨天的一篇文章有提到:每個來參加的群眾,都是自發性的參加,並不是被動員,所以他們會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想要幫助這個團體的方式。

當然,多頭馬車一定會造成失敗,所以賤解的成員,不會也不是想要成為決策者或領導者的一員,而是希望領導者或決策者不要把自己封閉在決策圈中,只聽到少數幾個決策者討論出來的東西。

大家都以為,政府是神一樣的對手,所以由菁英決策者來討論因應的對策;但是大家怎麼沒想過,如果政府是__一樣的對手,那麼我們需要的正是__一樣的隊友。

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是不變的真理。

昨晚睡前還看到林飛帆發小紙條給議場中的人,我想,賤解原本就是認為決策者不能只聽到議場內的聲音,所以才成立的;不過當後來飛帆開始在fb po文討論意見時,我開始看到了希望。今天早上看到飛帆前往賤解,坐下來跟他們一起分享意見,我覺得,太陽花開得更茂盛了。

馬金江政權之所以被大家所厭惡,是因為他們自詡為菁英,所以不願意接納來自其他人民的聲音。

我們之所以提出不同的意見,就是不希望太陽花為了對抗法西斯而成為另一個法西斯。

我很開心,林飛帆踏出了那勇敢的第一步。

不論是因為大家這幾天寫的被視為「分化」的文章,還是因為賤解的成立,我都覺得,太陽花,好棒!

出稿時間:2014年4月3日 12:11

第一次修改時間:2014年4月3日 14:03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